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九章 C档案

第九章 C档案

“杀人并不是凯撒追求的结果,我一直在给你强调惩罚,变(和谐)态怪物杀人更多是为了满足畸形的心理需求,但凯撒不是,他希望得到的是忏悔,所以在处决前,他首先会给被惩罚的对象一次悔过的机会。”景承不慌不忙回答。

“都是变态而已,能有什么不同?”

“难道只要悔过他就能放走被抓的人?!”我大吃一惊。

“凯撒在惩罚行凶时,有一个和其他变(和谐)态怪物截然不同的地方。”

“理论上是这样。”景承点点头。“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直面自己错误和真心悔过的勇气。”

“什么细节?”

还有什么比死亡更让人畏惧的,如果忏悔能换来活下去的机会,我不认为有人会放弃:“有活着从凯撒手中回来的人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景承眼睛一亮扔掉手中的衣服,开始在几款风衣中兴致勃勃挑选。“忘了告诉你这个关于C档案的一个细节。”

“没有。”景承回答的很干脆。

“风衣,你穿风衣很适合。”我叹口气想尽快让他转入正轨。

“所有的受害人最终都没有选择忏悔?”我眉头皱紧意识到事情没这么简单。“凯撒要的忏悔是怎么样的?”

景承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还是在纠结他到底该选那件衣服,我在旁边等的心急如焚,好像只要他不确定好衣服,压根没心思和我交谈。

“比如小偷,靠不劳而获盗取他人财物生存,那留着手脚岂不是多余,凯撒给盗窃者的机会就是,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自己咬断手脚,诽谤诋毁他人,无法体会被语言中伤的痛苦,因此凯撒让诋毁者在限定的时间,用鱼钩穿透身体每一处地方,包括眼睛和舌头,然后,然后在自己拔出来……”

“这么说发生在这间屋里的凶案也是凯撒所为,也应该归结在C档案中,可为什么你说这并不是连环作案?”我大为不解问。

景承说这些亦如他在餐厅点下午茶糕点般轻松,可我听的却毛骨悚然,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忏悔,那死亡就是最好的选择。

“凯撒的出现代表着不可预知的危险和混乱,公众如果知道凯撒的存在势必会引起恐慌,因此凶案的侦破一直都是绝密,以你现在的职务是不可能接触到这份C档案。”

咬断自己手脚要承受多大的疼痛,我只是想想头皮都发麻,更不用说,伤口导致的大量出血,相信没人有勇气面对这样的机会。

“如此轰动的大案,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鱼钩有倒刺,穿透进身体或许有人能做到但再拔出来……

“这是凯撒的名句,因为警方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所以将其称为凯撒,并假定此人是男性,同时专门为这一系列的连环凶案开设了一个档案,因为凯撒的拉丁文是Caesar,所以这份后来被封存的档案被称为C档案。”

我不由自主吞咽口水,整个人将会皮开肉绽体无完肤,还要活生生拉出自己的眼球,再把舌头撕扯的支离破碎,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承受和做到的事。

我来,我见,我征服!

“孕妇呢?凯撒留给孕妇的忏悔机会是什么?”

“见过……”我一怔,猛然想起留在墙上的血字。

“在花洒下洗涤自己的肮脏。”

“你已经见到过了。”景承专注力还是在衣柜中琳琅满目的衣服上。

“洗涤自己的肮脏?就只是这样?”我有些不太相信。

“什么名言?”

“对。”景承声音平和。“不过是用硫酸。”

“从这个怪物第一次作案,警方就试图抓获他,可用尽各种办法,整整追查了七年,可连这个人的体貌特质,年龄甚至是性别都没查到,唯一掌握信息,就是每次惩罚行凶后,这个人会在被害人身上留下刻有拉丁文的罪名,以及一句名言。”

我吃惊的愣在原地,难怪从来没有从凯撒手里活着回来的人,比起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处决反而变成仁慈的施舍。

“你说的这个人和现在的案件有什么关联?”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别杞人忧天了,在C档案的卷宗里收录的只有尸体,死人是没有疼痛的,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景承在旁边意味深长说。

“人性?不,你错了,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法则标准来判定生死,并不是靠善恶,女人偷(和谐)情(和谐)淫(和谐)乱被惩罚处决,但是婴儿并没有违背他的法则,这才是他没有杀婴儿的原因,从这个案件开始,我意识到这个怪物把自己凌驾于法律和权力之上,游走在光明和黑暗之间,用黑暗的力量去惩戒光明中的阴暗,这个怪物只要存在一天,杀戮将永无止境。”

“我担心自己什么?”

