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三少爷的剑 > 第十四章 有恃无恐

第十四章 有恃无恐

他的姬妾立刻抗议:“我们这样子,你怎么能叫别的男人进来?”

大老板想坐起,又躺下道:“叫他进来!”

大老板微笑,道:“这个男人没关系!”

一个丫头悄悄地走进来,嗫嚅着道:“叶先生说有要紧的事,一定要见老爷!”

有人问:“为什么?”

现在还是上午,大老板还躺在床上,他最宠爱的九位姬妾都在床上陪着他。

大老板淡淡道:“因为他对我比你们九个人加起来都有用。”

这并不是夸张。

虽然已通宵未睡,竹叶青看起来还是容光焕发,完全没有一点倦态。

不但最大,也最奇妙,最豪华,无论到哪里都找不出第二张。

大老板常说他精力之充沛,就好像织布机一样,只要大老板要他动,他就绝不会停。

大老板平生有三件最得意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他有一张世上最大的床。

他垂首站在大老板床前,目不斜视,床上九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在他眼中看来,竟完全不值一顾。对这一点,大老板也很满意。

她紧紧抱住他,眼泪流在他脸上:“我知道,我一定听你的话,绝不说出你的秘密,就算死,也绝不会说出去。”

他先让竹叶青坐下,然后再问:“你说有要紧的事,是什么事?”

阿吉道:“但是我却希望别人忘了我!”

竹叶青虽然遵命坐下,却又立刻站起,垂首道:“阿吉发现了我在他那里布下了眼线,带走了苗子兄妹。”

她看着他,忽然痛哭失声,扑上抱住他:“只要你还记得我,我死也甘心。”

他的头垂得更低:“这是我的疏忽,我低估了那个没有用的阿吉,请大老板严厉处分。”

阿吉沉默了很久,声音变得很温柔:“我也记得你,你叫金兰花!”

他先用最简单的话扼要说出事件经过,然后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自请处分。这是他做事的一贯作风,他从不掩饰自己的过错,更不推诿责任,这种作风也正是大老板最欣赏的,所以大老板虽然皱了皱眉,语声却不严厉:“每个人都难免有做错事的时候,你先坐下说话!”

她忍住泪又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一生中,唯一真正喜欢过的一个男人就是你……你当然不会知道,因为我只不过是你无数个女人其中之一,而且是个下贱的婊子。”

竹叶青道:“是!”

三姨太道:“可是无论你怎么变,我还是认得出你!”

等他坐下去,大老板才问:“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阿吉道:“每个人都在变!”

竹叶青道:“昨天晚上子时前后!”

他将她抛在床上,她就仰面躺在那里看着他,目中忽然有了泪光,黯然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怎么会变得这么多?”

大老板道:“直到现在你还没有找到他们?”

卧房里灯光柔和。

竹叶青道:“阿吉的行踪我们已知道,苗子兄妹却一直下落不明!”

他不想杀这个女人,可是他一定要封住她的嘴。他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秘密。

大老板道:“阿吉在哪里?”

她没有说完这句话。因为阿吉已闪电般转回身,掩住了她的嘴,将她拦腰抱起。

竹叶青道:“一直都在大刚的三姨太那里!”

三姨太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大声道:“我想起来了,你是……”

大老板沉下脸,道:“铁头已经被他……?”

阿吉眼睛里忽然也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慢慢地转身走出去。

竹叶青道:“是。”

她说得很肯定:“我是个婊子,从十四岁就开始做婊子,也不知见过了多少男人,可是像你这种男人并不多。”

大老板道:“他是什么时候去的?”

三姨太道:“绝不会。”

竹叶青道:“刚过子时不久!”

阿吉道:“你一定看错了人!”

大老板脸色更难看,道:“他在半个时辰之内,就能将苗子兄妹那么样两个大人藏起来,你们花了一夜工夫,居然还找不到?”

三姨太看着他,眼神显得更奇特,忽然道:“我认得你,我以前一定见过你。”

竹叶青又站起来,垂首道:“城里能容他们兄妹躲藏的地方并不多,我已经派人将每一个有可能的地方都彻底查过,却没有人看见过他们!”

阿吉道:“我本就在等他!”

