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十一章 困兽的丧钟

第十一章 困兽的丧钟

我用一种高高在上蔑视的目光审视着凯撒,然后同样微笑着告诉他。

“什么事?”他从容的对我微笑。

在一个月后,他将会在法警的押送下前往死刑执行室,被四条皮带固定在冰冷的执行台上,确定无误之后执行法警会开启注射泵开关。

“你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但有件事我却比你知道的清楚和详细。”我目不转睛盯着凯撒。

化学药剂会推进到他的血液中,随着体内化学药剂增加,渐渐停止呼吸与心跳。

我按住景承的手,像凯撒这样的心理变态杀人狂,对死亡都不会敬畏又怎会屈服于武力,他希望看见景承被激怒这会让他得到满足。

“你认为我会畏惧死亡?”凯撒没有任何被触动的反问。

对面的中年人一动不动,面带微笑注视着景承的宣泄,好像他很愿意看见景承现在的样子。

“不,我想告诉你的是,从你被押上执行台到死亡,这中间只有2分钟不到的时间。”我不以为然的和他对视,目光没有丝毫迟疑。“你的罪恶会在两分钟之内伴随你生命消亡,最后连同你的肉体一起腐烂的还有你变态的精神和妄想,以及你的名字!你永远不会被人铭记和提及,伟大从来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即便从你口中提到都是一种玷污,你唯一能得到的就是被遗忘。”

景承从椅子上冲起来腮帮不断的起伏,我听见他牙齿摩擦的声音,握成拳的手不停在颤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彻底狂暴的野兽,如果没有阻挡,我绝对相信他会把对面的人撕咬成碎片。

景承紧绷的身体在我说完这段话后慢慢松弛,他重新恢复了平静:“你永远得不到传颂,你梦寐以求的一切最终都会在六尺地底腐烂,甚至连一块刻下你名字的墓碑都没有,唾弃和诅咒是献祭在你坟墓上的花。”

中年人抬头望向我,他的微笑带着几分骄傲的荣耀:“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凯撒的笑渐渐在收敛,直至嘴角的弧度回归平常,他一言不发审视着我,缓慢的吸气目光游弋到景承身上。

“你,你就是凯撒!”

“你说我的名字会被遗忘,真是这样吗,比如你,你会忘记我吗?你想要的答案只有我能告诉你,在你有生之年,为了这个答案你会一次又一次想起我,我的名字会交织在你的一生。”

我猛然抬起头目瞪口呆看着对面的中年人,嘴角蠕动一下。

“什么答案?”听凯撒所说景承似乎一直在追查什么,我在旁边问。

“在烈焰中我看见他们的毛发首先焦曲,然后是皮肤开始灼烂,慢慢的扩散如同绽开的花,油脂在烘烤中滴落发出吱吱的声音,空间中弥漫着烤肉的味道,还伴随着他们的哀嚎如同音乐般动听……”中年人的优雅如今落在我眼里变的诡异。“对了,这是我唯一一次没有赐予忏悔的机会,因为在我看来,毁灭一个天才的罪恶是不可饶恕的!”

景承没有回答我,有些颓然的深吸一口气:“你在行刑前把我引到这里,我以为你会告诉我结果,现在看来并非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引我来?”

景承的情绪显然有些失控,我能清楚看见他手背上起伏的青筋。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作用,比如这些棋子存在各有各的职责,我想见到的并不是你。”凯撒把棋子重新摆放整齐,抬头的时候目光看向我。

我大吃一惊,对面这个儒雅的中年人竟然杀了景承的父母!

景承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的目光也落在我身上:“你想见的人是他,你把我引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带他来这里。”

“他们被世俗蒙蔽了眼睛,永远不明白追求真理的崇高,伟大是需要捍卫和付出牺牲的,亦如布鲁诺为了维护真理不惜殉道被烧死在鲜花广场,那么试图摧毁天才的人也应该受到同样的惩罚,所以……”中年人并没有停下,温文儒雅的继续说。“所以我选择了火刑,最原始的刑法,他们需要在烈焰中得到洗涤和涅槃。”

在景承和凯撒的注视下我有些茫然:“我根本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见我?”

