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小说集 > 11字谜案 > 第五章 盲女的话

第五章 盲女的话

“求求你们……”由美说着,她的语气非常激烈,连冬子都回过头来看着我们这边,“帮忙……那个女人这么叫着。”

我问道。

我理解地点点头。

“她喊了什么呢?”

“求求你们帮忙——她是这么说的?”

“有一个女人尖声大叫。”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声音很大……好像要把喉咙喊破似的。”

“是的……”

然后她便不再说话了。这种沉默的方式就像是明明一鼓作气要跃过什么东西,最后关头还是决定停下脚步。因为如此,她露出一种厌恶自己的表情。

嗯,我说道。

“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我马上就知道那是一起搭船的人们发出来的,知道那些人也都成功逃出来之后,我松了一口气。可是……”

“那她是希望大家去帮谁?因为那个女人自己应该已经得救了吧?”

好像到了无人岛之后没多久,由美就失去了意识。大概是因为从极度紧张状态突然放松的关系,而且她应该也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他……”她中断了一下,才又继续说下去,“那个女人说的是——求求你们帮帮他。”

对于她说的话,我发自内心地同意。坐在前面的冬子也点了点头。

“帮他……吗?”

“靠近无人岛的时候,因为脚下终于踩到陆地,所以我终于放心了。结果全身的力气好像消失了一样。”

“你记得那个女人是谁吗?”冬子开口问由美,“那个时候在场的女性,除了你之外还有四个人吧?你妈妈,秘书村山小姐,还有摄影师新里美由纪小姐,跟一个叫作古泽靖子的人。你不知道是哪一个吗?”

究竟花了多久的时间才抵达无人岛,她好像也不知道。由于恐惧,所以觉得时间过了很久,然而实际上是不是真的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她说自己也不敢肯定。不只那个时候,关于时间的长短,她平时也没什么概念。或许真是如此。

“我不知道,”由美摇摇头,“不过因为当时有一对情侣参加,所以我想应该是那对情侣中的女方。可是名字叫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救人的时候,好像就是要那样游?我一边听着她的话,一边思考着。

情侣?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爸爸叫我不要随便乱动,所以我就只管抓着爸爸的手腕,把自己完全交给爸爸。我的身体好像朝着后方漂流,我想大概是爸爸游泳的方向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新里美由纪和村山则子就都不能列入考虑了。当然,也不可能是山森夫人。

在恐怖中挣扎了一会儿,她就被某个人抱住了。“别担心,是爸爸哦!”这个声音随后传进她的耳里,于是她死命地抓着父亲——

“也就是说,那个女人是想找人救她的男朋友?”

总之就是全身都浸在水里。

我再一次确认。

她说道。

“我想应该是这样。”

“因为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掉进海里。”

“那个时候还有谁在那里?”

她说,几乎在她脚底下踩着的东西消失的同一瞬间,海水袭了上来。究竟是自己掉到海里还是船进水了,她并不清楚。

听完我的问题,由美痛苦地扭曲着脸。

眼睛看不见的少女,用这样的说法来形容意外发生的那一瞬间。无法用视觉掌握现场状况的她,只能用身体失去平衡这个感觉来判断游艇上发生的事情。

“爸爸……好像还有好几个人也在,不过我不太清楚。大家说话的声音都很小,而且我自己的意识也没有完全恢复……对不起。”

好像假的一样,我脚底下踩的东西就这么不见了——

不用道歉哦。我说道。

3

“然后呢?在场的人怎么反应?他们去救那个女人的男朋友了吗?”

我点点头。

虽然我叮嘱自己要尽量以泰然的口气,但一不小心,语气还是急促了。

“我答应你。”

她摇了摇小巧的脸庞。

由美低下头来,小声地说道:“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好像某个人说没办法,不过那个女人仍一直哭着拜托大家。我那时候心里想,叫爸爸去想办法就好了呀!可是当下我好像又昏了过去,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了。每次想要回忆的时候,头就会开始痛起来,而且就像爸爸说的,我也觉得自己搞不好是把梦境和现实混在一起了……所以才没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

“我们会想办法。”我说,“总之,只要是在我们能力所及的范围,我们都会去做。”

说完这番话,她一把抱起小提琴的盒子。然后像是在害怕什么似的,往前坐了一点。

我在后视镜里和冬子交换了视线,镜子里的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这就是你在无人岛经历的?”我问完,她便像发条娃娃一样点了头。我将手掌放在她瘦弱的肩膀上,说了声:“谢谢。”

“那个……如果我说出来……你会帮我们想想办法吗?”

