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七章 祸上身来

第七章 祸上身来

燕十三叹息着笑道:“我也想不到。”

“想不到你的剑法比我想象中还要高得多。”

他的叹息并不假,笑却是苦的。他自己知道,若是用自己的夺命十三剑,随便用哪一招,都绝不会有这样的威力。

她笑得真甜。

——如果没有慕容秋荻的指点,他怎么能抵挡这一剑?

燕十三自己也吃了一惊。老车夫忙着去照顾夏侯星,孩子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他。薛可人在叹气,微笑着叹气,叹气是假的,笑是真的。

——现在他就算能击败三少爷,那种胜利又是什么滋味?

夏侯星的人竟也被震得飞了出去,远远地飞出七八丈,跌在他自己的马车顶上。

燕十三的心里也有点发苦,手腕一转,利剑入鞘。他根本没有再去注意夏侯星,他已不再将这个人放在心上。想不到等他抬起头来时,夏侯星又已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夏侯星那毒蛇般的攻击,忽然间就已在这清风般的剑光下完全瓦解,就像是柳絮被吹散在春风中,冰雪被溶化在阳光下。

燕十三叹了口气,道:“你还想干什么?”

他立刻就感觉到了。

夏侯星道:“请。”

他用的正是三少爷那一剑。这一剑他用得并不纯熟,连他自己使出时,都没有感觉到它的威力。

燕十三道:“还想请我去死?”

就在他开始有这种想法时,他的剑已挥出,如清风般自然,如夕阳般绚丽。

夏侯星这次居然沉住了气,冷冷道:“阁下刚才用的那一剑,的确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他本来可以用夺命十三剑中的任何一式去破解这一招的。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想法——曹冰可以用乌鸦试剑,我为什么不能乘此机会,试试三少爷那一剑的威力?

燕十三不能否认。这不但是句真话,也是句恭维话,可是他听了心里并不舒服。因为那并不是他的剑法。

夏侯星的千蛇剑,已如带着满天银雨的千百条毒蛇般向他击来。

夏侯星又道:“在下此来,就因还想领教领教阁下刚才那一剑。”

他没有时间再考虑下去。

燕十三道:“你还想再接那一剑?”

虽然他对夏侯星这个人也并没什么好感,可是为了一个女人去杀她的丈夫……

夏侯星道:“是的。”

他只觉得这件事有一点不对。

燕十三笑了。

可是就凭他一个人,一柄剑,燕十三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

这当然并不是真笑,也不是冷笑,更不是苦笑。

夏侯星虽然并不容易对付,那柄千蛇剑更是件极可怕的外门兵器。

这种笑只不过是种掩饰。掩饰他的思想。

这点让燕十三觉得很放心。

——这小子居然敢再来尝试那一剑,若不是发了疯,就一定是有了把握。

那孩子身手灵活,当然也练过武。但是他们却绝对没法子帮夏侯星出手的,所以燕十三要对付的,还是只有夏侯星一个人。

——他看来并不像发了疯的样子。

赶车的是个白发苍苍,又瘦又小的老头子,干这行也不知有多少年了,赶起车来,绝不会比任何一个年轻小伙子差劲。

——难道他也已想出了那一剑的破法,

那孩子和赶车的都坐在前面的车座上,瞪着燕十三。

而且自觉很有把握?燕十三的心动了。他实在也很想看看世上还有什么别的法子能破这一剑!

道路前面,远远停着辆马车,车门上还印着夏侯世家的标志。

夏侯星还在等着他答复。

夏侯星道:“我要请你去死。”

燕十三只说了一个字:“请。”

燕十三又笑了,道:“你究竟要请我干什么?”

这个字说出口,夏侯星已出手,千蛇剑又化作了满天银蛇飞舞。

他一连说了十七八个“请”字,燕十三早已出来了,他还在不停地说。

这一剑看来好像是虚招。

夏侯星的脸又由紫发白,握紧双拳,道:“请,请请,请……”

燕十三看得出,却不在乎。

他笑了笑,又道:“我知道夏侯公子一向是个有教养的人,如果他要我出去,一定会客客气气地说个‘请’字。”

不管对方用的是虚招实招都一样,三少爷的那一剑都一样可以对付。

燕十三道:“因为我既不是贱人,也不会滚。”

这次他用得当然比较纯熟。就在他一剑挥出,开始变化时,“咔”的一声,满天银蛇已合成一柄剑。

薛可人道:“不是?”

