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三十一章 存心送死

第三十一章 存心送死

镖旗被毁,镖师受辱,就算张实这样的老江湖,遇上这种事都难免惊惶失措。

这当然有理。

可是这少年居然还能从从容容地慢步而来,一张方方正正的脸上,居然连一点惊惶愤怒的神色都没有,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修养和镇定,本不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所能做到的。

红旗镖局上下两千多人,其中多的是昔日也曾纵横江湖的好手,也曾有过响当当的名声,就凭这么样一个老老实实的年轻人,怎么能服得住那些慓悍不驯的江湖好汉?

大雨如注,泥水满街。

难道红旗镖局,竟换了这看来有点笨笨的老实人?

这少年慢慢地走过来,一双白底黑布鞋上,居然只有鞋尖沾了点泥水,若没有绝顶高明的轻功,深不可测的城府,怎么能做得到?

每个人都在恭恭敬敬地招呼他:“总镖头。”

谢晓峰的心沉了下去。他已发现这少年可能比铁中奇难对付,要解决这件事很不容易。

看见了这年轻人,红旗镖局旗下的镖师和趟子手竟全都弯身行礼,每个人的神色都很恭谨,每个人都对他十分尊敬。

这少年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明知镖旗被毁,明知折旗的人就在眼前,竟好像完全不知道,完全看不见,手撑着油布伞慢慢地走过来,只淡淡地问道:“今天护旗的镖师是哪一位?”张实立刻越众而出,躬身道:“是我。”

铁中奇为什么不来?他为什么要来?

这少年道:“你今年已有多大年纪?”

四个人撑着油布伞,从大雨中慢步走来,最前面的一个人,白布袜,黑布鞋,方方正正的一张脸,竟是在状元楼上,和曹寒玉同桌的那老实少年。

张实道:“我是属牛的,今年整整五十。”

雨珠如帘。

这少年道:“你在镖局中已做了多少年?”

谢晓峰心里在叹息。他知道这件事是小弟做错了,可是他不能说,他不愿管这件事,可是不能不管。他绝不能眼见着这个孩子死在别人手里,因为他在这世上唯一对不起的一个人,就是这孩子。

张实道:“自从老镖头创立这镖局时,我就已在了。”

听见他们的总镖头到了,四十多位镖头和趟子手同时松了口气。他们都相信他们的总镖头一定能解决这件事。

这少年道:“那已有二十六年。”

可是他还没有死,居然还有余力追杀连山群盗中最凶悍的巴天豹,一日一夜马不停蹄,刺巴天豹的首级于八百里外。这个人就是红旗镖局的总镖头,“铁骑快剑”铁中奇。

张实道:“是,是二十六年。”

二十年前,连山十八寨的盗贼群起,气焰最盛时,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人一骑,独闯连山,以一柄银剑,二十八枝穿云箭,扫平了连山十八寨,身负的轻重伤痕,大小竟有一十九之多。

这少年叹了口气,道:“先父脾气刚烈,你能跟他二十六年,也算很不容易。”

忽然间,一个人自大雨中飞奔而来,大叫道:“总镖头到了,总镖头到……”

张实垂下头,脸上露出悲伤之色,久久说不出话来。

谢晓峰!这三个字就像是某种神奇的符咒,听见了这三个字没有人敢再动一动。

听到这里,小弟也已听出他们说的那位老镖师,无疑就是创立红旗镖局的“铁骑快剑”铁中奇,这少年称他为“先父”,当然就是他的儿子。

这人道:“我就是谢晓峰。”

父死子继,所以这少年年纪虽轻,就已接掌了红旗镖局,铁老镖头的余威仍在,大家也不能对他不服。奇怪的是,此时此刻,他们怎么会忽然叙起家常来,对镖旗被毁、镖师受辱的事,反而一字不提。

张实的声音已颤抖:“阁下莫非就是谢家的三少爷?”

谢晓峰却已听出这少年问的这几句家常话里,实在别有深意。

这人道:“是的。”

张实的悲伤,看来并不是为了追悼铁老镖头的厚爱,而是在为自己的失职悔恨愧疚。

张实的脸色变了,姓谢的高手只有一家:“阁下莫非是从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来的?”

这少年叹息着,忽又问道:“你是不是在三十九岁那年娶亲的?”

