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二十七章 聚短离长

第二十七章 聚短离长

谢凤凰整个人都已僵住,脸色已气得发青,厉声道:“你是从哪里学会这一招的?”

谢晓峰出手夺柳枯竹的剑,用的正是这一招。

谢掌柜赔笑道:“华夫人既然也认出了这一招,那就最好了。”

这一招用得简单、干净、迅速、准确,其中的变化巧妙,更难以形容。

他慢慢地接着道:“这是老爷子的亲传,他老人家再三嘱咐我,学会了这一招后,千万不可乱用,可是只要看见谢家的剑在外姓人的手里,就一定要用这一招去夺回来。”

他的人已退出三丈。

他又笑了笑:“老爷子说出来的话,我当然不敢不听。”

这四个字出口,他左手一领,右手一撞、一托,谢凤凰掌中的剑,忽然间就已到了他手里。

谢凤凰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满头珠翠环佩,却在不停地响。

谢掌柜道:“小人不敢。”

她也知道这一招的确是谢家的独门绝技,而且一向传子不传婿,传媳不传女。

谢凤凰脸色又变了,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姑奶奶无理。”

刚才她的剑在一瞬间就已被人夺走,就因为她也不懂这一招中的奥秘。

谢掌柜还是满脸赔笑,道:“我不懂谢家的家法,怎么会到了华家人的手里?”

华少坤忽然道:“阁下是谢家的什么人?”

谢凤凰道:“哪一点?”

他的人看来虽然高大威猛,说话的声音却是细声细气,斯文得很。他本来不是这样子,自从败在三少爷的剑下之后,这些年来想必在求精养神,已经将涵养功夫练得很到家了,所以刚才一直都很沉得住气。

谢掌柜道:“华夫人说得有理,只不过小人还有一点不明白。”

谢掌柜道:“算起来,小人只不过是老太爷的一个远房堂侄而已。”

她长剑一展,厉声道:“这把剑就是家法。”

华少坤道:“你知道这把剑是什么剑?”

谢凤凰道:“就算我已不是谢家的人,这把剑却还是谢家的剑。”

谢掌柜道:“这就是谢家的祖宗传下来的四把宝剑之一。”

谢掌柜心里虽然就是这意思,嘴里却不肯承认,立刻摇头道:“小人不敢。”

剑光一闪,剑气就已逼人眉睫。

谢凤凰冷笑道:“你口口声声的叫我华夫人,是不是想提醒我,我已不是谢家的人?”

华少坤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剑!”

谢掌柜道:“我想三少爷心里也许还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就算华夫人要用家法处治他,也不妨先回去见了老太爷再说。”

谢掌柜道:“的确是好剑!”

谢凤凰道:“你想干什么?”

华少坤道:“阁下配不配用这把剑?”

可是她想不到那位走两步路就要喘气的谢掌柜,动作忽然变得快了,忽然间就已挡在她面前,赔笑道:“华夫人,请息怒!”

谢掌柜道:“不配。”

长剑一抖,已经准备出手。

华少坤道:“那么阁下为何还不将这把剑送还给三少爷?”

谢凤凰脸色变了。她是个很幸运的女人,不但有很好的家世,也有个很好的丈夫,江湖中敢正眼看看她的人却不多。所以她傲慢、骄纵,一向是大小姐的脾气,从来也没有将别人看在眼里。她想到的事立刻就要做。

谢掌柜道:“小人正有此意。”

谁知谢晓峰就偏偏不服。

他说的是老实话,他本来的确早就有这意思了,却不懂华少坤这是什么意思。

谁不服家法,谁就必将受天下英雄的唾弃,现在她手里不仅有一把剑,还有条绳子,用江湖千百年来传下的规矩编成的绳子,这条绳子已将谢晓峰紧紧捆住。

可是他看得出谢凤凰懂。他们是经过患难的夫妻,他们已共同生活了二十年,现在她的丈夫要人将这柄本来属于她的剑送给别人,她居然没有一点懊恼愤怒,反而露出种说不出的温柔和关切。因为只有她懂得他的意思,他也知道她懂。

她知道没有人敢不服家法。

剑已在谢晓峰手里。可是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去看一眼,只是互相默默地凝视着。

谢凤凰冷笑道:“人证物证俱在,难道你还不肯认错,难道你敢不服家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华少坤忽然道:“再过几天,就是十一月十五了。”

谢晓峰没有跪下。

谢凤凰道:“好像还要再过八天。”

谢凤凰厉声道:“现在我就要替我们谢家清理门户,你还不跪下来听命受刑!”

