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我来,我见,我征服。

我来,我见,我征服。

当时我接到的电话就是这个手机的主人打来,我骤然一惊已经没工夫去管这个手机怎么会邮寄给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视频里接连传来厕所门被踢开的声音。

7月14日,凌晨三点!

第四声的时候,视频中已经听不到我的询问声,那个女人就是在这个时候挂断了电话,我感觉画面抖动的愈发厉害,可以去体会女人当时的恐惧,即便仅仅看着视频我的心也提了起来。

画面抖动一下,声音从旁边传来,我猜猜是前面厕所门被踢开的声音,我突然想起两天前接的那个没有声音的报警电话,视频上有时间显示。

可偏偏这个时候外面出奇的安静,踢门的声音再没有传来,视频一直对着紧闭的厕所门,我下意识蠕动喉结感觉那门随时都会被踢开,但过去很久视频犹如被定格一般,除了轻微抖动没有丝毫的变化。

砰!

这段视频的时间不短足足拍摄了三个小时,我拉动进度条快进发现后面的画面并没有任何变化,或许她把这东西当成自己最后自卫的武器,我继续快进视频快结束的时候,时间显示是早上6点13分。

视频中那个女人沉重恐慌的呼吸声立刻停止,我相信她当时应该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以至于她的呼吸很细微。

或许是那个女人已经意识到危险远离,画面中出现她怯生生的手,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打开了厕所的门,视频的画面在转变,她应该是探出身体向外张望,视频拍摄到洗手间的一切,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就在这时视频中出现另一个声音,应该是洗手间的门被推开,我意识到这个女人应该是遭遇到跟踪被迫躲到洗手间,而追她的人如影随形跟到这里。

我听见视频中重新出现的沉重呼吸声,透着一丝劫后余生的松软,又传来拨号的声音,估计是女人发现一直没有关闭的摄像头,因为太紧张不小心触碰到前置摄像头。

我顿时猛然一惊,她拨打的是110,而接电话的人正是我!

连同一起被开启的还有前置闪光灯,我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样子,凌乱的长发下是一张惊魂未定的脸,闪关灯映照在她脸上看上去是那样苍白恐惧。

这里是110报警指挥中心,请问……

可就在我看见她脸那一刻,后背乍然冒出冷汗,摄像头聚焦在女人的脸上同样也拍摄到她的身后,一个模糊的人影就站在她后面。

视频中有手机拨号的声音,只有三个音调的变化,她拨出去的号码只有三位,视频能记录内置话筒的声音,我清楚的听见话筒中传来的声音。

那个尾随她到这里的人根本没有离开,整整一个晚上都默不作声一直都站在她身后!

画面中我看见一双穿着高跟鞋的脚,当时拿着手机的应该是一个女人,我意识到不是画面在抖动而是这个女人的手在抖,视频中有那个女人牙齿相互磕碰的声音,想必当时一定遇到让她很恐惧的事。

视频中那个女人应该也看见了手机中的影像,在一声尖叫中视频戛然而止,而我的手却抖的厉害。

就在我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发现空空如也的手机里面有一段视频,我好奇点开后看见抖动的画面,在忽明忽暗不断闪烁的灯光中,依稀能辨认出应该是某处的洗手间,这段视频不像是有意拍摄,推断是手机的主人无意中打开了摄像头。

砰!

我关上门想看看手机里面到底有什么,可里面没有任何通话记录和短信,通讯簿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在手机的主人和来历。

门外传来重重的敲击声,我惊出一身冷汗手机差点掉落在地上,开门看见两个穿制服的警员站在外面。

我第一时间通知附近警力前往调查核实,下班前又陆陆续续接到的报警电话都无关紧要,我一直惦记早上7点那通电话的出警结果,办理完交接班手续,去更衣室的时候手机已经可以开机。

他们询问我是不是接到时代之星小区B栋703室报警电话的人,我一边擦拭额头冷汗一边点头,他们面无表情向对讲机汇报,我听见对讲机传来的声音,让带我过去。

我回拨过去电话一直没人接听,来电号码是一个座机,我立即按照程序调阅这个座机号码的安装地址,显示是昌平区梁家岗的时代之星小区B栋703室。

我不由分说被他们带上车,一路上我问去什么地方没有人回答我,车停在一处小区门口。

17日早上7点整!

