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小说集 > 秘密 > 第20章

第20章

“当然不甜。又不是果汁。”

“不甜。”

“但是,”她又喝了一口,仿佛品味似的动了动嘴唇,“但是我竟然可以。”

“怎么样?”平介问。

“是吗?”

不知在哪里学到的,直子先把杯子放在鼻子下面轻轻摇了摇,让气味飘进鼻子里,然后才让红色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去,随即露出一副吃了梅干的表情。

最后直子喝掉了剩下半瓶酒的三分之一。

“我可不这么认为。”平介在意着周围人的目光,往直子的大杯子里倒了一点。

他们在餐厅前搭上了出租车,途中直子睡着了,大概是红酒的作用。不过看起来她确实能喝酒。平介注视着她的睡脸,感到一阵不可思议。心是直子的,可身体里毫无疑问流着自己的血。

“已经是中学生了。”直子举起酒杯,向平介伸过去,“倒酒。”

到家已经九点多了。平介抱起直子上了二楼,虽然很累,还是帮她换上了睡衣,然后把她在床上放好。不知她是睡着了还是醉了,嘴里不停说着:“老公,对不起。老公,对不起。”频频道歉后,她身子翻到一侧,瞬间便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小学生居然还想喝酒?”

平介泡在浴缸里,花了很长时间才让满是寒气的身体暖和过来。泡完之后,他边看体育新闻边喝罐装啤酒。喝了一罐后,电视里播报起巨人队的训练情况。

“嗯,可是现在很想喝。应该是身体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家都不擅长喝酒,但是现在的身体里有爸爸的基因,应该能喝了吧。”

睡觉前他看了看直子的房间。她正抱着被子熟睡。他进屋把被子拉到她的肩膀上,关上灯走出房间。

“你不是不能喝吗?”

回到自己的卧室,平介钻进被窝闭上双眼,可完全没有睡意。他拧开一旁的台灯,旁边有一本文库本,他伸出手去拿,但随即把手缩了回来。那本推理小说前几天就读完了。再往那边就是书架,可他并没有特别想读某一本的心情。他趴在被褥上,下巴抵在枕头上,怔怔地看着榻榻米。他们刚搬来时还是青绿色的榻榻米,如今已经晒成了茶色。可以确定的是,时间一直在流逝,以后也会继续。榻榻米的茶色会越来越深,自己也会渐渐衰老。

平介喝了半瓶红酒。这时,直子说她也想喝。

一阵难以言说的孤独感突然向他袭来,他觉得自己被丢弃在看不到尽头的黑暗隧道里。一直陪伴着他的直子也不见了身影,只有她的声音还在。她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自己。他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怒火,自己成了那些不合理之事的牺牲品。我的人生在哪里?难道要一直这样吗?

“因为那孩子喜欢吃肉饼嘛。”

平介从被子里伸出右手,从书架最下面一层抽出一本名为《品质管理》的书。这是本专业书,他当然不是想看这本书。翻开封面,里面夹着一张照片。他拿了出来。

“这么说来,好像自从生了藻奈美,我们就一直在家庭餐厅吃饭。”

桥本多惠子笑颜如花,是运动会那天他偷拍到的。

“我们两个好久没在这种正经的法式餐厅吃饭了,有好几年了。”坐在桌子对面的直子高兴地说道。

平介把手伸向两腿之间,握住阴茎。那里慢慢膨胀起来。

办完入学手续之后,两个人去了吉祥寺。这次直子要上的中学就在离吉祥寺不远的地方。他们买了东西,还打算吃顿饭。

我可以恋爱啊,他想。我也有恋爱的权利。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妻子,没有分享性喜悦的对象。我有的,只是莫名其妙被扭曲的命运。

她变了,平介想。

他看着桥本多惠子的脸,极尽所能幻想着猥琐之事。他想自慰。他已经对着这张照片做过几次了,今夜却没有成功。他手中握着的他自己正在急速地萎靡下去。

平介赶忙追上去,心情有一点低落。如果考上的是真正的藻奈美,直子在现场也许会开心得哭出来。

他放弃了,将照片重新夹在书里,然后把头埋进了枕头。

“所以我说没问题嘛。赶快办完入学手续回家吧。”直子说完就走了起来。

一阵寒冷的空气触碰到肌肤,平介睁开了眼。藻奈美的脸就在眼前,在灯光的映照下,正微笑着看向他。

“啊,真的有,有了有了!喂,你干得不错嘛!”平介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抱歉,我睡不着了。”直子说着,钻进平介的被窝里。

平介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确实看到了。

“现在几点了?”