大老板冷笑道:“想不到这个没有用的阿吉,居然连你都斗他不过。”

三姨太道:“你杀了铁头,大老板绝不会放过你。”

竹叶青不敢开口。

阿吉冷笑。

这一次大老板也没有再让他坐下,过了很久,才慢慢地问道:“铁头真是被他亲手杀了的?”

三姨太道:“应该走的是你。”

竹叶青道:“据当场目睹的人说,他一掌就拍碎了铁头的脑袋。”

阿吉道:“我也很可能会杀死你,你本该早就走了的。”

大老板脸色又变了变,道:“有没有看出他用的是哪一门的武功?”

她的声音平静得接近冷酷:“像他这种人,天生就是个杀胚!”

竹叶青道:“没有。”

三姨太道:“你不杀他,他迟早也总有一天会死在别人手里!”

他又补充道:“就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和来历,可见这个人必定大有来历。”

阿吉冷冷道:“我杀了你的男人!”

大老板道:“最近江湖中有没有什么人忽然失踪?”

满屋子的人都已悄悄溜了出去,只剩下她一个人没有走。

竹叶青道:“这一点我也去调查过,最近忽然销声匿迹的武林高手,只有大盗赵独行、天杀星战空和剑客燕十三。”

他知道她一定就是铁头的三姨太。她站得离他很近,已盯着他看了很久,眼睛里带着种很奇特的表情,既非悲伤,也不是仇恨,却带着几分惊奇和迷惑。

大老板又在皱眉,这三个人的声名,他当然也听说过。

秋风吹动窗纸,阿吉终于抬起头,才发现面前站着个女人。一个很美的女人,带着种说不出的妖娆诱人的魅力。

竹叶青道:“可是这三个人的体形相貌年纪,都没有一点和阿吉符合。”

没有人看得出他心里正在呐喊:“我又杀了人,我为什么又要杀人?”

大老板冷笑道:“难道这个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地下长出来的?”

——他以前杀过多少人?现在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忽然握紧拳头,用力敲在床头的矮几上,厉声道:“不管他是哪里来的,先做了他再说,人死之后,就不必再问他的来历。”

——他杀人后为什么还能如此冷静?

竹叶青道:“是。”

——这个人究竟是谁?

大老板道:“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不管要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他这条命!”

这个没有用的阿吉,竟使得这些终日在刀头舐血的兄弟们,心里产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竹叶青道:“是。”

每个人都在看着他,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武器,可是没有人敢动。

大老板的命令,一向要立刻执行,可是这一次竹叶青居然还没有走。

阿吉动也不动站在那里,棕黑的眼睛里全无表情,仿佛深不见底。

这是从来未有的现象,大老板怒道:“难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惨呼和挣扎都已停止,屋子里闷得令人窒息。

竹叶青迟疑着,终于鼓起勇气道:“他人单势孤,我们要他的命并不难,可是我们的牺牲一定也很惨重!”

铁头的脑袋,本来连铁锤都敲不破,却偏偏受不了他这只手的轻轻一拍。

大老板道:“那么你的意思呢?”

想不到阿吉的手却偏偏还能动。

竹叶青道:“这个人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刀,就看他是被谁握在手里!”

它是被一掌打碎的。无论谁的肩井穴被抓住,一双手本来是绝对动不了的。

大老板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将这把刀买下来?”

兄弟们又在大声喝彩。可是这一次彩声停顿得很快,因为阿吉没有被撞碎,铁头反而被打碎了。

竹叶青道:“他肯为苗子兄妹那种人卖命,只不过因为他们对他有一点恩情,大老板若是给他点好处,怎知他不肯为大老板效死?”

没有人能受得住他这颗铁头一撞,看来这个没有用的阿吉,立刻就要变成没有命的阿吉了。

大老板沉吟着,脸色渐渐和缓,道:“你认为我们能买得到?”

铁头不但头厉害,这几招动作也快,而且准确。他知道现在要撞的不是桌子,是个有手有脚的活人,所以他一出手就抓住了阿吉的肩井穴,先让他不能动,然后再一头撞过去。

竹叶青道:“每个人都有价钱的,我们至少应该去试试!”

这个字刚出口,铁头已虎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肩,把他像刚才举石桌一样举了起来。

大老板道:“谁去?”

阿吉道:“好。”

竹叶青躬身道:“我想自己去走一趟!”

铁头大刚狞笑道:“我应该撞什么?撞你?”

