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四十章 预谋在先

第四十章 预谋在先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出手,一个肘拳打在黎平子右肋上。

欧阳云鹤叹了口气,喃喃道:“也许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肋骨碎裂的声音刚响起,利剑已出鞘。

黎平子大笑,拍他的肩,道:“现在你虽然已不能算是真正的君子,却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剑光一闪,鲜血四溅。黎平子独眼中的眼珠子都似已凸了出来,瞪着欧阳云鹤。到现在他才知道欧阳云鹤和厉真真是站在一边的。到现在他才知道谁是真正的小人。

他慢慢地走过去走到黎平子身旁。

可是现在已太迟了。

欧阳云鹤脸色更沉重,道:“我不能不这么做,江湖中已不能再出现第二个天尊。”

剑尖还在滴着血。

厉真真这才真的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你也像他一样?”

秦独秀、梅长华、田在龙,脸上却已完全没有血色。

欧阳云鹤忽然道:“我也是的。”

欧阳云鹤冷冷地看着他们,缓缓道:“我欧阳云鹤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只恨不得要他们一个个全都死在我的剑下,各位若认为我杀错了,我也不妨以死谢罪。”

厉真真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早就知道你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幸好别人都不是的。”

厉真真柔声道:“他们都知道你的为人,绝不会这么想的。”

他冷笑,接着道:“就因为我没有把握,所以早已准备对这次赌约当放屁。”

欧阳云鹤道:“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各位都是君子,当然绝不会食言背信。”

黎平子道:“我没有。”

田在龙忽然大声道:“我不是君子,现在我只要一听到这个字,就觉得说不出的恶心。”

厉真真道:“现在昆仑、华山、崆峒、点苍,都已在片刻之间,惨败在三少爷的剑下,你难道有把握能接得住他三招?”

欧阳云鹤沉下脸,道:“那么田师兄的意思是——”

黎平子道:“你太聪明了,我们若是推你做了盟主,这泰山之盟,只怕就要变成第二个天尊。”

田在龙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泰山我已不想去了,你们随便要推什么人做盟主,都已经跟我没关系。”

厉真真道:“哪一点?”

秦独秀道:“你不去,我也不去。”

黎平子道:“只有一点不好。”

梅长华道:“我更不会去。”

厉真真柔声道:“就算你们推我做了盟主,又有什么不好!”

田在龙精神一振道:“好,我们一起走,有谁能拦得住我们!”

黎平子道:“一点也不错。”

三个人并肩大步,走了出去。田在龙走在中间,梅长华、秦独秀,一左一右,忽然往中间一夹。等到他们再分开时,田在龙的左右两胁,都已有一股鲜血流了出来。他挣扎着,想拔剑。

谢晓峰道:“你们若是输给了她,就得要推她为盟主?”

剑未出鞘,他的人已倒下。

黎平子道:“在那一天,我们当然还得推出一位主盟的人。”

“你们好狠!”

谢晓峰道:“这是个好主意。”

这就是他说的最后四个字,最后一句话。

黎平子道:“近来天尊的势力日益庞大,七大剑派已不能坐视,老一辈的人多已闭关不出,我们这一代的弟子,就决议要在泰山聚会,组成七派联盟。”

没有声音,很久都没有声音。

谢晓峰苦笑,道:“我知道。”

每个人都在看着谢晓峰,每个人都等着看他的反应。

黎平子道:“你知不知道天尊?”

谢晓峰却在看着自己手里的剑,那本是梅长华的剑。

谢晓峰道:“她跟你们赌的是什么?”

梅长华忽然道:“这是柄好剑?”

厉真真又笑了,嫣然道:“其实你们早就知道,吃亏的事,我是绝不会做的。”

谢晓峰道:“是好剑。”

黎平子道:“她只输给你一个人,却赢了我们六个人,她赢的远比输的多得多。”

梅长华道:“这柄剑在华山世代相传,已有三百年,从来没有落在外人手里。”

谢晓峰道:“所以她若输给了我,就反而赢了你们。”

谢晓峰道:“我相信。”

黎平子道:“她赌我们六个人全都接不住你的三招。”

梅长华道:“你若认为我刚才不该杀了田在龙,不妨用这柄剑来杀了我,我死而无怨。”

谢晓峰道:“赌什么?”