“你能保护爸爸吗?”

由美深深地垂下头,维持了这个姿势好几秒钟。接着她抬起头来做了一次深呼吸,转过头来面向我。

我在手掌上略施了点力气。

“嗯,没错。”我说,“的确,妈妈也有可能是犯人的目标,还有由美——你也是。”

“你的这些话,让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保护他。”

一直沉默的冬子坐在驾驶座上说。她说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最具效果的一击,因为由美的身体在一瞬间颤抖了。

“那幸好我说出来了。”

“妈妈也是。”

“当然。”

“爸爸他也被……”

在我说话的同时,冬子开始发动汽车。

我故意用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她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气。

我们开车把由美送到山森家门口,按了对讲机,告诉对方已经把他们家的千金小姐平安无事地送回来了,之后便不管对方的大呼小叫,全速逃走。从车里回头看的时候,我发现那个照理说看不见的女孩正朝我们这边挥手。

“你的父亲可能也被盯上了。”

“总算看出事情的一点端倪了。”在车子开出一段路之后,冬子开口说,“一个女人——在她眼前,自己的男友被见死不救的人害死了,这个男友就是竹本幸裕。”

少女的眼睛里浮现出清晰可见的恐惧。我看穿了由美的迷惘——她的心在动摇。

“而那个女人,毫无疑问就是名叫古泽靖子的那位。”

“你可能不知道,但这是真的。坂上先生被杀了,犯人正在把去年船难事故的当事人一个一个地杀掉。”

我说道。

我一边说一边想到跟她说电视之类的好像没有意义。报纸也一样。在山森家,应该会有人特地把报纸的新闻念给她听,告诉她社会的动态。如果真是这样,坂上丰死掉的事情说不定故意对她隐瞒了。

“总之,”冬子说到一半,对着前方突然刹车的车辆猛按喇叭,看来她已经习惯驾驶这台白色奔驰车了,“那个叫古泽靖子的女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死去之后,开始了复仇嘛。”

“是真的,电视新闻都报道了。”

“这个设定未免也太单纯了。”

她的嘴唇又抽动了一下,然后看着我说:“你是骗我的吧?”

“是啊。但就是因为单纯,所以山森社长注意到了。不只是他,其他参加旅行的人应该也都知道吧。”

她可爱的嘴唇稍微动了一下。我看着她的嘴唇继续说道:“他也被杀了。”

“这么一来,”我的脑海里浮现一个场景——最后和川津雅之见面的那个夜晚,“川津可能也知道自己之所以被盯上,是因为古泽靖子在复仇,所以才会跑去找山森社长聊。”

“你应该知道坂上先生吧?”因为由美歪了歪头,所以我又补充说明,“坂上丰哦!他是演员,是去年和你们一起去海边的人之一。”

我一边说着,开始有点郁郁寡欢。我的男友也是对竹本幸裕见死不救的其中一人吗?

我注视着由美的脸,冬子好像也在通过后视镜凝视着由美。原本就不太宽敞的车内,因这股令人难受的氛围而让我感觉更狭窄了。

不对,那时候他不是脚受伤了嘛。

“由美!”我抓住她的手,她的手腕细得令我吃惊,好像一用力捏就会折断似的,“我之前也说过吧?可能一直会有人被杀死,解救他们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先抓到犯人,而你的记忆对这件事情来说是非常必要的。就算这个记忆好像梦境和现实混合的八宝粥也没关系,因为在这个八宝粥里面一定藏有另外的线索。”

“那就代表川津被偷走的资料里写有和由美的证词同样的内容。”

“我不知道。爸爸说我把梦境和现实混在一起了……”

我对冬子说的话颔首认同。

她摇摇头。

“新里美由纪想要拿到那份资料的原因也很清楚了,还有那次意外的当事人都不肯好好跟我们说话的理由也很清楚了。”

“没有吗?”

