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小说集 > 造彩虹的人 > 第5章

第5章

“那倒不是。你说的那个音乐会真的好玩吗?据说要有人介绍才行啊。”

“我又不是故意偷听的。”政史指着耳朵笑了笑,“我只是想,如果你们真的想去,我倒是可以帮帮忙。莫非你其实不太想去?”

“真的啊。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

“讨厌,你都听到了吗?”由香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等等。刚才那个女生,她叫薰。我先跟她商量商量再回答你,可以吗?”

政史在旁边听着她们的对话,暗想,这就是机会啊。他开始等待由香一个人待着的时候。进入午休后不久,绝佳的时机就出现了。政史叫住独自走在走廊上的由香,告诉她自己可以想办法带她去光乐家的音乐会。

“嗯,可以啊。”

“是嘛,我本来还指望由香你呢。”女生又遗憾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了教室。

政史话音未落,由香就快步离开了。但她很快又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没想到志野会主动跟我说话。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怎么会知道啊,听都没听说过。”

“如果这能改善你对我的印象就好。”

“我就想啊,由香你会不会知道点什么呢……不过看来你是不知道了。”

“对,是改善了。”说完,由香再次转身离开了。

由香又“嗯”了一声。这次的声音跟刚才有点不一样了。

我真的变了啊,政史当时想。以前一直很在意的那个人的眼神,如今他已经完全不会过分介怀了。既不会纠结于琐碎小事,也不会一天到晚愁眉不展。简单来说,就是他再也不会害怕了。他甚至感到奇怪,自己一直以来究竟在害怕什么。

由香话音未落,那个外班的女生就一脸认真地摆起了手。“应该不是假的。只是据说那里管理特别严格,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的。而且是在半夜举行。至于地点嘛,就在我家附近,由香可以到我家去睡。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人介绍。”

当然,政史是知道原因的。多亏了那道光。自从与白河光相遇,沐浴在他演奏的光芒中,杂念渐渐从脑子里消失,一切开始好转。看着光芒,自己会沉醉其中,仿佛灵魂已经脱离了肉体,上升到更高的境界中。那应该能称为自我超越吧。而演奏结束后,他又会感到全身的神经都受到了洗礼,很容易就能够集中精神,活力也愈发高涨了。政史的成绩实现了飞跃式的进步。他感觉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做好。

“啊,什么嘛。那听起来有点假呢。”

叫住由香那天放学后,由香主动找到了政史,让他带她们去看光乐家的音乐会。

“是啊,可惜没人介绍。跟我说这件事的那个女生自己也没去过,是听朋友的朋友说的。”

“二班的薰和凉子也想去,可以吗?”由香用讨好的目光看着他。

“嗯……”由香略显疑惑地点了点头,“那么,你想去看看?”

当然没问题啊,政史回答。

“据说是真的哦。感觉很舒服。”

第二天晚上,政史一个人离开了家。因为总是坚持要送他去的母亲今天正好外出旅行。他觉得这样更好。就算母亲不出去旅行,他也觉得该拒绝她接送了。他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跟由香等人碰头,一起前往会场。

“真的吗?”

“哇,原来这里这么壮观啊!”这就是由香见到会场后的感想。紧接着,她又对负责看守的暴走族感到震惊,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建筑内部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安。可是,给她们带来最大冲击的,终究还是光的演奏。

“该说是演奏,还是音乐会呢?总之啊,听说那个很漂亮呢。而且不仅是漂亮……”说到这里,她弯下身凑到由香耳边说了些什么。

即使在演奏结束后,由香等人都许久没有动弹。政史也沉浸在强烈的恍惚中,但那几个女生头一次沐浴在光乐中,受到的影响似乎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许久之后,她们脸上依旧是一副如梦似幻的表情。

“做什么啊?”

后来,由香开始特别亲近政史。想必是因为光乐给她带来的感动过于强烈,连带她去会场的政史在她心中的形象也得到了美化。又或许,其中还包含了一点拥有同一个秘密的同伴意识。不管怎么说,为了保住由香好不容易才对他产生的好感,那个音乐会是不可或缺的。

“你说什么呢,当然不是啊。据说是用光来做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

“光乐家?那是什么啊,跟我们上课的科目有关系吗?”他听到由香在斜前方的座位上笑着说。当时正值课间休息,外班来了一个女生站在她旁边。政史后来才知道,那个女生的名字叫薰。

那座在建的市民中心里已经不会再举办音乐会了,连那个神奇的发光乐器也被光带走了。

大约两周前,政史听到由香跟一个叫薰的朋友正在谈论某个神奇的音乐会。

光的说法是,迟早会有政府的工作人员进入这里。至于光乐演奏,因为一些人的父母看过了,现在已经在市中传开。这些传闻迟早会让政府的人知道。届时他们一定会对自己浪费税金的事实敷衍了事,出手阻止孩子们擅自进入未完工的建筑,理由无非就是这里很危险、不能进去、这里还在建设、最近正准备让工程重新开始之类吧。可是在罗列了那些理由之后,他们一定又会把留作工程建设用的电源切断,最后还会封锁人们能够进出的地方,并监控一段时间。总之,对于没有记录在自家工作指南上的事情,那帮人表现出来的是彻头彻尾的嫌恶。

政史抬头看着她的背影,默默地想,如果下一场音乐会不早点举行,那个笑容可能不会持续太久吧。

光还说,跟那种人争论只不过是浪费时间,反倒是不跟他们碰面更为妥当。而且对他们来说,碍事的小孩子在自己动手之前主动离开,肯定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真的?一定要啊。我们约好了哦。”说完,由香好像看到朋友走在前面,对政史留下一句“再见”,便快步跑上了楼梯。