“够了!”景承的声音像是野兽发出的低吼。

“国际象棋最深奥的核心就是能向前看多少步,只要永远被对手看的远,才能运筹帷幄掌控全局。”凯撒专心致志看着我。

“你是难得一见的犯罪心理学天才,你的分析、洞察和敏锐还有智商,是我见过最稀有的瑰宝,可你父母呢,却希望你穿着光鲜亮丽的服饰,坐在富丽堂皇的办公室,接管他们引以为豪的公司,他们试图用物质让你沉沦和堕落,他们在毁灭一个天才,这是罪恶,所以必须被惩罚。”

“难不成临死前,你还打算交我下棋?”我蔑视的冷笑。

景承的笑意刹那间凝固,我看见他手低垂下去在中年人看不见的隔断下拽成拳,这种眼神如同被激怒的野兽。

“不如你告诉他,现在播放的这首曲子叫什么。”凯撒对景承说。

“人总是在死后才会被追忆,所谓的伟大只有经过时间的沉淀才会显现,舒伯特、卡夫卡、凡高……实在太多,他们都是曲高和寡,但却在死后轰动世人,世俗的人永远发现不了伟大,只会湮灭和摧毁伟大,比如……”中年人身上往后靠了靠,即便翘腿也举止优雅。“比如你父母。”

景承沉默片刻声音黯然:“死与少女。”

“舒伯特为后人留下大量的音乐财富和不朽的名作,他被世人所颂扬缅怀,这才叫精彩,你呢?你又留下了什么?”景承摊开手用蔑视的眼神注视对面的人。“什么都没有。”

我大吃一惊想起发生在时代之星的凶案,还有那个失踪的少女,就是说凯撒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来,他谋划了一切从布置凶案陷害我,然后引我去见景承,直到我如今站在这里每一步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生命的篇章不在于长短而是精彩。”中年人谈笑风生。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急切追问。

景承缓缓抬头往前靠了些,隔着玻璃直视中年人冷冷一笑问。“你想证明什么?证明自己和舒伯特一样伟大?还是想证明你们都是英年早逝?”

“你该问他们为什么会死。”中年人又恢复了之前的优雅淡定,像是运筹帷幄的胜者。“你只有找到这个原因才会救其他人。”

“这位被视为古典主义音乐的最后巨匠,一生都没有得到过认可,他在维也纳举行作品音乐会,但没有一个评论家到场,六个月后死在维也纳,终年仅三十一岁。”中年人谈吐儒雅,而且给人感觉学识渊博。

“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她在精神上被折磨摧残……”我忽然停止,眉头一皱惊诧不已。“救其他人?难道会被谋杀的不止失踪的少女?!”

“舒伯特。”景承态度傲慢。

凯撒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我震惊,我还想追问下去四个法警打开监室后面铁门走进来,监室中的音乐也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刚好一个小时,凯撒站起身很配合的戴上脚镣手铐。

“你什么时候开始介意世俗的眼光。”中年人依旧波澜不惊,面带笑容指着广播问。“知道这首D小调弦乐四重奏是谁写吗?”

他在被押出房间之前,转身对我指了指自己左手手腕,脸上浮现着扑朔迷离令人不自在的笑意。

景承还是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声音充满了嘲讽:“所以我今天才会来,免得被人说不尊师重道,可惜像你这样桃李满天下的犯罪心理学教授,到最后除了我之外竟然没有学生来送你最后一程。”

我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思,因为我手腕上还戴着倒计时的手表,上面时间的变动预示着生命的消亡。

我眉头微微一皱,关押在监室中的中年人竟然是景承的老师。

我知道不可能再从凯撒口中问出什么,这是他最享受的变态游戏,他或许把我写在脸上的无助和焦虑当成临死前的颂歌,身旁的景承却陷入沉默,我不认为他是在担心有多少人会被谋杀,他好像被某种疑惑所困扰。

“你是我众多学生中天赋最高的,在犯罪心理学领域你绝对出类拔萃,你如今的一切都是我教你的,如果非要承认的话,那我也是输给自己。”

监室的门被关上那刻,凯撒忽然回头看向景承,自信伪善的笑容挂着嘴角,张合的嘴里念出一串人名。

“可现在关在里面的是你。”景承尖锐的反击。

屋大维、尼禄、盖尤斯、克劳狄亚斯、多米提安……

“我没有输。”中年人声音淡定。

这些人名让我一头雾水,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身旁的景承神情大变,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慌乱,转身急匆匆离开监室。

监室的广播中响起舒缓的音乐,中年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侧耳聆听仿佛很陶醉,豁朗的笑容让我绞尽脑汁也猜不出他所犯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