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八章 第二个怪物

第八章 第二个怪物

我把手表举到他面前,急切的大声说:“我没有时间和你猜,现在只剩下142小时,我可以不在乎自己清白,但我还是警察,救人是我的责任,告诉我答案!”

“最后是你自己想到的,床上的人形轮廓是怎么形成,你如果把这些问题想明白,你就知道隐藏在这间屋里的最后一块拼图是什么。”景承还是能很轻松的微笑。

“正常人杀人的原因不外乎情杀和仇杀,在你眼中的变态怪物杀人是没有原因的,但你这个想法是错的而且错的离谱,变态的怪物杀人同样也有原因,只不过这些原因是你无法理解和接受。”景承在床上慵懒的抬手指着我旁边布满血迹的椅子。“再变态的怪物如果是为了宣泄去杀人,会有很多你无法想象的方式,但绝对不是发生在这间房里的这种。”

我最开始认为是他分析的有错,但渐渐感觉他不是会出错的人,我还是茫然的摇头。

“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我连忙追问。

“那你再想想,你推断出凶手是熟知你的人,而且还有可能是你的同事,可为什么和我分析出的凶手心理画像不吻合?”景承目不转睛看着我。

“有一点你一直理解错了,挖去双眼和拽出舌头,这不是在虐杀。”

我茫然的摇头,这也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地方。

“那是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凶手进入房间后,并没有急于行凶而是品红酒,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甚至还从容不迫洗澡,是什么原因让凶手如此的淡定,这么有把握自己的举动不会惊动屋里的人?”景承反应很平静。

“惩罚!”景承脱口而出。

“凶手是在这里切断男女死者的颈总动脉,血压会迫使鲜血在短时间内喷射,可是凶手在切断动脉之后又去墙上留下血字,等凶手再回到床上时,喷射的鲜血已经浸透了床单,不可能会出床垫上出现人形轮廓。”

“惩罚?!”我眉头再次皱起,我无法理解怪物的罪恶和思维,更分不清这其中的关联,看向景承焦急等待着他的解释。

雨衣!

“知道惩罚和杀人的区别吗?”他的声音充满了无所谓的冷漠。

我揉着额头思索,把晚上整个过程重新细想一遍,最后目光还是落到床上的人形轮廓,忽然一怔嘴里反复念着两个字。

我舔舐着嘴唇摇头,在我心里惩罚性杀人和杀人是没有区别的。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发现景承站在对面一言不发看着我,他好像还在等待着什么,我渐渐了解对面这个疯子,他这样的眼神代表否定说明还有遗漏的地方。

景承把双手垫在脑后,目光看向墙上的血字,沉默了片刻后,脸上又浮现出神经质的微笑:“杀人是隐蔽性的,不希望有人看见和目睹,而惩罚是为了展示权力和威慑,如同处决人犯时,会让很多人观看一样,所以变态的怪物实施惩罚的时候,需要有观众目睹。”

我的嘴一直没有合拢,瞟了一眼床垫上那个诡异的人形轮廓,不敢去想象如今失踪女儿曾经遭遇的一切,只感觉一阵寒凉从心底泛起涌遍全身。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杀女儿的原因,让女儿成为目睹一切的观众。”我恍然大悟的点头,但还是不明白,这和我需要的答案有什么关联。

“临死前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比起被虐杀的父母,女儿承受的伤害其实更大,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她会在阳光照射到房间的那刻彻底的崩溃。”景承抬手指向墙上的血字声音冰冷缓慢。“我来,我见,我征服!凶手来的这里,实施并见证了杀戮,最终用死亡和恐惧征服了屋里的所有人。”

“女儿同样也是被惩罚的对象,她并不是欣赏这一切的观众。”景承意味深长的笑让我愈发迷惑。

而等待她的是坐在椅子上惨不忍睹的父母尸体,以及穿着雨衣睡在她身边的凶手,还有就是墙上的血字,这一切恐怖的景象能瞬间击溃一个人的意志。

“凶手在行凶的过程中,只有睡在床上的女儿目睹一切,如果女儿也是被惩罚的对象,那谁才是观……”我的疑惑伴随目光落在景承的身上,他刚好躺在人形轮廓之中笑而不语和我对视,我心里猛然一惊,瞪大眼睛嘴慢慢张开。“当时在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人在受到刺激时,正常的反应是躲藏,女儿应该会用被子蒙着头,而凶手就安静躺在她身边,等到天亮的时候光明会让人有安全感,女儿会在极度恐慌中慢慢探出头。

