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三十三章 血洗红旗

第三十三章 血洗红旗

车上的红旗犹在迎风招展。

谢晓峰既没有回头,也没有闪避,只见眼前剑光一闪,从他的脖子旁飞过,刺入了铁义的咽喉,余力犹未尽,竟将他的人又带出七八尺,活生生地钉在一辆镖车上。

这时夕阳却已渐渐黯淡,那一弯彩虹也已消失。

他再也不看铁义一眼,铁义却在盯着他,盯着他的后脑和脖子,眼睛里忽然露出杀机,忽然一剑向他刺了过去。

院子有人挑起了灯,红灯。灯光将铁开诚苍白的脸都照红了。

然后他就转身,面对铁开诚,淡淡道:“现在这个人已是你的。”

谢晓峰看着他,道:“你早就知道我一定会再来的。”

他忽然倒转剑锋,用两根手指夹住剑尖,将这柄剑交给了铁义。

铁开诚承认。

谢晓峰叹了口气:“你若想要我替你除去铁开诚,若想要我们鹬蚌相争,让你渔翁得利,你就该编个更好一点的故事,至少也该弄清楚,那么样一朵珠花,绝不是三百两银子能买得到的。”

谢晓峰道:“因为我听了很多话,你相信我一定可以听出其中的破绽。”

铁义说不出话了,满头汗落如雨。

铁开诚道:“因为你是谢晓峰。”

谢晓峰道:“可是被你杀了的那四个人,今天却忽然复活了,铁开诚亲眼看见了他们,居然还同样相信你,还叫你去追查他们的来历,难道他是个呆子?可是他看来为什么又偏偏不像?”

他脸上还是全无表情,可是说到“谢晓峰”这三个字时,声音里充满了尊敬。

铁义道:“他一向相信我。”

谢晓峰眼中露出笑意,道:“你是不是准备请我喝两杯?”

谢晓峰道:“铁开诚就相信了你?”

铁开诚道:“我一向滴酒不沾。”

铁义道:“不错。”

谢晓峰叹了口气,道:“独饮无趣,看来我只好走了。”

谢晓峰道:“可是你不忍下手,只拿了四件血衣回去交差?”

铁开诚道:“现在你还不能走。”

铁义道:“不错。”

谢晓峰道:“为什么?”

谢晓峰道:“铁老镖头发丧三天之后,铁开诚就将那四个人逐出了镖局?再命你去暗中追杀?”

铁开诚道:“你还得留下两样东西。”

铁义道:“漏洞?什么漏洞?”

谢晓峰道:“你要我留下什么?”

谢晓峰道:“你编了个很好的故事,也演了很动人的一出戏,戏里的每个角色都配合得很好,情节也很紧凑,只可惜其中还有一两点漏洞。”

铁开诚道:“留下那朵珠花。”

铁义道:“谁……谁说了谎?”

谢晓峰道:“珠花?”

谢晓峰道:“糊涂人为什么偏偏要说谎?”

铁开诚道:“那是我用三百两银子买来送给别人的,不能送给你。”

铁义道:“我本来就是个糊涂人。”

谢晓峰的瞳孔收缩,道:“真是你买的?真是你叫铁义去买的?”

谢晓峰道:“那么你就未免太糊涂了些。”

铁开诚道:“丝毫不假。”

铁义道:“我不懂。”

谢晓峰道:“可是那么样一朵珠花,价值最少已在八百两以上,三百两怎能买得到?”

谢晓峰道:“你不懂?”

铁开诚道:“天宝号的掌柜,本是红旗镖局的账房,所以价钱算得特别便宜,何况珠宝一业,利润最厚,他以这价钱卖给我,也没有亏本!”

声音嘶哑而颤抖:“谢大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晓峰的心沉了下去,却有一股寒气自足底升起。

铁义的喉结上下滚动,过了很久,才能发得出声音。

——难道我错怪了铁义?

只有铁开诚仍然声色不动,这惊人的变化竟似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铁开诚要他去追查那四人的来历,难道也是个圈套?