大老板道:“既然他是把已出鞘的刀,说不定一碰上他就会出血的,你何必自己去冒险!”

阿吉道:“我说你是个猪八戒,因为除了猪之外,谁也不会笨得用自己的脑袋去撞石头。”

竹叶青道:“我全身上下,都属大老板所有,何况几滴血?”

本来正在睥睨自耀,洋洋得意的铁头大刚脸色又变了,怒道:“你说什么?”

大老板忽然下床,握住了他的手,道:“我没有儿子,你就是我的儿子,你千万要小心!”

等他们喝彩声停下,阿吉才慢慢地接着道:“好……好……好一个猪八戒!”

竹叶青低着头,热泪仿佛已将夺眶而出,连旁边看着的人,也都被感动。

兄弟们立刻大声喝彩:“好!”

等他退出去,大老板才长长吐出口气,对他的姬妾们道:“现在你们是不是已看出来,他对我是不是比你们九个人加起来都有用?”

他的头却还是像个刚从油桶里捞出来的葫芦,又光又亮。

一个嘴角有痣、眼角含情的女人忽然道:“我只看出了一点!”

只听“卜”的一声响,这块比年糕还厚的大理石,竟让他一头撞得粉碎。

大老板道:“哪一点?”

石头也有很多种,大理石不但是最名贵的一种,也可能是最坚硬的一种,他却用自己的脑袋撞了上去。

这女人道:“他实在比我们九个人加起来都会拍马屁!”

一张铺着整块大理石的桌子,居然一下子就被他端了起来。至少有七八十斤的桌子,在他的手里,竟好像是纸扎的。

大老板大笑,道:“说得好,说得好。”

铁头大刚又大笑,道:“好,老子就让你开开眼界。”

他笑声忽又停顿,盯着这女人,道:“我要你做的事,你都肯做?”

阿吉道:“看看你的头,是不是真的是铁头!”

这女人开始乘机撒娇,蛇一般缠住了他,道:“你要我做什么?”

铁头大刚道:“看什么?”

大老板冷冷道:“我要你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去陪他睡觉!”

阿吉道:“我只不过想来看看。”

阿吉还在睡。他太疲倦,太需要睡眠,有太多的事都在等着他去做,他的体力必须恢复。

铁头大刚忽大笑,道:“好,好小子,你真有种,居然敢找上门来!”

他醒来时,金兰花还躺在他身旁,睁着眼,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柔情。

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顿,城里的兄弟们,当然已全都听过“阿吉”这名字。

阿吉却又闭上眼,道:“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人来过?”

这人道:“我叫阿吉,没有用的阿吉。”

金兰花道:“没有。”

兄弟们全都跳了起来,纷纷大喝:“你这小王八蛋,你姓什么?叫什么?”

阿吉全身肌肉放松,心里却已抽紧。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找铁头大哥的麻烦?

他知道暴风雨来临前的一刻,通常都是最沉闷的时候,那就像黎明前的那一刻通常都是最黑暗的时候。

铁头大刚的脸色变了。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每个人都已看出这小子是特地来找麻烦的。

以后会有些什么样的转变?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全不知道。

这人道:“叫剃光了脑袋的猪八戒,通赔!”

他只知道这件事现在已黏上了他,他已不能放手。因为他只要一放手,老苗子、娃娃、金兰花就只有死定了。

铁头大刚忍住怒火,道:“叫什么?”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知道城里还有无数个像他们这样的人,都在火坑里等着他帮助。

这人道:“只可惜这副牌到你手里,就不叫猴王了。”

外面的屋子里忽然有了脚步声。

铁头大刚道:“就凭这对猴王!”

脚步声很重,好像故意要让人听见,然后阿吉又听见有人在咳嗽。

这人道:“你凭什么要通吃?”

他等着这个人进来,等了很久,外面反而变得全无动静。

铁头大刚道:“你说我吃不得?凭什么吃不得?”

金兰花的脸色惨白,她猜不出来的是什么人,可是这个人既然敢来面对一掌拍碎铁头的人,必定有恃无恐。

这人的样子虽然不中看,态度却很冷静,淡淡道:“我不是放屁,是在说公道话!”

阿吉拍了拍她的头,慢慢地站起来,穿上衣服。他已感觉此刻等在外面的这个人,一定是最难对付的一个。

铁头大刚瞪眼道:“刚才是不是你在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