“这个人还有尚存的一丝人性。”

“凯撒不会无缘无故选择你,说明你也违反了他的法则,你首先得清楚,你到底违背了什么。”

“婴儿没有受到伤害,被安然无恙的送回甚至照顾的很好。”

“我违反凯撒的法则……”我无言以对想反驳,但突然一想,按照凯撒的行为标准,我出现在他名单上也不足为奇,毕竟连盗窃和背后议论都会被处决,谁知道我某个行为和言语触动了这个变(和谐)态怪物呢。

“婴儿呢?”我追问。

我还是仔细思索一遍,忽然想起我被带回警局后,接到的那条短信。

“我也认为短的好看。”他像得到玩具的小孩笑的天真烂漫,很难理解如此沉重的事为什么对他没有丝毫影响。“后来找到孕妇的尸体,她全身的皮被剥去,是活着的时候被剥去的,然后再涂抹上盐,被关在装满蚂蚁的箱子里,她是活活疼死的,在尸体上发现拉丁文的刻字,淫(和谐)乱。”

……

我完全跟不上他思维的跳跃,分不清他的认真是因为讲述的案件还是手中的衣服,我想知道后面发生的事随意的回答:“短的,然后呢?”

你可能已经厌倦了碌碌无为的生活,因此终日虚度光阴,既然时间对于你并不重要,那我就和你玩一个和时间有关的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救赎。

“孕妇在结婚后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但没有向丈夫坦白选择了隐瞒,这个人抓走孕妇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虐(和谐)杀,而是精心照顾孕妇直至婴儿分娩。”景承转过身举着手中两件衣服。“长的好看还是短的好看?”

“时间!”我恍然大悟猛然抬头。“在凯撒的法则中,浪费时间也是原罪,所以他才会让我在规定的时间内救人,这是他给我的机会,如果我没有珍惜所剩无几的时间,结果同样是死亡,唯一不同这一次有人会因为我被处决!”

“孕妇?”我听他的讲述除了感觉匪夷所思外,更多的是义愤填膺。“连孕妇都不放过?”

“我说过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景承笑意斐然转过身,手里多了两套风衣。“帮我挑挑,我穿哪一款更帅?”

“因为违背他法则被处决的杀人凶案不计其数,但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个孕妇。”景承双手各举着一件衣服,来回看了半天好像有些选择困难。

“不对!”我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景承。“你是怎么会知道关于凯撒的案件?按照你所说C档案是绝密,我身为警察都无法接触,甚至都没有听过,但为什么你如此清楚?”

还有一些在正常人看来不可理喻的原因,比如无意中听见有人背地里谩骂和侮辱别人,会被他用剪刀把舌头剪成锯齿状,同样会用拉丁文在脸刻下诋毁,然后装在麻袋中殴打致死,最后悬吊在树上,任由围观人群议论。

景承提着风衣举着我眼前,目光中透着孩童想要橱柜中玩具的期盼,他根本没在乎我的疑惑一言不发看着我。

他所挑选的惩戒对象完全是随意的,比如在路上看见有小偷偷盗,盗窃违背了他的法则,他会先切断盗窃者手指,然后剥光衣衫鞭打,直至皮开肉绽,最后在脸上用拉丁文刻下盗窃,从广场的高楼扔下摔死,让血肉模糊的尸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个房间发生的凶案,分明和C档案中的案件性质一样,为什么你一直很肯定并不是凯撒所为?”我加重语气逼问。

我没有打断景承,在门口静静听他说下去,他一边在衣柜挑选满意的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告诉我,这个人和其他变(和谐)态怪物有一处鲜明的不同点,就是他有自己的善恶标准。

我咄咄逼人的质问换来是他把风衣举的更近,我感觉自己快被他逼疯,一把夺过左边短款风衣。

“七年前出现一个人,他有自己的法律和行为准则,并且按照他的规制开始惩戒,当然惩戒的结果就是死亡。”

“你长发穿短款会显得更有精神,而且这件是经典款,卡其色大方内敛适合你的特质。”

“为什么?”

“真的吗?”景承终于再次开口,但根本没有伸手接我选中的风衣,笑的心满意足。“好吧,我就穿长款的,颓废也是一种美,而且我喜欢张扬一点,还有什么比红色更适合疯子。”

“这不是连环凶案。”景承背对着我声音肯定。

我闭眼深吸一口气,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想冲上去一拳打在他脸上。

“行凶者和观察者都受主导者指引,这个布置操控一切的幕后怪物不会是第一次犯案,那么这算是连环变(和谐)态凶案,可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过有类似的案件?”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对关于凯撒的一切知道这么清楚?”我问。

我依靠在门口试图让自己不受他的影响,专注去思考案件的本身,虽然我在内心极力排斥面前这个男人,但他有一点没说错,这的确是一场我输不起的游戏。

景承穿好风衣在镜子前欣赏,嘴角露出自恋的笑意,镜中的他让我莫名的嫉妒,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他的面容的确太过英俊。

“这件好不好看?”景承举着一件夹克一本正经问我,还没等我说话,又随时丢在一边。“算了,太老气,不适合我的个性。”

他在镜中看着我,脸上浮现的微笑有些深沉。

轻浮的口哨声在房间响起,把我从呆滞的思绪中拉回现实,景承什么时候离开床我也不知道,追随口哨的声音我来到主卧室衣帽间,拉开的衣柜被翻的一片狼藉。

“因为我抓到了凯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