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四十一章 看轻生死

第四十一章 看轻生死

简传学道:“别人不能,我能。”

谢晓峰笑了:“这种事也能安排?”

谢晓峰道:“你怎么安排?”

简传学道:“田在龙的确也是天尊的人,他们本来想要我安排,让他杀了你!”

简传学道:“只要我在你伤口上再加一点腐骨的药,你遇见田在龙时,就会连还击之力都没有了,只要我给他一点暗示,他就出手。”

谢晓峰道:“我知道你已尽了力,我并没有怪你。”

他抢先接着道:“无论谁能击败谢家的三少爷,都必将震动江湖,名重天下,何况他们之间还有赌约。”

简传学黯然道:“只要我觉得还有一分希望,我都绝不会放手。”

谢晓峰道:“谁杀了谢晓峰,谁就是泰山之会的盟主?”

谢晓峰道:“只可惜我的伤确实已无救了。”

简传学道:“不错。”

他凝视着谢晓峰:“就连你都一样。”

谢晓峰道:“田在龙若能在七大剑派的首徒面前杀了我,厉真真也只有将盟主的宝座让给他,那么七大剑派的联盟,也就变成了天尊的囊中物。”

简传学道:“所以不管天尊要我怎么做,我都绝不会将人命当儿戏,只要是我的病人,我一定会全心全力去为他医治,不管他是什么人都一样。”

简传学道:“不错。”

谢晓峰道:“我相信。”

谢晓峰轻轻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并没有这么样做。”

简传学道:“我投入天尊只不过才几个月,学医却已有二十年,对人命的这种看法,早已在我心里根深蒂固。”

简传学道:“我不能这么样做,我做不出。”

谢晓峰道:“我明白。”

谢晓峰道:“因为医道的仁心,已经在你心里生了根。”

简传学道:“我跟他不同,他学的是剑,我学的是医,医道是济世救人的,将人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

简传学道:“不错。”

谢晓峰道:“我明白,连田在龙那样的人都不能拒绝他们,何况你!”

谢晓峰道:“现在我只有一点还想不通。”

简传学道:“我的确是天尊的人,因为我无法拒绝他们,因为我还不想死。”

简传学道:“哪一点?”

谢晓峰看着他惨白的脸,终于点了点头,道:“你一定要说,我就听。”

谢晓峰道:“厉真真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最多只能再活三天的?这件事本该只有天尊的人知道。”

简传学道:“因为我心里有些话,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都非说出来不可。”

简传学的脸色忽然变了,失声道:“难道厉真真也是天尊的人?”

谢晓峰道:“为什么?”

谢晓峰看着他,神情居然很镇定,只淡淡地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她也是天尊的人?”

他的声音嘶哑而悲伤:“我知道你不愿再见我,可是我非来不可。”

简传学道:“我……”

简传学道:“是我。”

谢晓峰道:“其实你应该想得到的,高手着棋,每个子后面,都一定埋伏着更厉害的杀手,慕容秋荻对田在龙这个人本就没把握,在这局棋中,她真正的杀招本就是厉真真。”

谢晓峰叹了口气:“是你。”

简传学道:“你早已想到了这一招?”

简传学的脸色在浓雾中看来,就像是个刚刚从地狱中逃脱的幽灵。

谢晓峰微笑,道:“我并不太笨。”

可是就在这时候,浓雾中却偏偏有个人出现了。

简传学松了口气,道:“那么你当然已经杀了她。”

这种天气正适合他现在的心情,他本就不想见到别的人。

谢晓峰道:“我没有。”

雾又冷又浓,浓得好像已将他与世上所有的人都完全隔绝。

简传学脸色又变了,道:“你为什么放过了她?”

他没有答复自己,这答案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谢晓峰道:“因为只有她才能对付慕容秋荻。”

他忍不住问自己:“我呢?我是种什么样的人?”

