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二十五章 舍我其谁

第二十五章 舍我其谁

阿吉道:“可是你说出来又有何妨?”

他只说出了一个字,又停住,长长叹息道:“只可惜这个人已不在人世了,说出来也无用!”

老和尚眼神仿佛又到了远方。喃喃道:“天上地下,只有这么样独一无二的一个人,独一无二的一把剑,只有他的剑法,才真是独步千古,天下无双。”

老和尚道:“三……”

阿吉道:“你说的是……”

阿吉道:“谁?”

老和尚道:“我说的是三少爷。”

他的声音忽然停顿,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心神此刻像是忽然飘到了远方,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接着道:“也许还有一个人。”

阿吉道:“哪一位三少爷?”

老和尚道:“因为没有人能杀天尊,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老和尚道:“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的谢家三少爷谢晓峰。”

阿吉道:“为什么?”

阿吉脸上忽然也露出种奇怪的表情,心神也仿佛到了远方,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我就是谢晓峰!”

老和尚道:“当然肯,只可惜就算我们肯,这交易也是一定做不成的。”

天上地下,只有这么样一个人。

阿吉道:“若有人用天尊的一条命,来换这孩子的一条命,你们肯不肯?”

他不但是天下无双的剑客,也是位才子,自从他生下来,他得到的光荣和宠爱,就没有人能比得上。他聪明英俊、健康强壮,就算恨他的人,也不能不佩服他。无论谁都知道谢晓峰就是这么样一个人,可是又有谁能真正了解他?

老和尚道:“天尊的首脑,就叫作天尊。”

是不是有人了解他都无妨。有些人生下来本就不是为了要让人了解的,就像是神一样。

阿吉道:“天尊的首脑是谁?”

就因为没有人能了解神,所以祂才能受到世人的膜拜和尊敬。

老和尚道:“当然不是。”

在世人心目中,谢晓峰几乎已接近神。

阿吉不等他开口,又问道:“他是不是天尊的首脑?”

阿吉呢?

老和尚的脸色也变了。

阿吉只不过是个落拓江湖的浪子,是个没有用的阿吉。

阿吉道:“是的。”

谢晓峰怎么会变成阿吉这么样一个人,可是现在他却偏偏要说:“我就是谢晓峰!”

老和尚道:“现在你既然已明白了,是不是还想救他?”

他真的是?

阿吉的脸色惨白。以江南十剑的名声地位,当然不会故意伤害一个孩子。他们说的话,他实在不能不信。

老和尚笑了,大笑:“你就是谢家的三少爷谢晓峰?”

他慢慢地接着道:“现在你总该已明白我们为何不能放过他。”

阿吉道:“我就是。”

老和尚道:“天尊的命令,全都由他在暗中指挥操纵,大老板和竹叶青都只不过是他的傀儡而已。”

他没有笑。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的痛苦,他本来宁死也不愿说的,可是现在他说了。因为他不能让小弟死,绝不能。

仇二道:“你要救的这孩子,就是‘天尊’派到这里来的!”

老和尚的笑声终于停住,冷冷道:“可是江湖中每个人都知道他已死了。”

老和尚道:“我们暂时还不可能铲除他们的根本,就只有先从小处着手!”

阿吉道:“他没有。”

仇二道:“这地方的恶势力帮会,就是‘天尊’属下的一股支流。”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和痛苦:“也许他的心已死了,可是他的人并没有死。”

单亦飞道:“所以江南十剑和仇二之间的一点私仇,已变得算不了什么,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恶势力,单某连头颅都可抛却,何况一点私仇而已!”

老和尚盯着他,道:“就因为他的心已死了,所以才会变成阿吉?”

仇二道:“他们势力的庞大,已不在昔年的青龙会之下,可惜江湖中偏偏还有我们这几个不信邪的人,偏偏要跟他们拼一拼。”

阿吉慢慢地点了点头,黯然道:“只可惜阿吉的心还没有死,所以谢晓峰也不能不活下去。”

老和尚道:“这就是‘天尊’开宗立派的祝文,连天地鬼神都没有被他们看在眼里,何况是人?他们的所作所为,也就可想而知了。”

仇二忽然道:“我相信他。”

阿吉道:“这是谁说的?好大的口气。”

老和尚道:“为什么相信?”

老和尚又叹了口气,慢慢地念出了八句偈:“天地无情。鬼神无眼。万物无能。壮民无知。生死无常。祸福无门。天地幽冥,唯我独尊。”

仇二道:“因为除了谢晓峰之外,没有人能让茅一云屈膝。”

阿吉道:“天尊?”

柳枯竹道:“我也相信。”

老和尚不回答,却反问道:“你知不知道‘天尊’?”

老和尚道:“为什么?”

阿吉道:“为什么?”

柳枯竹道:“因为除了谢晓峰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人能在一招内夺下我的剑!”

老和尚冷冷道:“那么我们就绝不容他活到十六。”

老和尚道:“你呢?”