谢晓峰道:“他本就该死,我更该死,因为我们都看错了人。”

黎平子道:“但你绝对想不到,她跟我们每个人也都打了个赌。”

他的手轻抚剑锋,慢慢地抬起头:“现在点苍的吴涛已经负气而走,海南的黎平子也被杀了灭口,田在龙一死,昆仑门下都在你们掌握之中,泰山之会当然已是你们的天下。”

谢晓峰道:“我想得到。”

欧阳云鹤沉声道:“这么样的结果,本来就在我们计划之中。”

他的独眼闪闪发光,接着道:“这次我们来跟你赌剑,都是她找来的。”

谢晓峰道:“你们当然也早已知道我是个快死了的人。”

黎平子道:“那就好极了。”

欧阳云鹤道:“我们的确早已知道你最多只能再活三天。”

谢晓峰目光闪动,微笑道:“放屁也是人生大事之一,我保证绝没有人会拦住你。”

厉真真叹了口气,道:“江湖中的消息,本就传得极快,何况是你的消息?”

他的手已握紧了剑柄:“我有屁要放的时候,谁想拦住我都不行。”

谢晓峰道:“你们当然也看得出,刚才我一出手,创口就已崩裂。”

黎平子冷冷道:“他是君子,他要守约守信,是他的事,我只不过是个小人,小人说出来的话都可以当作放屁。”

厉真真道:“我们就算看不出,也能想得到。”

厉真真松了口气,道:“幸好你是个守约守信的君子。”

谢晓峰道:“所以你们都认为,像我这么样一个人,本不该再管别人的闲事。”

他的态度严肃而沉重:“我们答应过她的,胜负未分前,绝不说出这其中的秘密。”

欧阳云鹤道:“但是我们还是同样尊敬你,不管你是生是死,都已保全了神剑山庄的威名。”

欧阳云鹤道:“我没有忘。”

厉真真道:“至少我们都已承认败了,是败在你手下的。”

黎平子道:“我们说过什么话?我早就忘了。”

谢晓峰道:“我知道,这一点我也很感激,只可惜你们忘了一点。”

厉真真的脸色又变了,抢着道:“你们说过的话,算数不算数?”

厉真真道:“哪一点?”

黎平子忽然大声道:“我告诉你!”

谢晓峰道:“有我在这里,田在龙和黎平子本不该死的。”

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黄梅月的天气般阴晴莫测,笑容刚露,又板起了脸:“你既然不懂,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厉真真道:“因为你觉得你应该可以救他们?”

厉真真嫣然道:“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你不懂的事。”

谢晓峰道:“不错。”

简传学道:“我不懂。”

厉真真道:“所以你觉得你虽然没有杀他们,他们却无异因你而死?”

厉真真道:“你不懂?”

谢晓峰道:“是的。”

简传学道:“他若不败,你就要败了,你高兴什么?”

厉真真道:“所以你想替他们复仇?”

厉真真忽然笑了,道:“有理,说得有理,谢家的三少爷,本来就绝对不能败的。”

谢晓峰道:“也许并不是想为他们复仇,只不过是想求自己的心安。”

他忽然也叹了口气,慢慢地接着道:“其实他本来并不一定要胜的,只可惜他是谢晓峰,只要他活着一天,就只许胜,不许败!因为他绝不能让神剑山庄的声名,毁在他手上。”

厉真真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反正要死了,就算死在我们剑下,也死得心安理得,问心无愧。”

简传学道:“我不懂剑,这道理我却懂。”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慢慢地接着道:“只可惜你还有很多事都不知道。”

厉真真道:“你也懂得剑?”

谢晓峰道:“哦?”

简传学忽然道:“他受了伤,在你们七位高手的环伺之下,当然要速战速决,出奇制胜!”

厉真真道:“你只不过看见了这件事表面上的一层,就下了判断,内中的真相,你根本就不想知道,你连问都没有问。”

厉真真冷冷地接着道:“只可惜出手并不正,以谢家三少爷的身份,本不该如此取巧的。”

谢晓峰道:“我应该问什么?”

人的呼吸也似乎已停止。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云鹤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果然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厉真真道:“至少你应该问问,黎平子和田在龙是不是也有该死的原因。”

风停了。

谢晓峰道:“他们该死?”

风虽然轻,却冷得彻骨。他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已被冻结,他的人就从半空中重重地跌在地上。

厉真真道:“当然该死!”

等到这一剑的力量消失时,就觉得有一阵风轻轻吹到他身上。

欧阳云鹤道:“绝对该死!”

谢晓峰的剑就像是一阵风,无论多强大的力量,在风中都必将消失无踪。

谢晓峰道:“为什么?”

