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七章 心理画像

第七章 心理画像

死亡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死亡前的恐惧。

他在等待被女死者发现的那刻,试问当一个人处于极度恐慌的时候,有什么比知道所惧怕的人其实一直在身后更绝望。

亦如发现自己在黑暗中躲入了山洞,当自以为安全的时候,却发现躲藏的地方其实是怪物的巢穴,在瑟瑟发抖的煎熬中,身后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窥视着自己的一切。

由此可见,能徒手攀爬说明男子体力充沛,能在一个地方不动声色观察女死者长达几个小时,说明他极其有耐心,比起对女死者发起袭击,他更喜欢看见目标的害怕和恐惧。

“这是典型的心理变态扭曲,但并非是与生俱来,这个男人应该受过同样的创伤,所以才会把自己遭遇的痛苦报复在别人身上,用这样的方式来宣泄,一般来说,儿时的创伤最容易扭曲心智,我怀疑他童年受过虐待或者是目睹过什么。”我试图从床上起来,睡在这张沾满鲜血的床上始终感觉难以平静。

我把视频内容详细告之景承,按照我的分析这名男子尾随跟踪女死者到厕所,他明知道女死者躲藏的位置,但并没有选择袭击,而是在没有惊动女死者的情况下,偷偷爬到女死者躲藏位置的后方,直到被女死者发现为止,一直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景承的手按在我胸前,并没有用力而是示意我不要动:“想要抓到怪物,首先就得把自己变成怪物。”

“我收到匿名快递,里面是女死者的手机,其中有一段无意中拍摄的视频,在女死者遇害前一天,她被人跟踪到厕所,但视频画面因为抖动厉害很模糊,我只知道跟踪女死者的人是一名男性。”

“我不想成为怪物!”

“先从凶手心理画像开始,你认为凶手是怎么样的人?”景承转头继续闭目养神。

“正常人不会相信精神病说的话,不会把一个疯子放出来,更不会和一个疯子去袭警。”景承淡淡的抽笑让我无言以对,我试图去反驳,他的手轻轻在我胸前拍了拍。“你分析的并没有不对的地方,只是有些片面,不过你的分析能力超出我想象很多。”

“还有什么信息?”

我分不清他的话算是赞许还是嘲笑:“片面?”

“宝藏的钥匙就隐藏在这些线索的拼图中,既然完成了拼图,现在就需要找出潜藏在拼图中的信息。”

我话音刚落景承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而且语速相当快,我的思靠有些跟不上他所说的话。

“就算我们现在清楚行凶过程,可并没有得到关于凶手的线索。”我抬起手看看电子表,随着时间的移动心情愈发焦躁和紧张。“时间所剩不多再没有突破的话,恐怕还会多一条人命。”

他首先从红酒说起,在酒柜上陈列着不同年份和档次的红酒,其中还有价格昂贵的木桐红酒,但凶手却选择了一瓶90年的黑皮诺,属于很普通的红酒,但品尝后发现,这瓶酒口感细腻如丝同时酒香甘醇浓郁,才想起90年的那批黑皮诺是年份最好的红酒。

心里有些淡淡的遗憾和惋惜,如果他正常一些的话,他应该能成为一流的刑侦专家。

放到现在酒的品质刚好发挥到最佳,可见凶手是一个很注重生活品质但并不盲目追求奢华,很清楚什么是最好最适合自己,从这个层面上分析,凶手拥有良好的经济条件。

我沉默的注视着他,感觉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人,他应该曾经经历过什么,但却被他层层包裹在内心最深处,不愿意被自己和别人提及和触碰。

然后是凶手选择的音乐,那是一首圆舞曲,CD中有很多古典音乐,大多都是朗朗上口的世界名曲,比如施特劳斯的春之声和蓝色多瑙河,而凶手却选择了约纳森的杜鹃,这并不是一首耳熟能详的乐曲,但乐曲优美动听堪比天籁。

景承侧过头和我对视,表情是和他年龄不相符的阴郁:“你不会想知道的,或许有一天当你成为怪物的时候,你才会羡慕如今所拥有的一切。”

这说明凶手受到过良好的音乐熏陶,也反应受到过极佳的教育,但性格很独立不会人云亦云,在精神层面有比常人高很多的追求,同时性格内敛不善交际。

“你,你怎么做到的?”我舔舐嘴唇多问了一句。“把自己变成怪物?”