简传学道:“可是她……”

另外还有些人却好像天生就是输家,无论他们已赢了多少,到最后还是输光为止。

谢晓峰道:“现在她虽然还是天尊的人,可是她绝不会久居在慕容秋荻之下,泰山之会正是她最好的机会,只要她一登上盟主的宝座,就一定会利用她的权力,全力对付天尊。”

这种人好像天生就是赢家,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成功的。

他微笑,接着道:“我了解她这种人,她绝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他忽然发觉厉真真和慕容秋荻本就是同一类的人。

简传学的手心在冒汗。他并不太笨,可是这种事他连想都没有想到。

这句话是欧阳云鹤说的。这也是真话。

谢晓峰道:“慕容狄荻一直在利用她,却不知道她也一直在利用慕容秋荻,她投入天尊,也许就是为了要利用天尊的力量,踏上这一步。”

“我们选她来做盟主,因为我们觉得只有她才能对付天尊慕容秋荻。”

他叹了口气,又道:“慕容秋荻下的这一着棋,就像是养条毒蛇,毒蛇虽然能制人于死,可是随时都可能回过头去反噬一口的。”

江湖中永远都有厉真真这种人存在的,他杀了一个厉真真又如何!又能改变什么?

简传学道:“这一口也能致命?”

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也正是江湖人最大的悲哀。

谢晓峰道:“她能够让慕容秋荻信任她,当然也能查出天尊的命脉在哪里,这一口若是咬在天尊的命脉上,当然咬得不轻。”

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点,更没有人能否认。

简传学道:“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若想一口致命,只怕还不容易。”

他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连他们自己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谢晓峰道:“所以我们正好以毒攻毒,让他们互相残杀,等到他们精疲力竭的时候,别的人就可以取而代之了。”

江湖中本就没有绝对的是非,江湖人为了要达到某种目的,本就该不择手段。

简传学道:“别的人是什么人?”

这是厉真真说的话。所以他没有杀厉真真,也没有杀梅长华、秦独秀和欧阳云鹤。因为他知道这是真话。

谢晓峰道:“江湖中每一代都有英雄兴起,会是什么人?谁也不知道!”

“我们都是人,都是江湖人,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长长叹了口气:“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生活在江湖中,就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往往都是身不由主的,我们只要知道,七派联盟和天尊都必败无疑,也就足够了,又何必问得太多。”

如果说人生本就如雾如梦,这句话是太俗,还是太真?

简传学没有再问。他不是江湖人,不能了解江湖人,更不能了解谢晓峰。他忽然发现这个人不但像是浮萍落叶那么样飘浮不定,而且还像是这早来的夜雾一样,虚幻、缥缈、不可捉摸。

是雾一样的梦?还是梦一样的雾?

这个人有时深沉,有时洒脱,有时忧郁,有时欢乐,有时候宽大仁慈,有时候却又会忽然变得极端冷酷无情。简传学从未见过性格如此复杂的人。

谢晓峰走入雾中,走入梦中。

也许就因为他这种复杂多变的性格,所以他才是谢晓峰。

人们本不该有梦,却偏偏有梦。

简传学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我这次来,本来还有件事想告诉你。”

黄昏本不该有雾,却偏偏有雾。梦一样的雾。

谢晓峰道:“什么事?”

黄昏。有雾。

简传学道:“我虽然不能治你的伤,你的伤却并不是绝对无救。”

这个人该不该杀!

谢晓峰的脸上发出了光。

无论什么样的人都能杀,问题只不过是在——

一个人如果还能够活下去,谁不想活下去?

谢晓峰手里有剑。无论是什么人的剑,无论是什么剑,到了谢家三少爷的手里,就是杀人的剑!

他忍不住问:“还有谁能救我?”

厉真真道:“我是个女人,女人都比较怕死,可是我也死而无怨。”

简传学道:“只有一个人。”

欧阳云鹤道:“我们非但绝不还手,而且死无怨恨!”

谢晓峰道:“谁?”

梅长华道:“所以你若认为我们杀错了人,不妨就用这柄剑来杀了我们。”

简传学道:“他也是个很奇怪的人,也像你一样,变化无常,捉摸不定,有时候甚至也像你一样冷酷无情。”

她接着又道:“也许我们用的手段不对,我们想做的事却绝没有什么不对。”

谢晓峰不能否认,只能叹息。

“对抗天尊,维护正义。”

最多情的人,往往也最无情,他究竟是多情?

谢晓峰还没有问,厉真真已说了出来!

还是无情?