“问题是这个古泽靖子……”冬子说,“她到底在哪里呢?”

又是一阵沉默。

“可能躲在某个地方,等待机会杀害下一个目标。”

“但是你有自信,自己的记忆是准确的吧?”

我想着那个素未谋面的女性。虽然那只是一个事故造成的结果,但是恋人在自己眼前遇难却束手无策的那种震惊究竟是什么样的情绪呢?之后她还和那群理当恨之入骨的人共度一晚,然后隔天一起被救走。我心里觉得,她应该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拟定复仇计划了。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在她的剧本中,下一个被杀害的会是谁呢?

“爸爸他……”沉默了一会儿,她终于张开嘴轻声说,“说不可以随便乱说话……他说我那个时候意识不清楚,不可能明确地记得什么事情。”

4

由美沉默地摸着小提琴盒。可能这个动作可以镇定她的情绪吧。

在意大利餐厅吃完晚饭,我回到公寓,此时大概是十一点多。因为走廊上很暗,所以我多花了一点时间才从包里找出钥匙来。当我把钥匙插进钥匙孔的时候——

“我想继续前两天的话题,”我说,“你会跟我谈谈吧?”

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冬子停车的地方是距离山森家不到一公里的某个公园旁边。那是一个只有秋千和动物状水泥块的简单公园。由于是大白天,里头甚至连一对情侣都没有。

手上并没有传来开锁的感觉。

我说完便向她道歉,由美什么话也没说。

我拔出钥匙,试着转动门把,之后用力一拉,大门竟然毫无阻碍地应声打开了。

“我非这么做不可。”

出门的时候,忘记上锁了?

车子驶出没多久,由美就发觉坐在自己隔壁的正是前几天在教会和她说过话的那名女性推理作家。可能是由我的香水味道而认出来的。

不可能,我暗忖。自从川津雅之的资料被人偷走之后,我对“锁门”这件事可说是近乎神经质地紧张。今天我也记得自己绝对锁了门。

留下手里还拿着我的名片的小提琴老师,我们的白色奔驰车扬长而去。

也就是说,有人曾经进入我家,或者——现在还在里面。

“请代我们向山森先生问好。”

我拉开门进入屋子。里面很暗,一盏灯也没开,也没有任何声音。

“那……那个,等一下!”

但是,直觉告诉我屋子里有人。我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还发现屋子里飘荡着香烟的臭味。

我说完话,也跟着坐进后座。先坐进来的由美好像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灯的开关设置在一进门就能摸得到的地方,我又警戒又恐惧地伸手按下开关。

“请告诉山森先生,我们一定会将她的千金平安送回去。”

我停止呼吸,瞬间闭上眼睛,把身体贴在墙壁上。等心跳稍微镇定下来之后,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把名片拿到她面前。她伸手接下,嘴巴仍张得大大的。人类在碰到意想不到的事情时作出的反应真的很有趣。

“等你好久了。”

“这是我的名片。”

山森社长说。他坐在沙发上跷着腿,脸上堆满了笑容。不过那双眼睛还是老样子,活脱脱像是另外一个人的。

我俩迈开大步,直接朝奔驰车走近。老师原本用有点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们,后来表情开始变得有些迷惑。不过让她的脸色起了决定性改变的是冬子轻松地坐上了驾驶座的那一刹那。小提琴老师张大了嘴巴,然而她又好像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自己该说什么台词。

“这么一来,我就都知道了。”我好不容易发出声音来了,话音还有点颤抖,“进出这间房子好几次的人就是你吧?乱翻纸箱,又在文字处理机上恶作剧。”

冬子回答。

“我可没做过那种事情。”

“没问题。”

他的声音十分冷静,冷静到让人憎恨。

我说道。

“就算你没做,也可以叫别人下手。”

“走啦。”

可是对于这个问题,他并没有回答,只用左手的手指挠了挠耳朵。

高个女性让由美坐上我们的奔驰车后座,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嘴上好像说着什么,又抬头向周围张望,看来她对眼前这辆白色奔驰一点疑心都没有。

“要不要喝点什么?啤酒?如果要威士忌,这里也有。”

一名个子很高的女性牵着由美的手,一边端详着我们一边说道。这位女性就是小提琴老师,而中山大概就是那个司机的姓。她看着我们,眼神中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兴趣。我想她可能觉得我们两个只是单纯的路人。

不用——他像是如此表达般地摇摇头。

“咦?没看到中山先生!他跑去哪里了?”