华少坤道:“到了那一天,你嫁给我就已有整整二十年。”

剑一出鞘,寒气就已扎人肌肤。

谢凤凰道:“我记得。”

她的手一招,山坡下立刻就有个重髻童子送上了一柄剑。

华少坤道:“我从小就有个誓愿,一定要到成名后再成亲。”

谢凤凰冷笑道:“你既已犯了这一戒,就算我大哥护着你,我也容不得你!”

谢凤凰道:“我知道。”

他也知道谢家的家法,第一条就是戒淫——淫人妻女,斩其双足。

华少坤道:“我成名时已四十出头,我娶你的时候,比你就整整大了二十岁。”

谢晓峰的脸色还没有变,谢掌柜的脸色已变了。

谢凤凰笑了笑,道:“现在你还是比我大二十岁。”

谢凤凰道:“谢家的家法第一条是什么?”

这地方不止他们两个人,他们却忽然说起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私事来。

谢晓峰没有说话,这些事他虽然已想到,却连一句都没说出。

他们的声音都很温柔,表情却都很奇怪,甚至连笑都笑得很奇怪。

谢凤凰又在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华少坤道:“这二十年来,只有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谢家若是承认了她们母子,她当然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下神剑山庄的霸业。

谢凤凰道:“我知道,你……你一直觉得对不起我。”

现在她已是江南慕容和天尊的主人,可是她还不满足。她还在打神剑山庄的主意。

华少坤道:“因为我败了,我已不是娶你时那个华少坤,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已没法子再出人头地,可是你……”

她故意将这些人找来,安排他们躲在那客栈附近,故意说那些话,让他们听见,好让他以后想辩白也没法子辩白。

他走过来,握住了他妻子的手:“你从来也没有埋怨过,一直都在忍受着我的古怪脾气,没有你,我说不定早已死在阴沟里。”

谢晓峰没有开口,他的嘴唇在发抖。现在他总算已完全明白慕容秋荻的企图。

谢凤凰道:“我为什么要埋怨你?这二十年,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能看见你在我的身边,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事能比得上这种福气?”

谢掌柜道:“你说别的女人,我们管不着,也懒得管。可是姑苏慕容跟我们谢家的关系却不同,就是你不要你的儿子,我们谢家却不能不认这个孩子,更不能不认这个媳妇。”

华少坤道:“可是现在我已经老了,说不定哪天早上,你醒来时就会发现我已离你而去。”

谢掌柜道:“是。”

谢凤凰道:“可是……”

她又问:“那些话谢掌柜是不是也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华少坤不让她开口,又道:“每个人都迟早会有那么样一天的,这种事我一向看得很淡,可是我绝不能让别人说,谢家的姑奶奶,嫁的是个没出息的丈夫,我总要为你争口气!”

谢凤凰怒道:“你少开口,刚才你们在那小客栈里说的话,我们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自己既然一句都不敢否认,你为什么还要替他洗脱?”

谢凤凰道:“我明白。”

慕容秋荻流着泪道:“他……他没有……”

华少坤握紧她的手,道:“你真的明白?”

她指着慕容秋荻脸上的指痕:“你已经骗了她两次,她还是全心全意地对你,你为什么还要把她打成这样子。”

谢凤凰点了点头,眼泪已流下面颊。

他虽然闭上了嘴,谢凤凰却不肯放过他:“想不到我们谢家竟出了你这样的人才,不但会欺负女人,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

华少坤长长吐出口气,道:“谢谢你。”

可惜姑姑就是姑姑,不管她对你的印象好不好,都一样是你的姑姑。

谢谢你。

他知道他这位姑姑非但脾气不好,对他的印象也不好,世上本就没有任何女人会喜欢一个把自己老公打败了的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侄子都一样。