“我姓谢。”

张实道:“是。”

张实先压住了他的同伴,就连满心怨气的丧门剑也不敢轻举妄动,只问:“朋友尊姓?”

这少年道:“听说你的妻子温柔贤惠,还会烧一手好菜。”

大家只看出这个人一定是武功深不可测的绝顶高手,一定和这个折断镖旗的少年有密切的关系。

张实道:“几样普通家常菜,她倒还能烧得可口。”

大雨滂沱,密珠般的雨点一粒粒打在他们头上,沿着面颊流下,他们脸上的表情是悲是喜?是怒是恨?谁也看不出。

这少年道:“她为你生了几个孩子?”

这人道:“我又来了。”

张实道:“三个孩子,两男一女。”

小弟冷冷地看着他:“你又来了。”

这少年道:“有这样一位贤妻良母管教,你的孩子日后想必都会安守本分的。”

这个人却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脸上也仿佛全无表情。

张实道:“但愿如此。”

又是一声惊震,大雨倾盆而落。

这少年道:“先父去世时,家母总觉得身边缺少一个得力的人陪伴,你若不反对,不妨叫你的妻子到内宅去陪伴她老人家。”

五件兵刃被击断,声音却只有一响,这人竟能用小小的五颗珍珠,在一刹那间同时击断五件精钢刀剑。在镖局里混饭吃的,都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了,可是像这样的功夫,大家非但未闻未见,简直连想都不敢想象。

张实忽然跪下去,“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对这少年的安排仿佛感激已极。

车顶上已忽然多了一个人,脸色苍白,手里还拈着朵妇人鬓边插的珠花,眼尖的人已看出上面的珍珠少了五颗。

这少年也不拦阻,等他磕完了头,才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

刀光飞舞,剑光如匹练,突听“叮”的一响,三把刀、两柄剑,突然全都断成两截,刀头剑尖凭空掉了下来,两颗圆圆的东西从车顶上弹起,滴溜溜地滚在地上,竟是两颗珍珠。

张实道:“没有了。”

丧门剑斜斜飞出时,已有三把刀、两柄剑直刺过来,刺的都是他关节要害。

这少年看着他,又叹了口气,挥手道:“你去吧。”

可是除了这柄丧门剑,还有二十七把快刀,十五柄利器在等着他。

张实道:“是。”

小弟并不怕死,可是临死前却不能受人凌辱,忽然飞起一脚,踢飞了他的丧门剑。这一脚突然而发,来得无影无踪,正是江南慕容七大绝技中的“飞踢流星脚”,连流星都可踢,其快可知。

这个字说出口,忽然有一片血沫飞溅而出,张实的人已倒下,手里的一柄剑,已割断了他自己的咽喉。

他的长剑一展,第一个冲了上去,剑光闪动,直刺小弟的环跳穴。

小弟的手足冰冷。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这少年为什么要问张实那些家常话。

丧门剑冷笑道:“那么我们就先废了他的双手双腿再说。”

红旗镖局的纪律之严,天下皆知,张实护旗失职,本当严惩。

张实道:“存心送死的人,必有隐情,不可不问清楚,何况,他背后说不定还另有主使的人。”

可是这少年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能要一个已在镖局中辛苦了二十六年的老人立刻横剑自刎,而且还心甘情愿,满怀感激。

丧门剑道:“那又怎么样?”

这少年心计之深沉,手段之高明,作风之冷酷,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张实沉吟着道:“我看这个人竟像是存心要来送死的。”

地上的鲜血,转眼间就已被大雨冲净,镖师脸上那种畏惧之色,却是无论多大的雨都冲不掉的。对他们这位年轻的总镖头,每个人心里都显然畏惧已极。

他身旁一个手执丧门剑的镖师抢着问道:“只不过怎么样?”

这少年脸上居然还是全无表情,又淡淡地说道:“胡镖头在哪里?”

张实却还在犹疑,缓缓道:“要杀你并不难,我们举手间就可令你化作肉泥,只不过……”

他身后一个人始终低垂着头,用油布伞挡住脸,听见了这句话,立刻跪下来,五体投地,伏在血水中,道:“胡非。”

这也是大家都想问张实的,在镖局中,他的资格最老,经历最丰,总镖头不在时,镖师们都以他马首是瞻。

这少年也不回头看他一眼,又问道:“你在镖局已做了多久?”