“为什么我会到这里来,你知道吗?”

玄关处传来门打开的声音,交谈声也传了出来。我们相互点了头之后,慢慢地走出去。

“不是来说话的?”

我们意外地欣赏了一场音乐表演。过了一段时间,小提琴乐声从我们耳畔消失了。我们在停车场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正是。”

仔细倾听的话,能听到小提琴的旋律飘扬。这应该是由美拉的,力道强劲而圆润的音色,或许可以暗示她所隐藏的内在。

他交换了跷着的腿,盯着我——从头到脚,简直就像是在检查什么。我猜不透隐藏在那双眼睛中的感情。

于是冬子没熄火就下了车,然后打开后车门。做完这些事,我们躲在停车场里。

“你把由美还给我了吗?”

“好啊!”

山森社长看够了,丢一个问题过来。

“要让引擎一直开着吗?”

“当然。”

“好戏现在才登场。没过多久,小提琴课就要结束了。”

我回答道。

冬子说。

他挠挠左耳,然后用平静的口气说:“你真是干了件莽撞的事。”

“好像很顺利嘛!”

“对不起。”先道歉再说,“我的个性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会马上去做。”

我们的白色奔驰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会当作家,也是个性使然?”

确认白色奔驰已经朝咖啡厅方向远去之后,我朝反方向,双手比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和刚才的奔驰车同样的引擎声从远方传来,两盏大灯亮起后,慢慢地朝我的方向靠过来。

“是的。”

然后我掏出一张千元大钞给他。司机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还是收下了。接着,他精神焕发地发动引擎。

“改一下比较好。”他说,“不然的话,又会让男人从你身边逃走——就像你的前夫。”

“往前面走一点有一间咖啡厅,”我指着道路的前方,“您可以先在那里的停车场里稍作休息。由美小姐的课程结束之后,我们会来叫您。”

“……”

司机回头看了一下那个出入口后说:“原来如此。”理解似的点了点头,“那我该把这辆车停到哪里去呢?”

我说不出话来,透露出了内心的动摇。看来,这个男人对我的事情也调查得相当清楚。

事实上,这座停车场的后方设有类似卸货专用的出入口。

“如果我报警,你该怎么办呢?”

“因为载货的卡车稍后要开进来。”我说,“要从这里把货物搬进去。”

“我没想那么多。”

司机好像在回想我是谁,但是最后他什么都没问,只以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因为你猜,如果我知道犯人是你,就不会报警,对吧?”

我用似乎万分抱歉的声音说道。

“那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我回答道,“但另一个因素占的比例更大。如果惊动了警察,我从由美那儿问出来的话不就会被摊在太阳底下了吗?我想你应该不会做那种蠢事。”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您可以先把车子挪走吗?”

“你相信我女儿说的话?”

司机缓慢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突然慌慌张张地跳起来打开电动车窗。

“相信。”

我绕到驾驶座旁边,叩敲着车窗。从他的方向看过来,应该会因为逆光而看不清楚我的脸。

“虽然你可能无法想象,不过那个时候的由美处于极限状态。即使混淆了梦境和现实也很正常。”

西式洋房外头围着一圈非常有排面的砖墙,旁边有个可以停放两辆车的停车场。现在停在那里的只有那辆白色的奔驰车。我偷偷窥视驾驶座,发现司机正斜躺在椅子上打盹。

“我相信她经历过的全是现实。”

这时,我打开右侧门下车,然后加快脚步走向那栋山森由美现在应该正在里面练习小提琴的房子。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是想不到反击的说辞?还是在制造什么效果?我不清楚。

过没多久,奔驰车上的时钟指向八点四十分。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是吗?那也没关系。总之别再做这种没必要的事情比较好,我是为了你好,才这么说。”