忽然间,剑光又一闪,轻云如春风吹过大地,迅急如闪,凌空下击。没有人能避开这一剑,铁开诚也没有闪避。可是这一剑并没有刺向他,剑光一闪,忽然已到了铁义的咽喉。铁义的脸色变了,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判断实在缺少强而有力的证据,冷汗已湿透了背脊。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眼睛里都带着很奇怪的表情。

铁开诚道:“除了珠花外,你还得留下你的血,来洗我的镖旗。”

谢晓峰盯着他,终于慢慢地伸出手柄剑。铁开诚的手指放松,手垂落。

他一字字接道:“镖旗被毁,这耻辱只有用血才能洗得清,不是你的血,就是我的!”

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掌心都捏了把冷汗。他这么做简直是在自杀。只要谢晓峰的手握住剑柄向前一送,有谁能闪避,有谁能挡得住?

冷风肃杀,天地间忽然充满杀机。

他用两根手指捏着剑尖,慢慢地将剑柄送了过去,送向谢晓峰。

谢晓峰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你是个聪明人,实在很聪明。”

这一剑并没有刺向谢晓峰。每个人都看见剑光一闪,仿佛已脱手而出,可是剑仍在铁开诚手里,只不过剑锋已倒转,对着他自己。

铁开诚道:“聪明人一文钱可以买一堆。”

他自己没有佩剑,新遭父丧的孝子,身上绝不能有凶器。可是经常随从在他身后的人,却都有佩剑,剑的形状真朴实,有经验的人却一眼就可以看出每柄剑都是利器。

谢晓峰道:“我本不想杀你。”

铁开诚忽然拔剑。

铁开诚道:“我却非杀你不可。”

谢晓峰道:“是。”

谢晓峰盯着他,道:“有件事我也非问清楚不可。”

铁开诚道:“我的剑就是你的剑?”

铁开诚道:“什么事?”

谢晓峰道:“在你手里。”

谢晓峰道:“铁中奇老镖头,是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铁开诚道:“你的掌中无剑,心中亦无剑,你的剑在哪里?”

铁开诚道:“不是。”

谢晓峰道:“是。”

谢晓峰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铁开诚盯着他,缓缓道:“心中若有剑,杀气在眉睫。”

铁开诚坚若磐石般的脸忽然扭曲,厉声道:“不管他老人家是怎么死的,都跟你全无干系!”

谢晓峰道:“心中是不是有剑,至少你总该看得出。”

他忽又拔剑,拔出了两柄剑,反手插在地上,剑锋入土,直没剑柄。

铁开诚道:“剑在你心里?”

用黑绸缠住的剑柄,古拙而朴实。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这两柄虽然是在同一炉中炼出来的,却有轻重之分。”

铁开诚道:“你掌中无剑?”

谢晓峰道:“你惯用的是哪一柄!”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这一炉炼出的剑有七柄,七柄剑我都用得很乘手,这一点我已占了便宜。”

铁开诚道:“是非曲直,你当然一定已分得很清楚。”

谢晓峰道:“无妨。”

谢晓峰道:“是。”

铁开诚道:“我的剑法虽然以快得胜,可是高手相争,还是以重为强。”

铁开诚道:“因为你一定听了很多话。”

谢晓峰道:“我明白。”

谢晓峰道:“你应该知道我一定会来的。”

他当然明白。以他们的功力,再重的剑到了他们手里,也同样可以挥洒自如。可是两柄大小长短同样的剑,若有一柄较重,这柄剑的剑质当然就比较好些。

铁开诚看着他走进来,看着他走到面前:“你又来了。”

剑质若是重了一分,就助长了一分功力,高手相争,却是半分都差错不得的。

铁义是个魁伟健壮的年轻人,浓眉大眼,英气勃发,可是站在这个人身后,就像是皓月下的秋萤,阳光下的烛火。因为这个人就是谢晓峰。

铁开诚道:“我既不愿将较重的一柄剑给你,也不愿再占你这个便宜,只有大家各凭自己的运气。”

这个人的发髻早已乱了,被大雨淋湿的衣裳还没有干,看来显得狼狈而疲倦。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头发和衣服,也没有人觉得他狼狈疲倦,因为这个人就是谢晓峰。

谢晓峰看着他,心里又在问自己。

一个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人,你不让他走时,他偏要走,你想不到他会来的时候,他却偏偏来了。

——这少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天下无敌谢晓峰面前,他都不肯占半分便宜,像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做出那种奸险恶毒的事?

