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一章 一箭穿心

第一章 一箭穿心

他很急。

曹冰抢着道:“来了四个人,谁先出手?”

他急着要成名,急着要杀燕十三。

燕十三淡淡道:“能够一次解决的事,为什么要多费事。”

铁剑镇三山道:“我们可以猜拳,胜的就先出手。”

关外飞鹰冷冷道:“我本来以为你只约了我一个人。”

燕十三道:“不必。”

燕十三笑了笑,笑容也很疲倦,道:“想不到你们都来了。”

铁剑镇三山道:“不必?”

只要自己能活着,无论什么人的死活,他们全都不在乎。

燕十三道:“你们可以一起出手!”

他们不愿在出手前,就折了自己的锐气,地上死的无论是什么人,都跟他们没有关系。

关外飞鹰怒道:“你将我们当作了什么人,怎么能以多欺少!”

四个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他,谁也没有去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燕十三道:“你不肯?”

燕十三知道他们,他们来,本就是他约来的。

关外飞鹰道:“当然不肯。”

铁剑镇三山的剑法沉稳雄浑,一柄剑竟重达三十三斤。

燕十三道:“我肯!”

清风剑的剑法轻灵飘忽,剑出如风。

他的剑已出鞘。剑光如飞虹掣电,忽然间就已从他们四个人眼前同时闪过。

另外两个人当然也是高手。

他们想不肯也不行了。他们的四柄剑也同时出鞘,曹冰的出手最快,最狠,最无情。

所以他才出道一年,“无情小子”曹冰的名字已震动了江湖。

关外飞鹰已纵身掠起,凌空下击,飞鹰十三式本就是七禽掌一类的武功,以高击下,以强凌弱。

他的心也够狠。

只可惜他的对手更强。

他有天才,他肯吃苦。

曹冰霎时间已刺出九剑。他并没有去注意别的人,只盯着燕十三,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要这个人死在他剑下。

年纪最轻的,是江湖中的后起之秀,也是点苍门下最出类拔萃的弟子。

可惜他这九剑都刺空了,本来在他眼前的燕十三,已人影不见。他怔了怔,然后就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

他不信他的飞鹰十三刺,比不上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

地上已多了三个死人。

这次他入关,为的就是找燕十三。

每个人咽喉上都多了一个洞。

年纪最老的成名已四十年,一直在关外,独创的“飞鹰十三刺”名震边陲。

关外飞鹰、清风剑、铁剑镇三山,这三位江湖中的一流剑客,竟在一瞬间就都已死在燕十三剑下。

燕十三不认得他们,却知道他们是谁。

曹冰的手冰冷。他抬起头,才看见燕十三已远远地站在那棵古树下。

四个人的衣着都极华丽,气派都很大,最老的一个须发都已全白,最年轻的犹在少年。

杀人的剑已入鞘。

四个人,四柄剑!

曹冰的手握紧,道:“你……”

剑入鞘时,暮色中又出现了四个人。

燕十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还不想杀你!”

剑上的血已滴尽。

曹冰道:“为什么?”

暮色更深。

燕十三道:“因为我想再给你个机会来杀我。”

——要洗净手上的血腥岂非更不容易?

曹冰手上的青筋凸起,额上的冷汗如豆,他不能接受这种机会。这是种侮辱。可是他又不愿放弃这机会。

这种事他很有经验,衣服若是沾上血腥,很不容易洗干净。

燕十三道:“你回去,练剑三年,不妨再来杀我。”

所以鲜血并没有溅在他身上。

曹冰咬着牙。

他拔出了他的剑,慢慢地从高通咽喉上拔了出来,很慢很慢。

燕十三道:“点苍的剑法很不错,只要你肯练,一定还有机会。”

燕十三淡淡道:“所以你还不如死了的好。”

曹冰忽然道:“三年后你若已死在别人剑下如何?”

高通瞪着他,眼珠已凸出。

燕十三笑了笑,道:“那么你就可以去杀那个杀了我的人。”

燕十三道:“我只希望你知道,要成名并不是件很好受的事。”

曹冰恨恨道:“你最好多多保重,最好不要死!”

高通的剑跌落,人却还没有死。

燕十三道:“我也希望会如此!”

刺入了一寸三分。

暮色更深,黑暗已将笼罩大地。

燕十三的剑已刺入了他的咽喉。

燕十三慢慢地转过身,面对着黑暗最深处,忽然道:“你好。”

可是他并没有刺穿燕十三的心,他的剑刺出,咽喉突然冰冷。

过了很久,黑暗中果然真的有了回应,道:“我不好。”

就只这一剑,他已不知刺穿多少人的心,这本是致命的杀手!