时代之星。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被挂断,我看向来电的时间。

我被带到B栋703室,阴暗的房间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进进出出是负责勘查现场的警员,我被带到一个穿便衣的人面前。

话筒那边伴随女人哽咽的还有古典的音乐声,我连忙试图询问情况,可话筒中只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整整持续了一分钟自始至终没有听见说话的声音。

他询问我接到报警电话的经过,我一五一十的回答,但发现他看我的眼神不像是对待同事,更像是在审讯犯人。

我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年轻女人细微的哭泣声,我立刻警觉起来,一般女人打电话报警多半都是歇斯底里,声音越大反而越没事,就是这样轻微的抽泣才是最可怕的,因为那意味着恐惧。

便衣带我走到卧室,粉红色的房间布置的很温馨,各种可爱的公仔透着青春少女的气息,一看就是女生的房间,不断明灭的闪光灯照亮了房间,粉红色的装修基调已经被触目惊心的血红所替代。

世界杯结束后报警电话明显少了很多,一晚上都心不在焉老是惦记谁给我邮寄的手机,快下班的时候正打算抽空去看看,忽然报警电话响起。

两张椅子放在公主床的旁边,椅子上坐着一男一女,从摆放的角度看是注视着床,像是一对夫妇在慈爱的看着熟睡的孩子,只不过如今坐在椅子上的已经是两个死人。

我没有买过手机,更不用说是用过的手机,因为没电无法开机一时好奇借同事充电器,想看看手机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值班的时候是不允许带手机我随手放在更衣室。

他们的眼睛都被挖去,剩下两个留着黑血的窟窿,舌头从嘴里被拽出来长长的吊在外面,身上有数十道不规则的刀伤,脖子被利器割开,喷溅的血染红了整张床,鲜血肆意的流淌在椅子下形成血泊。

上夜班最大的好处就是第二天可以休息,16号晚上我去接班时,门卫室有一个邮寄给我的包裹,邮寄人姓名和地址还有电话都是空白,拆开后里面是一部九成新的手机。

我一直向往有一天能站在凶案现场,这也是我报考警校的初衷,但现在才发现,现实和理想之间的距离原来是这么远,我的胃像是被人踢了一脚,翻江倒海剧烈的收缩。

那天晚上打电话报警的很多,大部分都是酗酒打架之类,我猜想应该是因为阿根廷最终输了比赛的原因,而那通没人说话的电话再没有打进来。

便衣习以为常,冷冷盯着我问,认不认识死者?

在报警指挥中心时间长了,对各种稀奇古怪报警电话早已见惯不惊,因为无法确定报警人地址,我只能按照程序将电话记录下来。

我强忍住多看几眼椅子上的人,事实上他们的样子已经很难分辨,我把目光移开很难受的摇头,而且在没接到今晚报警电话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时代之星这个小区。

警校毕业后我在110报警指挥中心值班,每天的工作就是接听报警电话,每天周而复始做同样的事枯燥而乏味,已经违背了我当初报考警察的初衷。

我忽然想起报警电话中我还听见年轻女生的哭泣声,我连忙追问女生的安危,便衣摇头告诉我在房间中,只发现两名死者。

我连忙回拨过去,但显示该号码暂时无法接通,尝试了很多次依旧联系不上。

然后他继续加重语气重复之前的问题,问我是否认识死者,我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我反问他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可我自始至终没有听见说话的声音,只感觉话筒那边的鼻息声停止,当我听到第四次传来声响时,电话被挂断。

便衣的对旁边的警员点头示意,警员走到门口打开房间的灯,我这才注意到,公主床正对面的墙上是两行血字。

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

第一行写着。

但我无法分辨声音的性别,来电显示是一个手机号,我试图和话筒那边的人询问情况,突然话筒中传来很清楚的声响,像是什么东西被踢开。

我来,我见,我征服。

说到一半我就感觉不对劲,一般来说打进电话的人没有耐心听完我前面的话,可这一次电话那头出奇的安静,隐约听见话筒中传来沉重的鼻息声,和明显经过克制的喘息。

第二行是一串数字,位置在第一行的右下角,像是一个落款署名。

这里是110报警指挥中心,请问……

当我看见那串数字时,嘴慢慢恐慌的张开。

那通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进来,我拿起话筒程序性的重复已经烂熟于心的话术。

504857!

我清楚的记得这是阿根廷和德国世界杯决赛开始的时间。

站在我身边的便衣和警员纷纷看向我还没来得及更换的制服。

7月14日,凌晨三点。

我叫秦文彬,警员编号50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