十三个人走过去,十三双手同时去拔镖旗,镖旗还没有拔下,十三双手忽然在半空中停顿,十三双眼睛,同时看见了一个人。

铁开诚道:“请,请先选一柄。”

他的脸还是全无表情,声音里却充满决心。他说的话,仍然是命令。

剑柄是完全一样的。剑锋已完全没入土里。究竟是哪一柄剑质较佳较重?谁也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又何妨?

铁开诚道:“有人毁了我们一面镖旗,就等于将我们千千万万面镖旗全都毁了,此仇不报,此辱不洗,江湖中就再也看不见我们的镖旗。”

有剑又何妨?无剑又何妨?

镖师们迟疑着,没有人敢动手。

谢晓峰慢慢地俯下身,握住了一把剑的剑柄,却没有拔出来。

铁开诚站在淌水的屋檐下,看着车上的镖旗,忽然道:“折下来。”

他在等铁开诚。剑锋虽然还在地下,可是他的手一握住剑柄,剑气就似已将破土而出。虽然弯着腰,弓着身,但是他的姿势,却是生动而优美的,完全无懈可击。

十三面镖旗,十三辆车,车已停下,停在一家客栈的后院里。

铁开诚看着他,眼睛前仿佛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一个同样值得尊敬的人。

镖旗也依旧红如血。

荒山寂寂,有时月明如镜,有时凄风苦雨,这个人将自己追魂夺命的剑法传授给了他,也时常对他说起谢晓峰的故事。这个人虽然连谢晓峰的面都未见过,可是他对谢晓峰的了解,却可能比世上任何人都深。因为他这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击败谢晓峰。

故老相传,彩虹出现时,总会为人间带来幸福和平。可是夕阳为什么仍然红如血?

他说的话,铁开诚从未忘记。

夕阳下现出一弯彩虹,在暴雨之后,看来更是说不出的宁静美丽。

——只有诚心正意,心无旁骛的人,才能练成天下无双的剑法。

黄昏,雨停。

——谢晓峰就是这种人。

铁义道:“燕十三。”

——他从不轻视他的对手,所以出手时必尽全力。

谢晓峰道:“是谁?”

——只凭这一点,天下学剑的人,就都该以他为榜样。

铁义道:“我知道。”

铁开诚的手虽然冰冷,血却是滚烫的。能够与谢晓峰交手,已是他这一生中最值得兴奋骄傲的事。他希望能一战而胜,扬名天下,用谢晓峰的血,洗清红旗镖局的羞辱。可是在他内心深处,为什么又偏偏对这个人如此尊敬?

谢晓峰道:“你知道这十三招剑法是什么人传授给他的?”

“请。”这个字说出口。铁开诚的剑已拔出,匹练般刺了出去。他当然更不敢轻视他的对手,一出手就已尽了全力。

他目中露出恐惧之色:“据说这十三招剑法之毒辣锋利,世上至今还没有人能招架抵挡。”

铁骑快剑,名满天下,一百三十二式连环快剑,一剑比一剑狠。他一出手间,就已刺出三七二十一剑,正是铁环快剑中的第一环“乱弦式”。因为他使出这二十一剑时,对方必定要以剑相格。

铁义道:“大部分都是,只不过他的剑法,又比老镖头多出了十三招。”

双剑相击,声如乱弦,所以这一环快剑,也就叫作“乱弦式”。

谢晓峰道:“他的武功,难道不是铁老镖头传授的?”

可是现在他这二十一剑刺出,却完全没有声音。因为对方手里根本没有剑,只有一条闪闪发亮的黑色缎带。

铁义忽然又道:“可是谢大侠也一定要特别小心,铁开诚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他的剑远比老镖头昔年全盛时更快、更可怕。”

本来缠在剑柄上的黑色缎带。

可是冥冥中却自然有双眼睛,在冷冷地观察着人世间的悲伤和罪恶,真诚和虚假,他自己虽然不开口,也不出手,却自然会借一个人的手,来执行他的力量和法律。这个人,当然是个公正而聪明的人,这双手当然是双强而有力的手。

谢晓峰并没有拔出那柄剑,只解下了那柄剑上的缎带。

阴森的庙宇,沉默的神祇,无论听见多悲惨的事,都不会开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