很快,事实就证明了光的预想是正确的。撤走乐器三天后,他们就听说市政府的人来调查市民中心了。政府职员们似乎证实了有人擅自使用过那个地方,但后来并没有把事情闹大,恐怕是担心市民们会重新关注这座由于计划不周全而使得税金全部打了水漂的烂尾楼吧。

“可以是可以……”

现在的问题是,今后音乐会该在什么地方举行。暴走族——蒙面破坏神的人说会去找找无人使用的舞台,可政史并不知道他们的进度如何,但目前也只能靠他们了。

“没错没错,他是叫光吧。嗯,我想让你帮我介绍介绍。”由香睁着大大的眼睛说。

政史已经超过一周没有接触光的演奏了。除去此前被父母禁止深夜外出的那段时间,他还未曾有过如此漫长的等待。要等到什么时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目睹那绚烂的光之旋律呢?即使没有由香的催促,政史也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着下一场音乐会。

“介绍?光吗?”

政史的班级教室在三楼。他坐在第四排靠窗的位置。

“唔,真的吗?唉,我还得跟薰她们解释一遍。”由香扫兴地说完,又把脸凑了过来。政史闻到她头发上的香味,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了。“哎,志野,不如下次帮我介绍一下吧。”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政史握着自动铅笔,看着老师的脸,准备记笔记。数学老师两只眼睛圆溜溜的,面相有点凶,看起来就像扁鼻子的天狗。

“我也不清楚。”

“下面来讲存在于这个空间,与直线L直角相交,通过点P的平面的公式导出——”

“休息到什么时候?”

老师语速飞快地说着什么。政史试图认真听他说话。可是待他回过神来,却在想其他无聊的事情。老师早已讲起了别的内容,他只能慌忙翻动教科书。得好好听讲,好好上课。尽管他心里这么想,意识却无法一直集中在老师说的话上。他总是一不留神就开始想别的事情,紧接着集中力就消失在九霄云外了。

“演奏的人啊。他说有点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他开始缺乏注意力了。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持续很久。而且每天都很烦躁,回到家后也无法安静地坐在书桌前学习。现在也一样,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后面讲悄悄话的同学吸引了。

“休养?谁啊?”

政史很清楚,这是因为他太久没有沐浴光乐了。此前他被禁止深夜外出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今早由香说他没什么精神,其实是戳中了他的痛处。

“其实现在还在休养。”政史低着头,一边走上楼梯一边说。

他突然想,莫非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没有那些光就一无是处了吗?这个想法让他心里一沉。

再带我们去一次吧。说这句话时,由香用上了撒娇似的声线。她以前可是从来不屑于做这种事的女孩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只是因为那些光让他得到了太多好处,自己才会这样想的——政史强迫自己抛开那种想法。他努力凝视着老师的脸,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课堂上。

“凉子和薰都觉得那个太棒了。她们还想去。我已经跟她们约好了。所以拜托你,再带我们去一次吧。”

突然,老师的鼻尖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啊,你说那个啊……”果然是说那个啊,政史心想。这个提问对现在的他来说可谓折磨。

政史瞪大了眼睛。那个光点渐渐扩大,很快就包裹了老师的全身。紧接着,光变成蓝色,很快又变回红色。从红色到蓝色,从蓝色变回红色。颜色变幻的频率一点点变快,最后两种光混合成了紫色的光芒。

“对了,志野,”走进教学楼后,由香压低了声音,“上回那个音乐会,我还想去,下次是什么时候啊?”

这到底是什么?政史脑中并没有蹦出这个想法。他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变幻的光芒。在他感到不可思议或异常之前,首先出现在脑海里的反应,竟是对那美丽光芒的感慨,和想要融入那道光芒的心情。紫光在向他靠近。他依旧呆呆地注视着那道光。

两个人并肩走了起来。要到教学楼必须穿过操场。最近经常下雨,到处都是水洼,再加上短时间内有很多学生走过,因此必须非常小心,以免一脚踩进泥潭。

“喂,志野!”光芒中传来一个声音,“喂,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我没事。”

政史的身体被猛烈地摇晃了一下。光芒迅速消失,当中露出了数学老师的面孔。“啊,老师……”

憧憬已久的清濑由香在关心自己。这在不久前还是难以想象的奢望。

“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一头汗。”

“真的吗?对了,你到底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由香一本正经地问道。

“呃……”政史摸了摸脸。掌心沾满了汗水。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真的只是羡慕你啊。”

“喂,你没事吧?”老师注视着他的脸。

清濑由香眯起眼睛瞪了他一眼。“什么意思啊!总是精神饱满,说得我好像笨蛋似的。”

“嗯……我没事。”政史取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余光看到清濑由香正回过头,担心地看着他。

“清濑总是精神饱满,我真羡慕你。”他淡然地说。这样的对话对过去的政史来说绝无可能。

那天放学后,政史收到了一张明信片。看到寄信人的名字,他猛地松了口气。那上面写着三个字——光乐家。明信片背面写着几行字。

如果换作以前的政史,被由香这样搭话必然会立刻感到全身发烫。不仅如此,他也必然无法正视由香的脸。可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了。

时间六月三十日(周二)晚九点

“怎么了?你好像没什么精神啊。”由香向右歪着鹅蛋形的脸颊问道。

地点白鸟公园露天舞台

刚走进大门,志野政史感到有人在后面拍了他的肩膀。他回过头,发现穿着藏青色制服的清濑由香正对他露出微笑。

(雨天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