因此和冬子再三讨论后,我们决定把目标定在小提琴课。虽是这么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硬要找理由的话,可能是因为小提琴老师家在山区,往来行人比较少,我们期待夜幕低垂的黑暗能帮上一点忙。

“非常感谢。”

除此之外,她几乎不外出。原本会去的教会,听说自从我上次逼问的那一天起就再没去过。

“我是说真的。”他眼里藏着锐利的目光,“对于你男友的死,我很同情,但是奉劝你还是早点忘记比较好,否则下一个受伤害的人就是你。”

在启明学校,有那辆白色奔驰车接送;一个礼拜两次的小提琴课,老师也都亲自到停车场来接她,等到下课后送她回到车上,保护得非常彻底。

“受伤害……你是说我也被盯上了?”

就算使用强硬一点的方法也要和山森由美碰面,把缘由问出来——这个决定的出发点是很好,不过正如我所担心的,和山森由美见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只是这样。”他说,声音非常阴沉,“只是这样的话,对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冬子这么说完,敲了敲方向盘。这辆车——白色的奔驰,是她向熟识的作家借来的。

我吞了一口口水。他看着我,我也回看他。

“我没担心。如果山森社长知道是我们干的,大概不会联络警察吧!要说担心,大概也只有这辆车——我刚才一直提心吊胆的,怕它刮伤。”

“大概,”我开口说道,“大概所有的人都被你集中管理着、听你的指示行动吧?调查竹本幸裕弟弟的行动也是你的命令吧?”

我对着她的侧脸说道。

“你现在是在提问吗?”

“责任我担,你别担心。”

“我只是陈述。只是说说话,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好歹这里是我家。”

右手控制方向盘的冬子问道。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依旧注视着前方。在我们停车处前方约几十米处有一幢白色的洋房,冬子正盯着那幢房子。山森由美搭乘的奔驰车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前进入了停车场。

“那是当然——能抽烟吗?”

“你想清楚了?”

“请便。我继续说下去了。川津和新里小姐被杀害的时候,你就想到那会不会是一年前对竹本先生见死不救的复仇,然后开始调查可能实施复仇的人——也就是竹本幸裕的弟弟竹本正彦。掌握了他在川津和新里小姐被杀时的行踪,就可以判断他是不是犯人。”

坂上丰被杀三天后的晚上,我和冬子坐在车子里。

我说话的这段时间,他掏出香烟,用一个看起来颇为高级的银色打火机点火。抽了一口之后,摊开手掌向我比了一下,示意我继续。

2

“但是……这只是我的臆测,就是他的不在场证明。事件发生的日子,他应该都在上班。”

“我领悟了。”做了一次深呼吸,我说,“要用更强硬一点的手段。”

“……”

我理直气壮地摇摇头。

“犯人是古泽靖子吧?这个提问,请你回答。”

“不过你还没有找到让她开口的方式吧?”

山森社长连续抽了两三口烟之后,吐出相同次数的烟。在此期间,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的脸上。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只剩下一个人——山森由美。”

“不要扯她比较好。”

“但是要找谁询问呢?”冬子说。

这是他的回答。说完他又闭上嘴巴,我困惑了。

“总之,发生了这么多事件之后,我们必须尽快知道事故的秘密。警察现在可能也发现那三个人的共同点了。”

“不要扯她比较好……怎么说?”

“敌方的监视真是严密啊!”

“不管怎么说,总之就是这样。”

我告诉冬子,之前看到的老人有可能是坂上丰乔装的。果然,冬子也很惊讶。

沉闷的沉默持续了一阵子。

“冬子不必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对了,我又了解了一些情况。”

“我再问你一次,”山森社长说,“你不打算收手吗?”

“……应该约早一点的。”

“不。”

“总而言之,我们的确被对方抢先一步。”

他叹了一口气,嘴巴里剩下的烟也一起被吐出来。

“我想应该不是……”

“真拿你没办法。”他把香烟在烟灰缸里捻熄。那个烟灰缸是前夫曾经使用过的东西。到底是在哪里找出来的呢?