这是多么俗的三个字,可是这三个字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其中不知藏着有多少柔情,多少感激,浓得连化都化不开。

谢晓峰闭上了嘴。

娃娃的眼泪已湿透衣袖。现在连她都已明白他的意思,连她都忍不住要为他们感动悲哀。

谢凤凰已冷笑道:“来看你做的好事。”

华少坤已坐下来,坐在草地上。草色早已枯黄——虽然在少年情侣的眼里,这里还是绿草如茵的山坡,那也只不过因为在情人心里,每一天都是春天,每一季都是春季。

谢掌柜迟疑着,不知道这次是不是还应该说老实话。

他们都已是多年的夫妻,他们的爱情久已升华。

谢晓峰道:“她请你们来干什么?”

他坐下来,将手里提着的黄布包摆在膝盖上,慢慢地抬起头,面对着谢晓峰。

谢掌柜不会说谎,只有说老实话:“我们都是慕容姑娘请来的。”

谢晓峰已明白他的意思,只不过还在等着他自己说出来。

谢晓峰很不好,心情不好,脸色也不好,可是对这个在他八九岁时就偷偷给他酒喝的老好人,他却不能不笑笑,才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华少坤终于道:“现在我用的已不是剑。”

谢掌柜已喘息着爬上山坡,弯下腰,赔笑招呼:“三少爷,好久不见了,你好。”

谢晓峰道:“哦?”

只可惜他们都已经看见了他,华少坤正在看着他冷笑,娃娃正在看着他流泪。

华少坤道:“自从败在你剑下后,我已发誓终生不再用剑。”

谢晓峰猜不透,也不想猜,他只想赶快走得远远的,不要让这些人看见他。

他看着膝上的包袱,道:“这二十年来,我又练成了另外一种兵刃,我日日夜夜都在盼望着,能够再与你一战。”

他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怎么会和娃娃在一起?

谢晓峰道:“我明白。”

他很小的时候,就常常溜到对面湖畔的小酒店去要酒喝。这中年胖子,就是那小酒店的谢掌柜。

华少坤道:“可是我已败在你剑下,败军之将,已不足言勇,所以你若不屑再与我这老人交手,我也不怪你。”

那个身材已刚臃肿的中年胖子也姓谢,也是他的远房亲戚,而且还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谢晓峰凝视着他,目光中忽然露出尊敬之意,脸上却全无表情,只淡淡地说了个字:“请。”

正将慕容秋荻抱在怀里,替她擦眼泪的贵妇人,就是他的姑姑谢凤凰。

用黄布做成的包袱,针脚缝得很密,外面还缠着长长的布带,打着密密的结。一种很难解得开的结。要解开这种结,最快的方法就是一把拉断,一刀斩断。可是华少坤并没有这么样做,这二十年来,他久已学会忍耐。他情愿多费些事,将这些结一个个解开。

那时正是华少坤如日中天,平生最得意的时候,想不到就在这时候,他竟败在一个乳臭还未干的十来岁的童子剑下。击败他的那个小孩,就是谢晓峰。

这是不是因为他知道聚短离长,想再跟他的妻子多厮守片刻?谢凤凰看着他,忽然擦干了眼泪,蹲在他身边,道:“我来帮你的忙。”

二十年前,“游龙剑客”华少坤力战武当的八大弟子,未曾一败,又娶了神剑山庄主人谢王孙的堂房妹妹“飞凤女剑客”谢凤凰,龙凤双剑,珠联璧合,江湖中都认为是最理想的一对璧人。

布带是她结成的,她当然解得快。她明知她丈夫此去这一战,生死荣辱,都很难预测。

那老当益壮的白发人,是他的姑丈华少坤。

她明知她的丈夫这一去就未必能回得来,为什么不愿再拖延片刻?因为她不愿这片刻时光,消磨了他的勇气和信心。

最后走上山坡的这个小姑娘,竟然就是他一直在担心着的娃娃。他没有叫,只因为另外三个人他也认得,而且认识得很久。

因为她希望他这一战能够致胜。他了解他妻子的心意,她也知道他了解。这种了解是多么困难,又是多么幸福!多么珍贵!