景承欢愉的点头告之我,在案发时间出现在现场的一共有两个怪物,一个是行凶者,而另一个是观察者。

景承指着床继续说,凶手在墙上留下血字的时候并没有开灯,然后上床和目睹一切的屋主女儿躺在一起,亲眼看见自己父母被虐杀,想必已经到崩溃的边缘,那种害怕和绝望不言而喻,但凶手并不满足,想要彻底的摧毁女儿。

如此一来便解释清楚所有的疑惑,观察者是先到这里作用是控制房间中的受害者,景承声音平和说:“介于行凶者从事和医疗有关的工作,加之在受害者身体上没有发现被捆绑禁锢的痕迹,所以观察者应该是用吸入性麻醉药物控制了屋里的人。”

“这间房屋中所有的拼图都完成,唯独多了一件雨衣,这也是你推断错误的地方,凶手并不是穿着雨衣行凶,而是穿着雨衣躺在床上,因此溅落的鲜血顺着雨衣流淌,这也是为什么会在床垫下出现人形轮廓的原因。”

“所以行凶者到达房间后,才会有恃无恐喝酒和播放音乐,甚至洗浴,这是分工谋杀。”我深吸一口气说。

他说完后让我帮忙掀开床单,在床垫下出现一个人形的轮廓,只有少量的鲜血蔓延其中,男女受害者在床边的椅子上被割断颈总动脉,强大的压力迫使鲜血喷射刚好溅落在床上。

“不全然是,行凶者做那些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景承深吸一口气从床上起来,望着被阳光照亮的墙壁和那些触目惊心的血字,淡淡一笑回答:“黑暗惧怕光明,但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怪物最喜欢的偏偏就是躲藏在角落窥探光明,它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力量,在光明中留下它们的罪恶,这是它们对抗光明的方式。”

“什么原因?”

“你就是为了让我看……”我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想起景承之前说的话,要抓到怪物首先要把自己变成怪物,他直到现在还把自己投入在凶手的角色之中,我嘴角蠕动一下。“凶手当时就躺在这里!”

“等待。”景承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墙上的血字。“在古罗马共和时期,惩罚性杀人是带有羞辱性的,要求从肉体和精神层面达到双层摧残,比如我们古代的凌迟同样也是这种性质,行凶者进入房间的时候受害者还处于昏迷,行凶者是在等待受害者以最清醒的状态接受处决。”

我来,我见,我征服!

我面色低沉久久说不出话,后面的事我大致已经猜到,处决的刑台被挑选在女儿的房间,观察者穿好雨衣之后躺到女儿的床上,然后行凶者再一一把受害人拖到女儿卧室,在观察者的观看中,行凶者处决了男女屋主。

而我也看清了墙上的血字。

女儿因为被药物控制,在不能反抗和动弹的情况下目睹了惨绝人寰一切,她虽然在肉体上没有受到伤害,但精神上却遭遇极大的创伤,喷涌的鲜血溅落在床上,温暖的潮湿浸透女儿的衣衫,她能感受到父母血液的温度在她肌肤上慢慢冰冷。

不知不觉在屋里已经一整夜,窗边渐渐泛白,一缕晨曦从窗户中投射进来,光线慢慢的移动黑暗在光明中被驱赶,房间开始变的明亮,当阳光游弋到墙上的那刻,景承的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剩下的我已经经历过一次,女儿在阳光中看见房间里的罪恶和血腥,这一次黑暗战胜了光明,行凶者在她麻木的恐惧中尽情的摧残和折磨她。

景承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我安静,然后睁着眼睛一言不发望着对面,敏锐的目光似乎能穿透那片黑暗,他好像在等待什么,我不明白他举动的含义,在这个疯子身边时间越久,我越无法向正常人去思考问题。

整个过程持续到17日的早上七点,变态的凶手把拨通的报警电话放在她耳边,我从电话里听到她长时间无力而绝望的细微抽泣,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恐怕已经崩溃,甚至连嘶喊求救的意志也没有。

嘘!

最后行凶者和观察者挟持走女儿,离开的时候再次清洗干净身体,并且把折叠好的带有血迹的雨衣放在门口。

“看什么?”

“观察者在案发现场观察者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所以我只能分析出行凶者的心理画像。”景承说。

景承指了指对面的墙,屋里的灯都关着一片漆黑的情况下对面什么也看不见。

我颓然的坐到椅子上,用力搓揉疲惫不堪的脸,声音是低沉无力:“行凶者是最善于隐藏的怪物,如今又多了一个不留任何痕迹的观察者,就凭现在掌握的线索,想要找到这两个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事实上我很排斥躺在这张沾满鲜血的床上,只是注意力一直在凶手的身上,他这么一提我反而有些愕然。“为什么?”

“嗜血是怪物的天性,你以为这样的邪恶只有一次?”