他索性在车顶上坐了下来,大笑道:“你们的刀已出鞘,为什么还不过来杀了我?”

胡非道:“还不到十年。”

——我是个疯子也好,是个没有爹的小杂种也好,也都已没关系了。

这少年道:“你的月俸是多少两银子?”

——世上所有的荣辱烦恼,恩怨情仇,现在都已将成过去。

胡非道:“按规矩应该是二十四两,承蒙总镖头恩赏,每个月又加了六两。”

小弟反而笑了。他并不怕死。他本就是找死来的,刚才虽然还有些紧张恐惧,现在心里反而觉得说不出的轻松解脱。

这少年道:“你身上穿的这套衣服加上腰带靴帽,一共值多少?”

张实也渐渐恢复镇定,护镖的四十三名镖师趟子手,都在等着他,只要他一声令出,就要乱刀齐下,血溅当地。

胡非道:“十……十二两。”

就凭这种临危不乱的章法,已可想见红旗镖局的盛名,得来并不是侥幸。

这少年道:“你在西城后面那栋宅子,每个月要多少开销?”

刀光一起,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有人飞奔而来,脚步虽急促,次序却是丝毫不乱,霎时间已将这辆镖车围住。

胡非的脸已扭曲,雨水和冷汗同时滚落,连声音都已嘶哑。

又是一声霹雳连下。震耳的霹雳声中,仿佛听见有人说了个“杀”字,接着就是“呛”的一响,数十把刀剑同时出鞘,这一声响实在比刚才的霹雳还可怕。

这少年道:“我知道你是个很讲究饮食的人,连家里用的厨子,都是天价从状元楼抢去的,一个月没有二三百两银子,只怕很难过得去。”

看见这些人的脸色神情,小弟也笑不出来,只觉一阵寒意自足底升起,全身都已冰冷僵硬。

胡非道:“那……那都是别人拿出来的,我连一两都不必负担。”

这件事实在是意外,太惊人,发生时大家全都措手不及,事发时每个人都乱了方寸,否则小弟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未必能一连得手,就算能侥幸得手,现在也已被乱刀分尸,剁成了肉泥。

这少年笑了笑,道:“看来你的本事倒不小,居然能让人每个月拿几百两银子出来,让你享受,只不过……”

那并不是说他糊涂呆板,而是说他无论遇上什么事,都能保持镇定,沉着应变。可是现在连这实心木头人也已面如死灰,全身上下抖个不停。

他的笑容渐渐消失:“江湖中的朋友们,又怎么会知道你有这么大的本事,看见红旗镖局里的一个镖师,就有这么大的排场,心里一定会奇怪,红旗镖局为什么如此阔气,是不是在暗中与绿林豪杰们有些勾结,赚了些不明不白的银子。”

被一拳打下马鞍的护旗镖师,已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这人姓张名实,走镖已有二十年,做事最是老练稳重,二十年来刀头舐血,出生入死,大风大浪也不知经历过多少,同行们公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实心木头人”。

胡非已听得全身发抖,以头顿地,道:“以后绝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没有人能想得到真的会有这种事发生,没有人能想得到世上真有这种不要命的疯子,敢来做这种事。

这少年道:“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替你出钱的那个人,已给别人夺走?”

可是大家竟似已连这震耳的霹雳声都听不见,一个个全都两眼发直,瞪着车顶上的这个年轻人和他手里的两截断旗。

胡非满面流血,既不敢承认,又不敢否认,这少年道:“有人替你出钱,让你享受,本是件好事,镖局也管不了你,可是你居然眼睁睁地看着你的人被夺走,连仇都不敢报,那岂非长了他人的威风,灭了我们镖局的志气?”

一片乌云掩住了白日,乌云里电光一闪,一个霹雳从半空中打下,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胡非眼睛亮了,立刻大声道:“那小子也就是毁了我们镖旗的人。”

车轮声,马蹄声,趟子手的吆喝声,一下子忽然全都停顿。

这少年道:“那你为什么还不过去杀了他!”

