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十二章 凯撒门徒

第十二章 凯撒门徒

“这不可能。”景承斩钉切铁否定。

“这也不足为奇,像他心理扭曲的变态或许在被抓之前就已经找好了门徒。”我说。

“为什么?”

“不是效仿,是一脉相承,凯撒在被抓获后,C档案就被列为机密封存,除了当时参与办案的警员外,没有人知道档案中详细的内容,包括凯撒作案行凶的特点和细节以及惯用的手法,但是时代之星的凶案却和凯撒凶手的方式一模一样,我差点都有凯撒越狱的错觉。”

“他选用凯撒当自己的符号,在他内心深处他和凯撒一样自大高傲,凯撒是独裁者只会独享所有的荣耀,他所杀的那些人在他心里更像是杰作,他不会和人分享自己的成就。”景承摇摇头对我说。“而且在C档案卷宗中,记载的每一件凶案都显示是他独自完成,就是说在抓获他之前他是没有门徒的。”

“时代之星的凶案就是门徒在效仿凯撒行凶!”

“那和之间我们的推测岂不是矛盾,如果没有门徒的话,他怎么传承延续呢?”

“他不畏惧死亡,因为他追求精神层面的永生,只要还有人延续他的罪恶,他的名字就不会被遗忘,而他的信徒也像他提及的那些罗马皇帝一样让他成为不朽。”景承深吸一口气看向我。“最麻烦的是,他做到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门徒!”

“罗马帝国的辉煌是由历代皇帝缔造的,凯撒之后是奥古斯都、提比略、卡里古拉……这些皇帝在当时都是最优秀的,不管是帝位还是思想,传承的人都希望被最器重的人继承。”景承仰头长叹一口气。“他并非没有想过寻找门徒。”

我来,我见,我征服!

我记起凯撒在监室中说过,景承是他最得意的学生,想到这里我暗暗一惊,为了让景承留在他身边深造和灌输他的思维,他不惜杀掉景承的父母:“你,你就是他最期盼的门徒!”

他罪恶的一生虽然会在一个月之后被终结,但只要有人继承他邪恶变态的思想和衣钵,即便他死了但凯撒会永远存在,亦如留在墙上的血字。

“可能连他都没有想到,最终他被自己最满意的学生送上行刑台。”景承一脸麻木的空洞。

他最后说出那些罗马皇帝的名字,其实就是在暗示凯撒虽然遇刺身亡,但他的统治却并没有中断,后代继承了他的帝国并且一代一代延续传承下去,历史不断的更替皇帝也不断的被替代,唯一不变的就是凯撒的名字,这个名字最终成为了不朽。

“如此说来凯撒的门徒是你之后才出现的。”

景承摸着下巴默不作声点头,好半天才说出话,凯撒真正的含义是头衔,或者说仅仅是一个符号而已。

“时间范围还能缩小,抛开心理扭曲变态来说,他的确具有极强的精神统治力,如果心智有偏差的人很容易受到他的蛊惑,但要把一个正常人变成变态杀人狂,除了需要精神奴役和心理暗示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如果凯撒没有被抓获,我相信他能轻而易举做到,但被关押在监狱中,他要同化扭曲一个人需要很长的时间,就是说在他被关押的这两年,他一直都在归化他的门徒。”

我在心里细细回味景承说的话,顿时大吃一惊:“你弄错的就是一直以为凯撒是人名。”

“一个被关押在监狱中的人怎么可能做到?”