剑光凝住,一剑刺出。简简单单的一剑,简单而笨拙,刺的却正是三少爷这一剑唯一的破绽。

燕十三道:“绝不是。”

燕十三真的吃惊了。夏侯星用的这种剑法,竟和他自己在慕容秋荻面前施展出的完全一样。连慕容秋荻都承认这是三少爷那一剑唯一的破法。现在他自己用的正是三少爷那一剑。夏侯星却用了他自己想出的破法来刺杀他。

薛可人道:“看样子他是要你滚出去?”

现在他的剑式已发动,连改变都无法改变了,难道他竟要死在自己想出的剑式下?

他本就不是个会说话的人,现在又急又气,连话都说不出了。

他没有死!

夏侯星苍白的脸色已气得发紫,指着燕十三,道:“你……你……你……”

他明明知道自己用的这一剑中有破绽,明明知道对方这一剑刺的就是致命的一点。

薛可人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我是一向最听你话的,可是现在你又叫我滚出去,又不许我出去,我怎么办呢?”

可是对方这一剑刺入这一点后,他用的这一剑忽然又有了变化。

她身上连一寸布都没有。夏侯星又急了,大吼道:“不许出来。”

一种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的变化,也绝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变化。

薛可人居然很听话,要她出来,她立刻就出来。

那是这一剑本身变化中的变化。

到现在他还没有跳起来破口大骂,实在已经很不容易。他只不过骂了句:“贱人,滚出来。”

那就像是高山上的流水奔泉,流下来时,你明明看见其中有空隙,可是等到你的手伸过去时,流泉早已填满了这空隙。

可是不管什么人总有风度欠佳的时候,现在夏侯星无疑就到了这种时候。

“叮”的一声响。

世家子弟通常都很有教养,很少说粗话的,就算叫人“滚”的时候,通常也会说“请”。

千蛇剑断了,断成了千百片碎片,夏侯星的人又被震得飞了出去,飞得更远。

夏侯星是世家子弟。

这一次老车夫也在吃惊地看着他,竟忘记照顾夏侯星了。

燕十三只有苦笑,道:“是的。”

这一次薛可人不但在笑,而且在拍手。

薛可人叹了口气,道:“你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可是这一次燕十三自己的心却沉了下去,沉入了冰冷的湖底。

一个人正在上面冷冷地看着他们,英俊冷漠的脸,充满了怨毒的眼睛。

现在他才明白,三少爷那一剑中的破绽,根本就不是破绽。

马车倒下去车窗就变得在上面了。

现在他才明白,世上根本没有人能破这一剑!

就在他看见这只轮子滚出去的时候,他们的马车已冲入道旁,倒了下去。

绝对没有任何人!

就是他们这辆马车的轮子。

他若想去破,就是去送死,曹冰若是去了,也已死定了!

他一惊回头,就看见一只车轮子在窗口外从他们马车旁滚到前面去。

——如果能破那一剑,是他的光荣,如果不能破,死的也应该是他。

可惜就在这时候,拉车的马忽然一声惊嘶。

夏侯星倒在地上,还没有站起来,嘴角正在淌着血。

这次燕十三并没有把她当毒蛇,这次他好像已经想通了。

老车夫和孩子却已被吓呆了。

她没有说下去,并不是因为有样东西塞住了她的嘴,而是因为她的嘴堵住了别人的嘴。

可是拉车的马,却还是好好的,无论谁都看得出那是匹久经训练的好马。

她抓住了他的脖子:“到了那时候,你不杀他,他也要杀你,所以你现在还不如……”

他想去抢这匹马。

薛可人道:“因为到了那时候,你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更急着赶到神剑山庄去,就算是去送死,他也要赶去。他绝不能让曹冰替他死。

燕十三道:“你怎么知道我也一样?”

因为他是江湖人,江湖人总有自己独特的想法。

薛可人道:“你也一样!”

就在这时,他听见有人在咳嗽。一个穿得又脏又破,满身又臭又脏的流浪汉,不停咳嗽着,从树林里走出来。

燕十三道:“我相信一定有很多男人会,可是我……”

刚才他们都没有看见这个人。

薛可人柔声道:“可是你也用不着叹气,因为你并没有吃亏,有很多男人都愿意为了我这样的女孩子杀人的。”

刚才树林里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却明明从树林里走出来了。他走得很慢,咳嗽得很厉害。

现在他总算已明白她的意思。

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斗,惊虹满天的剑光,他也好像没看见。

燕十三在叹气。

现在这些人他也好像没看见。

她自己替他回答:“你当然也只有杀了他。”

——赤裸的美女,身子至少已有一半露在车窗外。

薛可人道:“如果别人要杀你,而且非要杀你不可,你怎么办?”