阿吉道:“他今年还不到十五。”

他问的是富贵神仙手。

老和尚突然冷笑,道:“孩子?他只不过是个孩子?像这样的孩子世上只怕还不多。”

神仙手没有开口,可是他那双贵妇人的手已慢慢垂下,利剑般的指甲也软了。

阿吉脸色变了,道:“他只不过还是个孩子,你们为何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这已是最好的答复。

老和尚的回答很干脆:“是的。”

谢晓峰的手一翻,枯竹剑已入了柳枯竹腰带上插着的剑鞘。

阿吉道:“难道你们不惜以柳枯竹的一条命,换他的一条命?”

小弟已转过身,面对着他,看着他,眼睛里也带着种无法描述的奇怪表情。

他慢慢地接着道:“那就是‘点石成金,点活成死’的富贵神仙搜魂手。阁下就算杀了柳枯竹,那位少年施主也必死无疑。”

富贵神仙手已用那双贵妇人的手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你是不是忘了做一件事?忘了去谢谢三少爷的救命之恩?”

老和尚道:“因为那双手。”

小弟垂下头,终于慢慢地走过去,慢慢地跪下。

阿吉道:“为什么?”

谢晓峰拉住了他的手,疲倦而憔悴的脸上仿佛有了光。

老和尚看看小弟,又看看那双贵妇人的手,叹息着道:“阁下若是一定要救他,只怕难得很。”

小弟忽又抬起头,问道:“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阿吉道:“因为这个人和我有点关系。”

谢晓峰没有回答,只笑了笑,笑得仿佛很愉快,又仿佛很悲伤。

老和尚道:“那么阁下何苦多管闲事?”

他的笑容还在脸上,他的右手的脉门已被扣住。

阿吉道:“没有。”

被小弟扣住,用“七十二小擒拿手”最厉害的一招扣住。

老和尚道:“这件事和阁下有没有关系?”

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单亦飞跃起,一脚向谢晓峰踢了过去,只听“铮”的一声响,他的木脚中突然弹出了一柄剑,他的人刚飞起,剑已刺入谢晓峰的肩头。

阿吉淡淡道:“我也会杀人。”

这就是他的第二柄剑。

阿吉却在盯着那十根如剑般的指甲。这一瞬间的时光过得仿佛比一年还长,老和尚终于长长叹息,道:“阁下好快的出手。”

这才真正是他成名的杀手!

每个人的动作都已停顿,每个人都在盯着阿吉手里的剑。

谢晓峰没有避开这一剑。

枯竹中的藏剑刚刚出鞘,眼前突然有人影一闪,手里的剑已到了别人手里,剑光再一闪,剑锋已到了他的咽喉。剑锋并没有刺下去,因为那中年胖子的指甲也没有刺下去。

因为这一瞬间,他正在看着小弟,他的眼神中并没有惊惧愤怒,只有悲伤、失望和痛苦。

可是阿吉不能让他死,绝不能。

直到剑峰刺入他的肩,鲜血飞溅而出,他的目光还没有离开。

他已无路可退,已经死定了。

这时仇二和柳枯竹的剑也刺了过来,还有那双贵妇人般的手,富贵神仙搜魂手。

因为就在双剑相击的同一刹那间,竹叶青已被老和尚击倒。也就在这同一刹那间,枯竹剑和那笑口常开的中年胖子已到了小弟身旁。枯竹剑的剑还未及出鞘,一柄剑已横闯小弟左肋。小弟想往前蹿,仇二和单亦飞的剑却迎面向他飞了过来。他只有往右闪,一双贵妇人般的纤纤玉手已在等着他,软绵绵的指甲忽然弹起,十根指尖,就像是十柄短剑,已到了他的咽喉眉间。

谢晓峰还是没有动,没有闪避。

没有人能想到这变化,也没有人阻拦。

他右手的脉门虽然被扣住,可是他还有另外一只手。

大老板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两柄剑已洞穿了他的咽喉和心脏。

他为什么不动?

“叮”的一声,双剑交击,两道剑光忽然改变方向,向大老板飞了过去。

这位天下无双的剑客,难道真的连一个孩子的擒拿手都解不开?

仇二也已拾起了他的剑,挥剑还击。

仇二的剑,比柳枯竹快。他刺的是谢晓峰左膝,左膝并不是人身要害,却可以让人不能行动。他的出手准确而狠毒,如果要伤谢晓峰的要害,绝不会失手。

单亦飞道:“当然不是你。”这句话还未说完,他的人已跃起,剑已出鞘,剑光一闪,直刺仇二。

他们并不想立刻要他的命。

大老板长长吐出口气,赔笑道:“幸好各位要来杀的不是我。”

这一剑谢晓峰也没有躲开,剑锋划过,鲜血溅上了小弟的脸。

单亦飞冷冷道:“我们今天要来杀的是什么人,我不说想必你也知道!”