“罗马皇帝为了尊崇凯撒,便以其名字作为皇帝的称号,因此凯撒伴随着整个罗马帝国一直流传下来,并且延续至今。”景承点点头说。

“这还不是最困难的,他要找的是能传承思想的门徒,因此这个人不会随意挑选,根据目前的情况暂时知道应该有两个门徒,在凯撒挑选门徒之前,首先要确保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智商,然后是对他精神统治绝对的臣服,当然还有对罪恶向往的邪恶本质。”景承揉了揉鼻梁面色严谨。“需要满足的条件太多,可对于一个被关押的重刑犯来说根本做不到。”

“凯撒!”我恍然大悟。

“他需要通过筛选才能确定合适的门徒,但凯撒在这里接触到的只有犯人,他没有机会再接触到监狱以外的人,那他又是怎么找到门徒呢?”我大为不解喃喃自语。

“凯撒一词,不管是拉丁文还是德、奥、俄等国所用的词汇,均为大帝的意思,他在临死前最后所说的那些名字,屋大维、尼禄、盖尤斯、克劳狄亚斯、多米提安,这些人都是罗马帝国的皇帝,但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后缀名。”

“时代之星凶案所用的手法是凯撒的,行凶的细节和方式都属于绝密,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这说明凯撒在被关押期间和外界一直都有接触,但我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和门徒交流和沟通。”

万神殿的落成为罗马帝国两千年的辉煌拉开序幕,万神殿用以供奉奥林匹亚山上诸神,在多神崇拜盛行的当时,凯撒被赋予了特殊的神性。

“不一定非要是监狱外面的人。”我一脸认真说。

景承停下脚步站在我身边解释,凯撒遇刺身亡后他的养子屋大维击败安东尼开创罗马帝国,并成为第一位帝国皇帝。

“监狱里面……”景承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监狱里除了犯人之外还有警察!”

“那是因为什么原因?”我追问。

“凯撒是重刑犯,任何接触他的人员都会被严格登记,只要核对提审凯撒的警员,在和你警局的人交叉对比,重合的那个就是他的门徒!”我眼睛一亮,感觉终于在混沌中看见一丝曙光。

“你所说的凯撒,全称是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他是罗马帝国的奠基者,被历史学家视为罗马帝国的无冕之皇,但真正让他名字传承下来的并非是他的独裁统治。”景承面色沉重。

景承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他带我去见之前见到的警督,交谈后我得知他是狱政管理处处长,名叫齐国栋,负责城北监狱犯人的收监、押解和调遣。

我点点头,凯撒是罗马共和国末期杰出的军事统帅和政治家,他率军占领罗马,打败庞培集大权于一身,实行独裁统治,最后被元老院成员暗杀身亡。

齐国栋从文件保险柜中拿出提审凯撒的档案,上面清楚的记载了提审的时间和人员,我逐一查看这些名字,竟然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景承来回走了几步渐渐平静下来。“你知道历史上的凯撒吗?”

“难道我想错了?”我失望的叹口气。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指着身后的黑楼问。“那刚才我们看见的难不成是鬼?”

“国际象棋的输赢取决于比对手能向前多看几步。”景承做到椅子上,表情很淡定,好像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凯撒布置这一切,并且每一步都在他的计算之内,你能想到的,凯撒同样也能想到,他不会愚蠢到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凯撒指的不是人。”

“还有一个可能,观测者并不一定就是我的同事,或许就藏匿在这份档案的名单中,既然是警察就有机会接近我,并且像时代之星的凶案一样,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我的一举一动。”我心有不甘说。

“什么事?”

“你看看档案上这些警员的年龄,最小的也有40岁,他们都不是最佳的塑造期,如果给凯撒时间的话或许他能做到,但通过档案的时间记载,凯撒不是神他只不过是一个变态的杀人狂,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去扭曲一个人的思维和心智。”景承想都没想便否定我最后的希望。“何况这份档案上记载的警员我都认识。”

“我一直弄错了一件事。”景承眉头紧锁,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中回答。

“你认识?”我一脸诧异。

我追了出去,在黑楼外拦住景承,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都是参与抓获凯撒的警员,每一个人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他们可能不是警队中的精英,但却是最适合侦办这起案件的人,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的性格缺陷,像凯撒这样追求完美的变态杀人狂,是绝对不会选择这些人当门徒。”景承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