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一章 逃犯

第一章 逃犯

你可能已经厌倦了碌碌无为的生活,因此终日虚度光阴,既然时间对于你并不重要,那我就和你玩一个和时间有关的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救赎。

……

在游戏开始之前,你先要明白这个游戏的规则。

我本能的反应是想要清除这条短信,这只会让我愈发解释不清,可或许是出于好奇,我还是鬼使神差的点开那条短信。

第一、通知警察或告知其他人。

密封在塑料袋中的手机屏幕闪亮,一条短信映入眼帘,或许是死者亲属或者是朋友发来,我正打算通知门口的警员,却在短信上看见自己的名字,这是一条发给我的短信!

第二、违反游戏规则。

叮!

第三、最重要的第一点,你只有168小时,在规定时间内完不成游戏。

便衣掐灭烟头离开审讯室,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的确应该好好想想,三个小时之前我还是一名值班警员,为什么现在却不明不白变成了杀人凶手。

那么你下次看到她时只会是一具尸体。

“你好好想想,如果想说就找我,希望你在警校没有白学,现在出了人命,自己说出来总比我说对你有利。”

……

我再次哑口无言,我找不到时间证人,这就意味着我没有不在场证据,再加之如今摆在桌上的这些东西,足以让我成为证据确凿的凶手。

我大吃一惊,发这条短信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这也是唯一能证明我清白的证据,正想去叫门口的警员,短信再一次出现在屏幕。

……

看来你还没明白游戏的规则!

“谁能证明?”

随即一段视频传过来,画面很漆黑,我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惊魂未定的女生坐在椅子上,手脚被捆绑眼睛中透出无助的惊恐,她身后的阴影是一个人,一把明晃晃的刀正放在女生的脖子上。

“我休假,在宿舍睡觉。”

我认识这个女生,在凶案现场我看见过受害人一家的合照,视频中的女生正是下落不明的唯一幸存者。

“法医已经确定两名死者的死亡时间,是7月15日凌晨2点,案发时间你在什么地方?”

发短信的人就是真正的凶手,而且我如今的一举一动全在这个人的监视之中,我震惊的回头发现外面根本没有人,这是一个疯子,把杀人当成游戏的疯子,我相信这个人不是在装模作样,我若是行差踏错,人质势必性命不保。

“……”我茫然的摇头。

我回复短信,问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谁邮寄的?”便衣反问。

很快传回的短信让我瞠目结舌。

“这是有人邮寄给我的。”我慌乱的解释。

椅子下面有手铐的钥匙,和一张房卡,出去以后去分局对面的酒店。

他又把那部手机推到我面前,声音更加冰冷:“在上面我们除了提取到女受害人指纹外,还有你的指纹。”

我震惊的在椅子下摸索,竟然真找到钥匙和一张酒店304号房间的房卡,用胶带固定在我触手能及的地方,突然意识到所有的一切早就是事先安排好的,从三天前我接到那个报警电话开始。

他拿起旁边被密封的证物,一张脚印的照片放在我面前,冷冷告诉我,这是根据女受害人手机中视频找到的那处洗手间,从厕所门上提取到的脚印和我的正好吻合。

不,或许更早,有人已经计划好着一切,但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算计一个默默无名的值班警员?

“我最慢让人开口的记录是16小时,我看你应该破不了这个记录。”便衣的声音让人更绝望。

我看着手中的钥匙和房卡,发现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留在这里我百口莫辩根本解释不清楚一切,可如果我按照短信的提示去做,我不但会不明不白成为凶手,而且还变成一个畏罪潜逃的凶犯。

便衣深吸一口烟目光变得尖锐,把审讯灯转向我,刺眼的白炽光让我睁不开眼睛,这是惯用的审讯手段,让嫌疑人有一种无所遁形的绝望。

但只有这样才能救那个女生,她是凶案唯一的目击者,也是唯一能为我洗脱嫌疑的人,无论如何我必须在7天的时间内救回那个女生。

“说,说什么?”我惶恐看着他。

我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仓促的打开手铐,瞟见在二楼拐角抽烟的便衣和警员,我拿着那部手机往楼下走,或许是我还穿着制服的原因,根本没有人留意我。

“你也是警员,这里的规矩和流程你应该都懂,咱们就废话少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吧,从头开始说。”便衣翻开卷宗,一边弹烟灰一边冷冷看着我。

走出分局时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打开是线路图用红线标示出一条迂回的道路,我按照上面的提示快速走动,渐渐我发现这是一条能避开监控的路线,绕了一大圈后我又重新回到分局的对面,埋头走进酒店的304号房间。

便衣把我带回局里,被刷成白色的审讯室让人有一种孤立无援的绝望,便衣或许是太疲倦的原因样子很憔悴,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点燃一支后瞟了我一眼。

这个房间的窗户正好对着分局,整个分局已经乱了套,所有警员如临大敌一般急匆匆到处搜查,此起彼伏的警笛声中,警车不断开出向不同方向追踪。

三天前的报警电话、匿名邮寄给我的手机以及发生在这间房中的凶案,我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卷入一场扑朔迷离的凶杀案,如今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表情呆滞的我。

叮!

我终于找到这部手机的主人,可现在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所有的一切。

手机响起上面显示是未知来电。

来电的铃声竟然是从我身上传出,慌乱的在身上摸索,直至那部手机被我拿在手中,那一刻我不由自主蠕动喉结,上面来电显示的头像正是如今坐在椅子上的男死者。

我再三犹豫还是按下接通键,里面传来一个明显利用变声器改变的声音:“看来你很适合这个游戏。”

来电铃声猝然在凶案现场的房间中响起,所有勘察现场的警员纷纷停止了动作,都在搜索着声音的来源,最终视线不约而同聚焦在我身上。

“你就是一个疯子!”我压低声音怒不可歇。

便衣让警员拨打出去,免提音中传来手机被呼叫的声音。

“我不在乎别人骂我,只要他们怕我……”

经过勘查这些东西分别属于卧室中的男女死者,但是却没有看见女死者的手机,在男死者的手机上有一个还没拨出去的号码,证实是属于女死者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分不清那声音到底是男是女。

钱包、钥匙和手机。

“歌山镇矿坡51号,把411室的人带出来。”

一个警员在便衣耳边低语,他再次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然后示意我跟着去客厅,在茶几上整齐的摆放着两排东西。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从所有警员的目光中看见了质疑,以及对嫌疑犯才有的冷漠和警戒,我试图去说点什么,但墙上的血字让我的解释显得苍白无力。

“你还有166小时。”那声音太阴沉冰冷,中断了片刻后我听见话筒中传来时钟走动的声音。“滴答、滴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