接着是凶器,凶手选择了刺身刀除了锋利之后,这种刀的刀身较窄,在切割方面能轻而易举割开皮肉,但又不会伤及内脏器官,因为凶手希望看见受害者在临死前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我一怔偏头看向旁边的景承,忽然明白他不是在重组案件,而是设身处地把自己当成了凶手,只有同类才会明白同类的思维,他擅长这一点,不是因为他了解黑暗中的怪物,而是他本身就是一头邪恶的怪物。

同时刺身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短小精致,选用这样的凶器说明凶手的身型并不大,而尸体上留下的数十刀伤痕都是平行刀伤,可见当时凶手行凶的时候,所站立的高度和被害人坐在椅子上的高度一致,可以判定凶手的身高在1.60-1.65之间。

“正常人是无法体会疯子的思维,亦如你无法明白怪物的世界,所以想要追捕怪物,想要知道你的猎物在想什么,下一步的打算和计划,首先……”景承停顿了片刻声音平缓深沉。“你得先把自己变成怪物。”

受害人身上虽然有数十刀伤痕,但是致命伤却是最后割断颈总动脉的一刀,这期间凶手还挖去了受害人的眼睛和舌头,但却没让受害人死亡,同时人身体的正面还有腕动脉、大臂内测动脉、腮动脉等可以快速致死的动脉,但凶手留下的刀伤却避开了这些部位,说明凶手精通人体解剖学。

“那为什么你能对案发过程这样熟悉?”

“综上所述,你要找到怪物年纪在24-26岁之间,身高1.60到1.65,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充裕的经济支配能力,有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为人善良富有同情心,性格活泼开朗,是众人羡慕称赞的对象,从事和医学有关的工作,并且在工作的领域出类拔萃。”景承一口气说完,中间没有丝毫停顿。

我听见景承很浅的笑声,依旧透着高傲的轻视:“你该不会认为我是凶手吧,这个游戏中我和你一样都是参与者,并不是那个制定规则的人。”

我的思绪好半天才跟上他的话语,躺在床上嘴却张的很大:“凶手应该是一个很残忍冷酷的人,为什么你对凶手的心理画像却截然不同?”

“7月15日凌晨12点到2点这段时间,你在什么地方?”我深吸一口气问。

“因为凶手拥有二元人格,这种人格有极其完美的双面性,但并非是人格分裂而是伪装,凶手的正反两面极为极端,正常人和变态完全在其一念之间,能轻松自如在天使和魔鬼之间转换身份。”

我躺了过去和他并排睡在一起,我感觉不到夏天的闷热,亦如睡在一块寒冰的旁边,或许是因为景承给我展示出的诡异,我尽量和他保持着距离似乎怕被他的罪恶所沾染。

“你确定说的不是自己?”我皱着眉头问

他依旧是那样淡定和平静,即便是睡在溅满鲜血的床没有丝毫的不适,好像这样的混沌和血腥,自始至终就是蕴育他邪恶的温床。

景承淡淡一笑。“恭喜你。”

我混乱的思绪被景承的动作打断,他手轻轻拍了拍床:“睡到我身边。”

“恭喜我?!”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景承,凶手遗留在现场的凶器,但他选择的刺身刀却正是凶器,某一刻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凶手,否则很多疑惑我根本无法解释清楚。

“你面对的是黑暗罪恶中最会隐藏的怪物,没有之一!”

所有的一切亦如我第一次到这里看见的一模一样,景承完成了正确的案件重组,但我更相信是一个疯子完成了这里的宝藏拼图,而且是只有疯子才能完成的拼图。

“为什么?”

我矗立在床边环顾房间,CD机处于待机的状态,而红酒瓶和高脚杯又回到了餐桌上,地上是景承舞步留下的水渍脚印。

景承慢慢睁开眼睛,目光闪烁着兴奋的贪婪,如同发现猎物的怪兽。

景承缓缓放下双手,眼睛睁开的那刻有一种高潮后的失落,他走向床对面的墙,沾染身上的鲜血,随着遗留在壁纸上字的线条书写,最后退到床边关上整个房间的灯,在黑暗中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安静躺在女儿的床上,并没有寻常行凶者想要迫切逃离现场的慌张,

“披着羊皮的狼在羊群里并不可怕,只要仔细甄别,就会被发现,最麻烦的是,如果羊群中有一头认为自己是狼的羊,那不管你怎么找,你看见的都是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