大笑声中,他已跃下高楼,冲入镖车的行列,一拳将前面护旗的镖师打下马去,身子凌空一翻,摘下了车上的镖旗,双手一拗,竟将这面威震大江南北的银剑红旗一下子拗成两段。

胡非道:“是。”

小弟又笑了,大笑,就好像忽然想到了一件极有趣的事。

他早就想出这口气了,现在有总镖头替他撑腰,他还怕什么,反手拔出了腰刀,身子跃起。

有这面旗在,大江南北的绿林豪杰,纵使不望风远遁,也没有人敢伸手来动这趟镖的。有这面旗在,才有遍布大江南北一十八地的红旗镖局。所以这已不仅是一个人的荣誉,也是十八家镖局中大小两千余人的身家生命所系。无论谁侮辱了这面镖旗,红旗镖局中上上下下两千余人都不惜跟他拼命的。

忽然间,剑光一闪,一柄剑斜斜刺来,好像并不太快。可是等到他闪避时,这柄剑已从他左胁刺入,咽喉穿出,鲜血飞溅,化作了满天血雨。

这就是红旗镖局总镖头的令旗,有这面旗在,就表示这趟镖是威镇江湖的“铁骑快剑”亲自出马押送的。

他甚至没看见这一剑是谁刺出来的。

反面绣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剑和二十八枝穿云箭。

可是别人都看见了。胡非的人刚跃起,这少年忽然反手抽出了身后一个人的佩剑,随随便便一剑刺出,连头都没有回过去看一眼。

第一辆镖车上的红旗迎风招展,正面绣着一个斗大的“铁”字。

这一剑时间算得分毫不差,出手的部位更是巧妙绝伦。但是真正可怕的,并不是这一剑,而是他出手的冷酷无情。

比鲜血还红的红旗。

小弟忽又笑了,大笑道:“你杀你自己属下的人,难道还能教我害怕不成?就算你将红旗镖局上上下下两千多人全都杀得干干净净,也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镖旗是走镖的护符,也是镖局的荣誉,这行镖车上插的是红旗。

这少年根本不理他,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过他一眼,就好像根本不知道镖旗是被他折毁的,又问道:“谢晓峰谢大侠是不是也来了?”

有镖车,就有镖旗。

一直站在他身后,为他撑着油布伞的镖师立刻回答:“是。”

楼外忽然响起一阵“隆隆”的车声,一行镖车正从街上走过。

这少年道:“哪一位是谢大侠?”

小弟又笑了,大笑。

镖师道:“就是站在车顶上的那一位。”

谢晓峰呢?谢晓峰为什么没有来?是不是在陪那婊子?有了那么样一个女人陪着,他为什么还要来?

这少年道:“不对。”

二十斤一坛的竹叶青,他一口气就几乎喝下了半坛子。他几乎已醉了。

镖师道:“不对?”

可是小弟这次连一口都没有吃。他在喝酒。

这少年道:“以谢大侠的身份地位,若是到了这里,遇见了这种事,早该仗义执言,评定是非,怎么一直不声不响地站在那里?谢大侠岂又是这种幸灾乐祸,隔岸观火的人?”

八热炒四荤四素,先来八个小碟子下酒,还有六品大菜,虾子乌参,燕窝鱼翅,全鸡全鸭,一样都没有少。

谢晓峰忽然笑了笑,道:“骂得好。”

酒席又摆上。

镖车远在四丈外,中间还隔着十七八个人,可是等他说完了这三个字,他的人忽然就已到了这少年眼前,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拍上他的肩。

小弟也不问,只咧开嘴对那胖掌柜一笑,道:“吃白食的又来了,把刚才那样的酒席,再给我照样开一桌来,错一样我就抄了这状元楼。”

这少年脸色虽然变了变,但立刻就恢复镇定,脚下居然没有后退半步。

曹寒玉和袁家兄弟刚才是根本没有出手?还是已被打跑了?

谢晓峰道:“总镖头也姓铁?”

楼上没有血,没有死人,也没有战后的痕迹,只有那胖掌柜还站在楼头,吃惊地看着他。

这少年道:“在下铁开诚。”

他冲进去,冲上楼。

谢晓峰道:“我就是谢晓峰。”

他又奔回刚才那城市,“状元楼”的金字牌仍旧闪闪发光。

镖师们虽然明知这个人武功深不可测,虽然明知谢晓峰也到了这里,可是听他亲口说出这三个字来,还是不禁耸然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