“你看哪里呢?在左边。”

“夜里三点。”

“哎?在哪里在哪里?”

“怎么了?”

“有了。”直子先发现了,一副事不关己的语气淡淡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醒了。我睡了多久?”

平介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去,他问了直子的准考证号开始搜寻。她的考号是“236”。二三得六,平介用九九乘法表记住的。

“你在出租车上就睡着了,睡了六个多小时吧。”平介打了个哈欠。

告示板上终于贴上了白色的纸,上面用黑色笔迹密密麻麻写着一些数字。家长和孩子一拥而上。

“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我总是睡六个小时左右。”

这一天是直子报考的学校放榜的日子,考试于前一天结束。考试前后直子的表情完全没变化。她说的也只是让平介准备好入学金而已。

“考完试就放下心了吧。”

“总之不会产生坏的作用。没事。”直子拍了拍平介的手腕。

“也许吧。”直子突然把身体靠近平介,脸颊靠在平介的胸膛上。“喂。”她仰视着他,一副要说什么的表情,“我帮你用手弄出来吧。”

“会这么顺利吗?”

平介吓得一哆嗦,心想难道是自己刚才打算自慰被发现了?“别开玩笑了。”

“爸爸说错的话会让他们想起我们是那起重大事故的受害者,因此如果落榜就会更辛苦。而且他们或许会顾虑媒体。”

“我没开玩笑。你要是不想看见我的脸,我就把脸藏起来。”

“为什么?”

“不行。真的,这样不行。”

“就是喜欢名人,比如作家啊艺术家之类。”

“是吗?”

“对名人没有抵抗力?”

“嗯。”

“没准还会起好作用。这所学校对名人没有抵抗力,你知道吗?”

“好吧,或许是吧。”直子往上躺了躺,脸向平介靠近。那是藻奈美的脸,是自己一直疼爱的女儿的脸。

“真的吗?”

她凝视着平介,思索着什么。平介的身体不由得僵直了,心想直子应该有事要跟他说。

“那点小事,不要紧。”

突然间,她眼神上移,手也伸了过去。“这是什么?睡觉前你还看这种书?”

面试时被问到为什么选择这所学校时,平介按照预先准备的答案流利地回答了出来,可是最后的关键时刻,竟然把“和女儿商量后我们决定上这所学校”说成了“和妻子商量”。面试官们当即变了脸色。因为杉田家的情况他们也都了解。

是《品质管理》,他忘记放回书架了。糟了!他想。

“那要是落榜了就是我的错喽。面试的时候我太紧张了。”

她在平介的脸上方哗啦哗啦地翻动书页。平介不知道她在看哪一页。

“要是我落榜了,别人也考不上,绝对的。”

“净是些数字。”

“很有自信嘛!”

“是啊,挺无聊的一本书。”平介正说着,直子的表情突然僵住了。她半张着嘴,盯着书里的某处。平介觉得那双眼睛里充满血丝。

“而且,”直子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没问题的,应该。”

她一定发现了桥本多惠子的照片,一瞬间平介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忘记是什么时候拍到的了,打算还给她却稀里糊涂忘记了,看书时手边没有书签,便顺手拿了一张照片放进书里而已——

“话是这样说。”

然而,直子没有给他机会辩白。她什么都没说,合上书,又把脸埋在平介怀里。大约过了一分钟,她窸窸窣窣地从被窝里钻了出去,脸上恢复了笑容。“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

“现在着急也没什么用。反正结果已经出来了。”

“你要走吗?”

“你很平静嘛。”平介看着直子的脸。

“嗯,晚安。”

“啊。”平介连忙抽出一张纸巾擤了擤鼻涕,周围没有垃圾桶,他只好把纸塞进大衣口袋。

“晚安。”

眼前出现了一包面巾纸,是戴着红色手套的直子递过来的。“你的鼻涕出来了。”

直子走后,平介看向身边那本书。已经合上了,只是里面的照片露出了五毫米左右的边缘。

嘴里呼出的气体瞬间就化成了白雾,平介把两只手放进大衣口袋,轻轻地跺着脚。不仅是因为冷,还因为心里不安宁。平介心想,不应该这么早就经历这些事。至少应该等藻奈美考高中的时候……他看了看周围,基本上都是父母带着孩子。那些父母看起来几乎都是富裕的知识分子阶层,孩子们看起来也都很聪明。只有自己和藻奈美看起来没有什么优势,平介感到不安起来。

他把书放回书架,关上了台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