冰冷的声音,嘶哑而低沉。一个人慢慢地从黑暗中走出来,乌衣乌发,乌鞘的剑,乌黑的脸上仿佛带着种死色,只有一双漆黑的眸子在发光。他走得很慢,可是他整个人都好像是轻飘飘的,他的脚好像根本没有踏在地面上,就像是黑暗中的精灵鬼魂。

一剑穿心。

燕十三的瞳孔忽然收缩,忽然问:“乌鸦?”

剑光一闪,剑已出鞘,闪电般刺向燕十三的心。

“是。”

“那么我就让它再死一次。”

燕十三长长吐出口气,道:“想不到我终于还是遇见了你!”

“我的心已死。”

乌鸦道:“遇见我并不是好事。”

“你的心呢?”

真的不是。

“很好。”

乌鸦不是喜鹊,没有人喜欢遇见乌鸦。在很古老的时候,就有种传说——乌鸦来时,必有灾祸。这次他带来的是什么灾祸?

高通道:“现在我已来了,带来了我的剑,洗净了我的咽喉。”

——也许他本身就是灾祸,一种无法避免的灾祸。

燕十三道:“很好。”

既然无法避免,又何必再为它烦恼忧虑?燕十三已恢复冷静。

他冷笑着,又道:“要在江湖中成名并不容易,只有这法子比较容易。”

乌鸦盯着他,盯着他的剑,道:“好剑!”

高通道:“因为你太有名,只要杀了你,就可以立刻成名。”

燕十三道:“你喜欢剑?”

燕十三淡淡道:“要杀我的人并不止你一个。”

乌鸦道:“我只喜欢好剑,你不但有一手好剑法,还有柄好剑。”

“不错,我是在找你,因为我一定要杀了你。”

燕十三道:“你想要?”

“我知道你正在找我。”

乌鸦道:“嗯。”

“是你约我来的?”

他的回答率直而干脆。

“我知道。”

燕十三笑了。这次他的笑容中已不再有那种疲倦之意,只有杀气!他知道自己终于遇见了真正的对手。

这个人笑了,笑得讥诮而冷酷,道:“我就是高通,一剑穿心高通。”

乌鸦道:“喜鹊报喜,乌鸦报的却是忧难和灾祸。”

“未必。”

燕十三道:“你是来报祸的?”

“你的夺命十三剑,真的天下无敌?”

乌鸦道:“是。”

“是的。”

燕十三道:“我有灾祸?”

他的脚步沉稳,却走得很快,停在七尺外,忽然问:“燕十三?”

乌鸦道:“有。”

古道上大步走来一个人,鲜衣华服,铁青的脸,一柄长剑斜插在肩后,一双眸子却像是出了鞘的剑,正盯在树下的剑上。

燕十三道:“我的灾祸就是你?”

秋日已落,落叶飘飘。

乌鸦道:“不是。”

酉时日落。

燕十三道:“不是你是什么?”

“九月十九,酉时。洛阳城外古道边,古树下。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

乌鸦道:“是你的剑!”

名声,有时就像是个包袱,一个永远都甩不脱的包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燕十三当然明白,他的名气和他的剑,就像是麝的香,羚羊的角。

放下这柄剑时,他的生命就要结束。

乌鸦道:“我已收藏了十七柄剑。”

他的人与剑十七岁时就已名满江湖,如今他年近中年,他已放不下这柄剑,别人也不容他放下这柄剑。

燕十三道:“不少。”

江湖中不认得这柄剑的人并不多,不知道他这个人的也不多。

乌鸦道:“十七柄都是名剑。”

一柄黑鱼皮鞘,黄金吞口,上面缀着十三颗豆大明珠的长剑。

燕十三道:“看来你杀的名人也不少。”

他掌中有剑。

乌鸦道:“高通和老鹰的剑我要。”

他杀人,只因为他从无选择的余地。

燕十三道:“收殓他们的尸身,四柄剑都给你。”

他疲倦,也许只因为他已杀过太多人,有些甚至是本不该杀的人。

乌鸦道:“我只要剑,不要死人!”

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漠与疲倦,却又偏偏带着种逼人的杀气。

燕十三道:“可是你只要死人的剑。”

因为他太冷。

乌鸦道:“不错!”

因为他太安静。

燕十三道:“你杀了我,我的剑也给你!”

萧萧木叶下,站着一个人,就仿佛已与这大地秋色融为一体。

乌鸦道:“当然。”

木叶萧萧,夕阳满天。

燕十三道:“很好。”

残秋。

乌鸦道:“不好。”

一剑光寒十九洲。

燕十三道:“什么不好?”

剑气纵横三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