欧阳云鹤道:“我们的目的只有八个字。”

这连他自己也分不清。

厉真真道:“我们早已决定了,只要能达到目的,绝不择任何手段。”

简传学看着他,忽又叹口气,道:“不管这个人是谁,现在你都已永远找不到他了。”

欧阳云鹤道:“所以你才会觉得我们不该杀了黎平子和田在龙的。”

谢晓峰一向不怕死。每个人在童年时都是不怕死的,因为那时候谁都不知道死的可怕。

厉真真道:“就因为你不是,所以你才不了解我们。”

尤其是谢晓峰。他在童年时就已听过了很多英雄好汉的故事,英雄好汉们总是不怕死的。

谢晓峰当然不是。

英雄不怕死,怕死非英雄。就算“咔嚓”一声,人头落下,那又算得了什么?反正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厉真真道:“你也不是我,也不是欧阳云鹤、梅长华、秦独秀。”

这种观念也已在他心里根深蒂固。等到他成年时,他更不怕死了,因为死的通常总是别人,不是他。

谢晓峰道:“你不是我。”

只要他的剑还在他掌握之中,那么“生死”也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厉真真也叹了口气,轻轻地、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是你,绝不会放他走的。”

他虽然不是神,却可以掌握别人的生存或死亡。他为什么要怕死?有时他甚至希望自己也能尝一尝死亡的滋味,因为这种滋味他从未尝试过。

可是其中包含的意思既不太简单,也不太俗。

谢晓峰也不想死。他的家世辉煌,声名显赫,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点。他聪明,在他四岁的时候,就已被人称为神童。他可爱,在女人们眼中,他永远是最纯真无邪的天使,不管是在贵妇人或洗衣妇的眼中都一样。

这也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而且很俗。

他是学武的奇才。别人练十年还没有练成的剑法,他在十天之内就可以精进熟练。

他走了很久,欧阳云鹤才长长叹了口气,道:“谢晓峰果然不愧是谢晓峰。”

他这一生从未败过。

简传学走了,垂着头走了。

跟他交过手的人,有最可怕的剑客,也有最精明的赌徒。可是他从未输过。赌剑、赌酒、赌骰子,无论赌什么,他都从未败过。像这么样一个人,他怎么会想死?

“你走吧。”

他不怕死,也许只因为他从未受到过死的威胁。直到那一天,那一个时刻,他听到有人说,他最多只能再活三天。在那一瞬间,他才知道死的可怕。虽然他还是不想死,却已无能为力。

所以谢晓峰只说了三个字!

一个人的生死,本不是由他自己决定的,无论什么人都一样。他了解这一点。

谢晓峰了解他的意思,也了解他的心情。

所以他虽然明知自己要死了,也只有等死。因为他也一样无可奈何。

——不认识的意思,就是根本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现在的情况又不同了。

——不认得的意思,就是不认识。

一个人在必死时忽然有了可以活下去的希望,这希望又忽然在一瞬间被人拗断,这种由极端兴奋而沮丧的过程,全都发生在一瞬间。

这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有很复杂的意思。

这种刺激有谁能忍受?

简传学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地说:“是的,我本来不认得你,一点都不认得。”

简传学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仿佛已在等着谢晓峰拗断他的咽喉。

谢晓峰道:“我不怪你,只因为你本来并不认得我。”

——你不让我活下去,我当然也不想让你活下去。

简传学也只问了他一句话:“你真的不怪我?”

这本是江湖人做事的原则,这种后果他已准备承受。

“我不怪你。”

想不到谢晓峰也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站着,冷冷地看着他。

这些话谢晓峰也没有说出来,更不必说出来。谢晓峰只说了四个字。

简传学道:“你可以杀了我,可是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我把你当作朋友,就是看错了。”

他的声音已因紧张而颤抖:“因为现在我才真正了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看错了你。

谢晓峰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些话他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

简传学道:“你远比任何人想象中的都无情。”

“是我告诉田在龙的,所以他们才会知道。”

谢晓峰道:“哦?”

“我是天尊的人,田在龙也是。

简传学道:“你连自己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当然更不会看重别人的生命。”

“是的,是我说的。

谢晓峰道:“哦?”

简传学垂下了头。

简传学道:“只要你认为必要时,你随时都可以牺牲别人,不管那个人是谁都一样。”

他在看着简传学。

谢晓峰忽然笑了笑,道:“所以我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他在笑,可是任何人却不会认为他是真的在笑。

简传学道:“我并不想看着你死,我不说,只因为我一定要保护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