他没看见。

燕十三也只有同意。

——绝代的剑客,掌中还握着那柄杀气森森的剑。

薛可人道:“所以他看见我们这样子,一定会杀了你。”

他也没看见。

这种本事男人通常都有的。

他眼睛里好像只看见了一个人——看见了那又小又瘦的老车夫。

薛可人道:“他这人还有另外一种本事,他很会吃醋。”

老车夫的身子已吓得缩成了一团,还在不停地发抖。

不管谁看见他们现在这样子,都绝不会有第二种想法的。

这流浪汉不停地咳嗽着,慢慢地走过去,忽然站住,站在车前。

燕十三没有笑,可是也不能否认。

老车夫更吃惊,吃惊地看着他。他咳嗽总算停止了一下,忽然对这老车夫笑了笑,道:“好。”

她不让燕十三否认,立刻又解释:“至少他总会认为我已经是你的人!”

老车夫道:“好?好什么?什么好?”

薛可人道:“这次他抓住我的时候,我已经是你的人。”

流浪汉道:“你好。”

燕十三道:“有什么不同?”

老车夫道:“我什么地方好?”

薛可人道:“所以这次他迟早一定还是会找到我的。幸好这次已不同了!”

流浪汉道:“你什么地方都好。”

燕十三又笑笑,道:“这本事倒真不小。”

老车夫苦笑,还没有开口,流浪汉又道:“刚才若是你自己去,现在那个人已死了。”

薛可人道:“不管我溜到哪里,他都有本事把我抓回去。”

一句话还未说完,他又开始不停地咳嗽,慢慢地走开了。

燕十三道:“哦?”

老车夫吃惊地看着他。每个人都在吃惊地看着他。好像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薛可人叹了口气,道:“夏侯星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只有一样最大的本事!”

燕十三却好像似懂非懂,正想追过去再问问他。这个人却已连影子都看不见了。他走得虽然慢,可是一霎眼间就已连影子都看不见了,甚至连咳嗽声都已听不见。

燕十三道:“七次。”

薛可人在喃喃自语:“奇怪奇怪,这个人我怎么看起来很面熟?”

薛可人道:“你猜我被抓回去几次?”

老车夫也在喃喃自语:“奇怪奇怪,这个人究竟在说什么?”

燕十三道:“哦?”

燕十三已到了他面前,道:“他说的话别人也许不懂,可是我懂。”

她说:“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溜走,我已经溜过七次。”

老车夫道:“哦?”

只可惜一个人生气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所以她终于说了老实话。

燕十三道:“不但我懂,你也懂。”

笑笑的意思,就是承认的意思。薛可人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自己一个人生了半天气,还想继续生下去。

老车夫闭上了嘴,又用惊诧的眼光在看着他。

燕十三笑笑。

燕十三道:“二十年前,红云谷最强的高手,并不是现在的庄主夏侯重山。”

薛可人道:“你以为我这么样对你,只因为我想要你做件事?”

老车夫道:“不是老庄主是谁?”

燕十三道:“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想要我干什么。”

燕十三道:“是他的弟弟夏侯飞山。”

薛可人道:“什么事?”

老车夫道:“可是……”

燕十三道:“我只不过想知道一件事。”

燕十三道:“可是夏侯飞山在二十年前就已忽然失迹,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薛可人道:“你怕什么?”

老车夫叹了口气,道:“只怕他老人家早已死了很久了!”

燕十三道:“大概也没有。”

燕十三道:“江湖中人都以为他已死了,现在我才知道他并没有死。”

薛可人道:“你有?”

老车夫道:“你怎么知道?”

燕十三道:“好像没有。”

燕十三道:“因为我已知道他的下落。”

薛可人几乎要生气了,噘起嘴道:“我有毒?”

老车夫道:“他老人家在哪里?”

这种反应并不太正常,也不太会令人愉快。

燕十三道:“就在这里!”

很毒很毒的毒蛇。

他盯着老车夫的眼睛,一字字道:“夏侯飞山就是你!”

可是燕十三的反应却不同。他的反应就好像嘴里忽然钻入条毒蛇。

暮色渐临,风渐冷。

一种婴儿的反应。

这老车夫畏缩的身子却渐渐挺直,苍老疲倦的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

大多数男人的嘴被这样东西塞住时,通常都只会有一种反应。

一种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发射出的神光。

因为他的嘴已经被另外一样东西塞住,一样又香又软的东西。

燕十三道:“远在二十年前,你就已会过夺命十三剑。”

酒瓶就在他对面,他很快就找到了,却已不能用酒瓶塞住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