“知道为什么让你躺在这里吗?”景承答非所问。

“还会有凶案发生?!”我顿时大吃一惊。

而景承描绘出来的凶手在伪装的情况下近乎于圣人,我都不用去一一排查身边认识的同事,绝对没有一个和凶手的特质吻合。

“行凶者和观察者之间的配合还并不默契,应该是第一次狩猎,但一旦让怪物尝到血腥的味道,它们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会看见更阴暗的邪恶。”

警察是高危职业,不管是第一线的警员还是后勤,压力都非常大,工作的氛围一直很压抑,这种情绪会传染,就如同普通人进到警局会变的严肃一样,因此警察的性格往往易怒冲动和寡言暴躁。

“你怎么知道这是第一次行凶?”我连忙追问。

终于有了一些实质性的突破,我一下精神了不少,但仔细思索眉头皱的更紧:“也不对啊,按照你对凶手的心理画像,我身边的认识的同事里面根本没有符合这个标准的。”

“年龄。”景承脱口而出。“行凶者的年龄在24-26岁之间,这刚好是一个怪物初露狰狞的年龄,行凶者体会到嗜血的快感,从此以后,怪物的欲望就只有生命和鲜血能填补。”

景承笑而不语,看得出他早就推断出这个结果。

“年龄?!”我把椅子往前拖靠近床上的景承。“你对行凶者的心理画像中有一点我很疑惑,身高、性格和特质以及习惯能分析出来,可年龄?你凭什么能判定行凶者的年龄?”

“身边的人!”我摸了一把嘴声音有些颤抖。“这个凶手一直就在我身边,而且很有可能还是我的同事。”

景承转头看着我说,人是具有可塑性的,最佳的塑造阶段是童年时期,产生的影响会形成思维最终演变成性格,所以人的性格都是在童年时期形成,但人在童年的时候执行力不够。

想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冷气,布置和设计这一切的人不但熟知我的工作和作息规律,而且还对我的性格相当了解,每一步都被计算的恰到好处,我自己一步一步走进这个陷阱。

中年和老年时期,因为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意识形态,满足现状成为常态因此不容易被动摇,不愿意也不会去改变固有的思维模式。

这个人知道警方的审讯流程,而且还能随便进入警局的审讯室。

只有24-26岁这个阶段,刚刚拥有自己独立的支配能力,包括经济、社交和意愿,童年可以依靠父母,中老年依靠自己,而中间这个过渡时期会让人迷茫和空虚,极度的缺乏精神层面的填充。

我从案发现场被带回警局,可凶手却通过成为证物的手机发来短信,告之我藏匿在椅子下的手铐钥匙以及房卡,还有逃亡的路线。

因此这个时期才是人最佳的塑造阶段,如果有一个在精神上强大到你无法抵御和反抗的人试图影响你,若是心智薄弱,很快就会沦陷和被同化,从而在短时间内重新建立价值观和世界观。

而凶案现场留下的警员编号可以让警方很轻松的找到我,这样我一定会带着死者的手机出现在案发现场,剩下的就水到渠成铁证如山的面前我成为百口莫辩凶手。

“不管这个精神导师是光明还是黑暗,一旦被征服,精神导师的意志和思想以及行为都会在这个人身上得到延续,光明会塑造出崇高和伟大,而黑暗……”景承停顿了一下,重新看向留在墙上的血字。“一个怪物便就此诞生!”

凶案发生的时间正好是我在宿舍休息的时间,而这段时间我没有时间证人,16号送来的匿名快递因为我好奇心很重,一定会在工作休息之余去拆开快递,这样我的指纹会留在上面。

“这个行凶者一直在被引导?”我若有所思点点头。“难道就是那个观察者?”

包括第二个打进了的报警电话也是,没有如此巧合的事,除非有人知道我值班的具体时间。

“留在墙上的血字是凯撒的名言,在古罗马共和时期已经出现完善的法律体系,对于惩罚和处决有很严谨的流程,行凶者和观察者都属于执行者,而真正能决定惩罚对象和方式的是元老院,而凯撒大帝是独裁,因此主导者只有一个。”

110指挥中心值班的警员安排并不是固定的,就是说任何值班警员都有可能接到这通报警电话,为什么刚巧是我接到?

“在这两个凶手的背后,还有一个策划这一切的人!”我大吃一惊。

他对凶手的描述极大的缩小了甄别范围,我细细把他的分析重新梳理了一遍。

“这是一个黑暗世界生物链中顶级的怪物,主导和布置了这一切,在这个生死游戏中你要打败的也是它。”景承点点头回答。

虽然这是我极力不想承认的,甚至有些不服气的嫉妒,他对凶手的心理画像远比我要全面详细和精准,我在警校努力学到的一切,好像在这个疯子面前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