可惜他的对象是谢晓峰。

厉真真道:“因为他们不死,我们的七派联盟,根本就无法成立。”

忽然间,一声龙吟响起,仿佛来自天外。一道剑光飞起,盘旋在半空中,忽然闪电般凌空下击。这正是昆仑名震天下的“飞龙九式”,剑如神龙,人如卧云,这一剑下击之力,绝没有任何一门一派的任何一剑可以比得上。

欧阳云鹤道:“因为他们不死,死的人就要更多了。”

梅长华的笑容僵硬,在他的脸上凝结成一种奇特而诡秘的表情。

厉真真道:“黎平子偏激任性,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

看起来他用的手法并不复杂,可是只要他使出来,就从未失手过一次。

欧阳云鹤道:“我们要成大事,就不能不将这种人牺牲。”

这不是奇迹,也不是魂法。这正是谢家三少爷的无双绝技“偷天换日夺剑式”。

厉真真道:“我对他的死,还有点难受,可是田在龙……”

等他再拿稳重心时,他的剑已到了谢晓峰手里。

欧阳云鹤道:“田在龙就算再死十次,也是罪有应得的。”

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的肘忽然被人轻轻一托,整个人都失去重心,仿佛将腾云驾雾般飞起。

谢晓峰道:“为什么?”

梅长华拔剑快,出手更快,剑光一闪,已在谢晓峰左胁下。

厉真真道:“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奸细!”

梅长华闪身后退,反手拔剑。拔剑也是剑术中极重要的一环,华山弟子对这一点从未忽视。

谢晓峰道:“奸细?”

没有人能形容他这出手一击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招的巧妙和变化。他的目标却不是梅长华的剑,而是梅长华的眼睛。

厉真真笑了。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谢晓峰已出手。

她在笑,却比不笑的时候更严肃:“你不知道奸细是什么意思,奸细就是种会出卖人的人。”

他对自己绝对有信心,但是他低估了谢晓峰。

谢晓峰道:“他出卖了谁?”

梅长华笑了,大笑。他的手紧握剑柄,手背上的青筋已因用力而一根根凸起。没有人能从他手上夺下这柄剑,除非连他的手一起砍下来!

厉真真道:“他出卖了我们,也出卖了自己。”

现在谢晓峰却当着他的面,说要借他的剑。

谢晓峰道:“买主是谁?”

有了吴涛的前车之鉴,他对自己的剑,当然防范得特别小心。

厉真真道:“是天尊。当然是天尊。”

吴涛就是这种人。他认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失去自己的剑,都是无法原谅的过错,无法洗雪的耻辱,所以他失剑之后,就再也没有脸留在这里。梅长华也是这种人。

厉真真又道:“你应该想得到的,只有天尊,才有资格收买田在龙这种人。”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对他们来说,剑不仅是一柄剑,也是他们唯一可以信任的伙伴,剑的本身,就已有了生命,有了灵魂,如果说他们宁可失去他们的妻子,也不愿失去他们的剑,那绝不是夸张,也不太过分。

谢晓峰道:“你有证据?”

因为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声名、财富、荣耀,也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耻辱和死亡。

厉真真道:“你想看证据?”

对某些人来说,剑只不过是一把剑,是一种用钢铁铸成的,可以防身,也可以杀人的利器。可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剑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已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他们的剑,他们的生命已与他们的剑融为一体。

谢晓峰道:“我想。”

谢晓峰道:“你的。”

厉真真道:“证据就在这里。”

他慢慢地走出来,盯着谢晓峰:“这次你准备借谁的剑?”

她忽然转过身,伸出了一根手指。

梅长华道:“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虽不愿争先,也不愿落后。”

她的手指纤细柔美,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像是一柄剑,一根针。

谢晓峰道:“为什么?”

她指着的竟是简传学。

梅长华忽然冷笑,道:“那么最吃亏的就是我这种人了。”

“这个人就是证据。”

他居然在微笑:“可是真小人至少总比伪君子好,真小人还肯说老实话。”

简传学还是很镇定,脸色却有点变了。

谢晓峰道:“你的确不是君子,你是个小人。”

厉真真道:“你是谢家的三少爷,你是天下无双的剑客,你当然不会是个笨蛋。”

他的独眼闪闪发光,丑陋的脸上露出了诡笑:“最后一个出手的人,不但以逸待劳,而且也已将你的剑法摸清了,就算不能将你刺杀于剑下,至少总能接住你三招。”

谢晓峰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个笨蛋,也不能承认。

黎平子道:“就因为我不是君子,所以绝不会抢着出手。”

厉真真道:“那么你自己为什么不想想,我们怎么会知道你最多只能活三天的?”

谢晓峰道:“不是君子有什么好?”

谢晓峰不必想。

黎平子忽然冷冷道:“幸好我不是君子。”

——这件事迟早总会有人知道的,天下人都会知道。

谢晓峰道:“好,胜就是胜,败就是败,点苍门下,果然是君子。”

——可是知道这件事的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太多。

吴涛面对谢晓峰,仿佛想说什么,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有什么人最清楚这件事?

厉真真道:“我相信。”

——有什么人最了解谢晓峰这两天会到哪里去?

吴涛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们的约会,我绝不会忘记。”

谢晓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