“娃娃。”

每个人都已被他们这种情感所感动,只有慕容秋荻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却一直在看着那黄色包袱。

谢晓峰几乎忍不住要叫出来。

她心里在想:“这包袱里藏着的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兵器?是不是能击败谢晓峰?”

走在最后面的,却是个身材纤弱的小姑娘,一面走,一面偷偷地擦眼泪。

华少坤壮年时就已是天下公认的高手,被谢晓峰击败后,体力也许会逐渐衰退,再难和他的颠峰时代相比。

另一个人虽然才过中年,却已显得老态龙钟,满脸都是风尘之色,仿佛刚赶过远路。

可是一个人有了一次失败的经验后,做事必定更谨慎,思虑必定更周密,绝不会再像少年时那么任性冲动,也绝不会再做没有把握的事。何况,谢晓峰剑法的可怕,他已深深体会,要选择一种武器来对付三少爷的剑,并不是件容易事。

后面跟着的三个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腰肢也还是笔直的,手里提着个长长的黄布袋。

看他对这包袱的珍惜,就可以想象到他选择的这种武器,必定是江湖中很少见的,而且必定是极犀利、极霸道的一种。他蓄精养神,苦练了二十年,如今竟不惜冒生命之险,甚至不惜和他患难与共的妻子离别,要再来与谢晓峰一战,可见他对这一战必定已有了相当把握。

一个满头珠翠的华服贵妇,第一个迎上来,将她搂在怀里。

慕容秋荻轻轻吐出口气,对自己的分析也很有把握。现在若有人要跟她打赌,她很可能会赌华少坤胜。比数大概是七比三,最低也应该是六比四。她相信自己这判断绝不会太错。

谢晓峰连指尖都没有动,山坡下却忽然出现了几个人。

包袱终于解开,里面包着的兵器,竟只不过是根木棍!

她捂着脸,痛哭着奔下山坡,就好像他真在后面追着要痛打她。

一根普通的木棍,本质虽然很坚硬,却绝对不能与百炼精钢的宝剑相比。

这句话说完,她哭的声音更大,忽然伸手在自己脸上用力掴了两巴掌,打得脸都紫了,又大叫道:“你为什么不索性痛痛快快地杀了我?为什么要这样打我,折磨我?”

这就是他苦练二十年的武器?就凭这根木棍,就能对付三少爷的剑?

她哭得伤心极了,脸上却连一点悲伤之色都没有,忽又压低声音,道:“喜欢你的女人太多,我知道你渐渐就会忘了我的,所以我每隔几年就要修理你一次,好让你永远忘不了我。”

慕容秋荻看着这根木棍,心里也不知是惊讶,还是失望?

她的笑声忽然变成悲哭,大哭道:“好,你杀了我吧,你这么对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也许每个人都会觉得很吃惊、很失望,谢晓峰却是例外。

慕容秋荻道:“说完了又怎么样?难道你想杀了我?”

只有他了解华少坤选择这种兵器的苦心,只有他认为华少坤这种选择绝对正确。

他慢慢地站起,看着她,道:“你说完了没有?”

木棍本就是人类最原始的一种武器,自从远古,人类要猎兽为食,保护自己时,就有了这种武器。就因为它是最原始的一种武器,而且每个人都会用它来打人赶狗,所以都难免对它轻视,却忘了世上所有的兵器,都是由它演变而来的。木棍本身的招式也许很简单,但是在一位高手掌中,就可以把它当作枪,当作剑,当作判官笔……

无论谁在某一个人面前都会变成呆子的,就好像上辈子欠这个人的债。

所有武器的变化,都可以用这一根木棍施展出来。

他五岁学剑,六岁解剑谱,七岁时已可将唐诗读得朗朗上口,大多数像他那种年纪的孩子,还在穿开裆裤。可是他在慕容秋荻面前,却好像真的变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呆子。

华少坤要将这么一根普通的木棍包藏得如此仔细,也并不是在故弄玄虚,而是一种心战,对自己的心战。

谢晓峰真的是个呆子?

他一定要先使自己对这木棍珍惜尊敬,然后才会对它生出信心。

她不停地笑:“现在你居然要我做这些事,你不是呆子谁是呆子?”

“信心”本身就是种武器,而且是最犀利、最有效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