“对方又一次捷足先登了。”我说,“差一点就可以从他那里获得情报了。犯人是不是知道了这一点才把他杀掉的啊?”

“我们换个话题吧!你喜欢船吗?”

冬子劈头问道,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失落。

“不,不是特别……”

“你看新闻了吗?”

“下个月我们会搭游艇出海。除了去年参加的成员之外,多了几个。可以的话,你要不要也来参加?”

当我去拿第二罐啤酒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我知道是谁打来的。

“游艇……又要去Y岛吗?”

会的,我想。去年的意外之中,一定藏着大家都想隐瞒的秘密。

“对,和去年的行程完全一样,还计划在我们避难时待过的无人岛停留一会儿。”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事先知道川津雅之的资料会送到我这里,所以特地前来监视?若是被他逮到机会,会不会打算把资料偷走?

“无人岛也要……”

我脑海中浮现的是川津雅之的资料被快递送来的那天,一直躲在阴影下窥视我家的老人身影。那个快递员说他没看清楚老人的脸,我也只瞥到一眼。那个老人该不会是坂上丰乔装的吧?

他的目的是什么?我暗自忖度,应该不会是要做一周年的法事吧!但无论如何,山森社长这伙人一定是要做些什么才会想去的。

伪装成老人?

杠铃事件又再一次浮现脑海。

上面写着:伪装成老人而潜入养老院的穷学生。

参加这次旅行,就代表我要深入敌阵。搞不好他们的目的就是我。

上面介绍的是这次他们要演的现代剧,演员表有坂上丰的名字。当我看到坂上出演的角色,差点被啤酒呛死。

“你的表情好像在警戒。”山森社长像是看穿了我的迷惘似的说,“要是一个人觉得不安,也可以带人来。那位小姐好像姓萩尾吧?要不要邀请她一起参加?”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把皮包拉近。在里面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记忆中的那份剧团简介。

的确,若冬子也去,我会比较安心。而且我感觉要是一直维持现状,就什么事情也解决不了。由美的说词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有佐证,事态还是不明朗。不仅如此,我自己也很想加入这些当事人的聚会。

而且,我寻思着,坂上丰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事?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他虽然拒绝了我们,不过又好像很难受。那给我一种感觉:他在拼命克制自己想将一切公开的欲望。

“我知道了。”我下定决心说,“我愿意参加。不过冬子可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所以,正式的回复我会在几天后通知你。”

她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足以让整个推理的方向完全改变,可我找不到她的行踪。

“可以。”

古泽靖子。

山森社长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调整好领带,轻咳一声。

想到这里,某个名字再次从我的脑海中浮出来。

我这才发现他是穿着鞋子进来的,所以玄关那里没有男人的鞋子。他就这样从我面前走过去,然后就这样走出玄关。我仔细一看,发现地毯上留下了鞋印。

另一个结果是:某个人活了下来,其他所有人全被杀死。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的那个人就是犯人,这样想应该比较合理。

打开大门之前,他只回过头一次,从西装裤口袋里拿出了某个东西,扔在地板上。干巴巴的金属声响起,然后恢复静谧。

一个结果是:所有人都被杀。虽然这不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故事,但结果仍是“无人生还”[3]

“这个,我已经不再需要了,就留在这里吧。”

目前能想到的结果只有两个,我思索着。

“……谢谢。”

我推测接下来还会陆续出现死者。像是在嘲笑一点线索都找不到的警察和我,杀人事件会一直持续下去。

“那就在海边见了!”

犯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他的最终目的是杀光所有跟那起事故有关的人?

“……海边见。”

这三个人的共同点是在去年一同遭遇了船难。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

他开门走了出去,脚步声越来越远。

不需要警察调查我也知道,坂上丰是被杀的。他是继川津雅之、新里美由纪之后的第三名死者。

我捡起他丢在地板上的东西,冰冷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唉,我喃喃自语:没想到他也被杀了——

原来如此。

从冰箱拿了罐装啤酒出来,我喝了一口之后,叹了口气。疲惫感全跑了出来,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身体。

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回到家,冲了澡,我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我披着浴袍打开电视,不过因为错过了时段,不论转到哪一台,都没在播报新闻。

这看起来好像是我家的备用钥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