柳枯竹的剑也跟着刺了过来。

枯竹剑也是江南的名剑客,江湖十剑中,已有七个人毁在仇二剑下。

小弟忽然大吼,放开了谢晓峰的手,用力推开了他,却用自己的臂,挡住了枯竹剑,剑锋恰巧嵌入他的骨节。

那干瘦老者立刻接着道:“还有我柳枯竹。”

“你疯了。”

独臂人傲然道:“不错,我就是单亦飞,我也是来杀人的。”

柳枯竹怒喝,拔剑,拔不出。

大老板当然也知道这个人:“是单大侠!”

单亦飞凌空一翻,木脚中的剑合而又分,“燕子双飞”。

他并没有自夸,像他这样的人江湖中很可能连第二个都找不出。唯一的一个就是江南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三的“燕子双飞”单亦飞。

仇二长剑斜挂,削谢晓峰的脸。

独臂人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的,像我这样只有单眼、单手、单腿的人,却能用双剑的,只怕还没有几个。”

三把剑,三个方向,都快如闪电、毒如蛇蝎,只听“夺”的一声,仇二的剑忽然被一股力量打斜,钉入了单亦飞的木脚。

无论谁当了他这样的大老板之后,认得的人都一定不会太多。

单亦飞重心骤失,身子从半空中落下,“格哎”一声,手臂已被拗断,掌中剑也不见了。

大老板摇头。

枯竹剑被小弟嵌住,小弟的人也被枯竹剑钉死。

独臂人忽然问:“你知道我是谁?”

富贵神仙的搜魂手又到了小弟的咽喉眉睫。

大老板说不出话了。

忽然间,剑光一闪,这双贵妇人的手尖十指,已被一根根削断,一根接着一根,血淋淋地落在地上。

老和尚道:“我不杀人谁杀人?不杀人又何必入地狱?”

剑光再一闪,鲜血又溅出,柳枯竹惨呼倒下时,小弟已飞出门外。

大老板道:“大师也杀人?”

没有人追出去,因为门口有人。

老和尚道:“降魔也苦,杀人也苦。”

谢晓峰夺剑、挥剑、削指、刺人,反手将小弟送出门外,身子已挡住了门。

大老板勉强笑道:“到了这里,大师还要受什么苦?”

现在每个人都已知道他就是谢晓峰,他的掌中有剑。

老和尚又叹了口气,道:“这里不是地狱,哪里是地狱?我不来受苦,谁来受苦?”

谢家的三少爷掌中有剑时,谁敢轻举妄动!

大老板当然也有这种眼力,他已看出这和尚很可能就是他唯一的救星。不管怎么样,出家人心肠总是不会太硬的。所以大老板居然也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赔笑道:“幸好这里不是地狱,大师既然到了这里,也就不必再受那十方苦难。”

就算他受了伤,就算他的伤口还在流血,也没有人敢动!

他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不但像是有病,而且病了很久,病得很重,可是现在无论谁都已看得出他必定极有身份,极有来历。

直到他退出去很久,老和尚才长长叹了口气,道:“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剑法,果然是天下无双的谢晓峰!”

老和尚叹了口气,道:“我不来谁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刚才已被击倒,一直僵卧在地上的竹叶青忽然道:“剑法确实是好的,天下无双则未必。”

看见这老和尚,仇二更面无人色,惨笑道:“好得很,想不到连你也来了。”

他居然慢慢地坐了起来,脸上居然又露出了微笑。

门外却还有人在不停地咳嗽着,一面慢慢地走了进来,竟是个衣着破旧、弯腰驼背、满脸病容的老和尚。

老和尚居然也不吃惊,只瞪了他一眼,冷冷道:“叶先生的剑法当然也是好的,刚才为何不拔剑而起,与他一决胜负?”

看见这三个人,仇二已面如死灰。

竹叶青微笑道:“我比不上他。”

另外一个人却是个笑口常开的胖子,一只白白胖胖的手上戴着三枚价值连城的汉玉戒指,指甲留得又尖又长,看起来就像是只贵妇人的手。这么样一双手当然不适于用剑,这么样一个人也不像是会轻功的样子。可是他刚才从半空中飘落时,轻功绝不比那枯竹般的老者弱。

老和尚道:“你知道有谁能比得上他?”

可是他的衣着更华丽,神情更倨傲,屋子里的人无论是死是活,在他眼里看来都好像是死的。

竹叶青道:“至少还有一个人!”

一个人不但身法轻如落叶,一张脸也像枯叶般干瘪无肉,腰带上插着根三尺长的枯竹,整个人看来都像是根枯竹。

老和尚道:“夫人?”

竹叶青立刻又搬过三张椅子,刚摆成一排,已有两个人从半空中轻飘飘落了下来。

竹叶青微笑不答,却反问道:“你见过夫人出手?”

独臂人道:“哼。”

老和尚道:“没有。”

竹叶青依旧赔笑,道:“贵客莫非还有三位朋友要来?”

竹叶青道:“那只因夫人纵然要杀人,也用不着自己出手。”

独臂人根本不理他,却伸出了四根手指。

老和尚道:“有谁能替她出手,将谢晓峰置于死地?”

大老板还在迟疑,竹叶青已赔着笑搬张椅子过去:“贵客尊姓?”

竹叶青道:“燕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