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武侠小说 > 大人物 > 第十五章 大英雄本色

第十五章 大英雄本色

你可以尽管喝,那意思就是你也可以尽管输。

所以赌场里一定有酒,而且通常都是免费的酒,随便你爱喝多少,就喝多少。

秦歌正在尽量地喝酒。

结果是,愈输愈喝,愈喝愈输;不醉不休,输光为止。

你若还不肯承认他是个豪气干云的人,看到他喝酒时也不能不承认了。

结果呢?

他喝起酒来就好像跟酒是天生的冤家对头似的,只要一看见杯子里有酒,就非把它一口灌到肚子里去不可。既不问酒有多少,更不问杯子大小。

有的人一喝了酒,就想赌;有的人一开始赌,就想喝酒。

“男人就要这样子喝酒,这才是英雄本色。”

所以赌鬼通常也是酒鬼。

但田心若在这里,一定就会说:“这也并不能证明他是个英雄,只不过证明了他是个酒鬼而已。”

譬如说,“酒”和“赌”,这一对朋友就很亲密,亲密得已很少有人能把他们分开。但这对朋友实在糟透了。

从那小撅嘴里说出来的话,好话实在太少。

亲密的朋友不一定是好朋友。

“这死丫头到哪里去了呢?难道会跟着那大头鬼跑了?”

02

田思思咬着嘴唇,决定连她都不再想,决心全神贯注在秦歌身上。

等到田大小姐肯承认自己错误时,太阳一定已经在西边出了。

然后她立刻就发现秦歌已输光。

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绝不会承认的。

输光了的人样子通常都不太好看,秦歌居然还是面不改色。

但这结论是否正确呢?

那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金大胡子,不知何时又出现了,正站在他身旁,脸上带着同情之色,道:“秦大侠今天手风好像不太顺,输得可真不少。”

田大小姐终于为自己下了个结论。

秦歌大笑,道:“我赌钱本来就准备输的,只要赌得痛快,输个万儿八千又何妨?”

“无论如何,秦歌至少比他坦白得多。”

金大胡子一挑大拇指,大声道:“好!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不但赌得漂亮,输也输得漂亮。”

田大小姐本已下了决心,以后绝不再想那大头鬼了,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她无论看到什么人,都忍不住要拿这人跟他比一比。

他挥了挥手,又道:“再去拿五万两银子来,让秦大侠翻本。”

“假如是那大头鬼,也许就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把我的秘密揭穿了,他至少会替我留着面子。”

秦歌大笑道:“我早知道你也是个漂亮人,用不着等我开口的。”

他若要说一句话的时候,无论有多少双耳朵在听着,他也都照说不误。至于这句话是不是会让别人脸红,他更完全不管不顾。

金大胡子脸上忽然露出了为难之色,沉吟着道:“只不过这里的规矩,秦大侠想必也知道的。”

她已发觉秦歌真是个敢说敢做的人,他若要拉你的手时,无论有多少双眼睛在瞧着,他都照样要拉。

秦歌道:“你要抵押?”

所以田大小姐总算真的认得秦歌了,而且至少已对这个人有了一点了解。

金大胡子笑道:“朋友是朋友,规矩是规矩,秦大侠豪气干云,当然绝不会要朋友为难的。”

他忽然拉起田思思,道:“走,陪我去赌两手,看你能不能带点好运气给我。”

秦歌又大笑,道:“你用不着拿话来绕我,你就算把成堆的元宝堆在我面前,我姓秦的也不会平白拿你一锭。”

秦歌微笑着,道:“你比那些女孩子长得漂亮些,笑起来也比她们甜。笑得甜的女人,将来的运气都不会太坏,所以……”

他拍了拍胸膛,又道:“你看我全身上下有什么值五万两银子的,只管开口就是。”

田思思咬着嘴唇,鼓起勇气,问道:“哪……哪一点?”

金大胡子道:“真的?”

秦歌忽又道:“但你却有一点跟那些女孩子不同的地方。”

秦歌沉下了脸,道:“什么真的假的?只要你能开口,我就能让你如愿!”

田思思的脸已红到耳根,直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进去。

金大胡子目光闪动,忽然压低声音,道:“秦大侠可曾看见那边角落里的三个人?”

秦歌大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以为这法子很妙,对我说来却一点也不稀奇了,因为至少已有七八个女孩子在我面前利用过同样的法子。”

他用不着指明,别人也知道他说的是谁。

这句话一问出来,她就已后悔了,因为这句话已等于告诉秦歌,她刚才做的那些事完全是在演戏。

因为这三个人的确很特别。

田思思道:“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这三人一个是道士,一个是和尚,还有一个是穷秀才。

她再也想不到秦歌居然能看破她的心事,更想不到他会当面说出来。

赌场里本就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的,有和尚道士到这里来,也就不算稀奇。

田思思怔住了。

稀奇的是这三个人并不是来赌的,根本就没有下注。

秦歌缓缓道:“就因为你知道我一定会救你,所以要刚才那个人把你卖给赵大麻子,是不是?”

和尚手里拿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念经。

田思思道:“秦大侠见义勇为,也是江湖人人都知道的。”

道士闭着眼,双手合十,居然在那里打坐。

秦歌道:“你知道我一定会救你?”

穷秀才左手端着杯酒,右手捧着本书,正看得摇头晃脑,津津有味。

田思思瞟着他脖子上的红丝巾,抿嘴笑道:“江湖中的人谁不认得秦大侠呢?”

和尚念经、道士打坐、秀才看书,本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到赌场里来做这种事,那就不但稀奇,而且简直稀奇得离了谱。

秦歌道:“你认得我?”

三个人一人占据了一张赌桌,别的人就算想赌也没法子坐下去。

田思思终于嫣然一笑,道:“多谢秦大侠救了我,否则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连田思思都已看出这三人是成心来找麻烦的。

“像他这么样多彩多姿的人,当然不大有时间睡觉的。”

她觉得这三人用的法子不但特别,而且有趣。

秦歌还在看她,仿佛在等着她说话,一双眼睛当然很明亮,很有慑人之力,只不过有几根红丝而已。

秦歌皱了皱眉,道:“你是不是要我把他们赶出去?”

这大人物在她心里的地位,难道还没那猪八戒重要?

金大胡子道:“正有此意。”

她吃了那么多苦,费了那么多事,好容易才总算认得了这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但刚才她居然连他都忘了。

秦歌道:“你自己为什么不过去动手?”

她轻轻叹了口气,回过头才发现秦歌还站在她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金大胡子叹了口气,苦笑道:“因为他们并没有破坏这里的规矩。”

田大小姐自己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承认。

他接道:“这里并没有规定每个人一进来就非下注不可,你能说不准秀才看书、道士打坐、和尚念经么?”

这是怎么回事呢?

田思思几乎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刚才那一瞬间,她眼睛里好像已只有杨凡一个人,心里也只有杨凡一个人,别的人和别的事,她完全都没有注意。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在成心找麻烦,却又偏偏不能说他们做错了事。

田心是什么时候走的?从哪里走的?田思思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秦歌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只可惜这时田心也不见了。

金大胡子道:“好几天以前就来了,但有时来,有时走,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

“他既然没老婆,田心又蛮喜欢他的,我为什么不索性真的将田心许配给他呢?”

秦歌道:“你为何要放他们进来?”

她忽然又想起了田心。

金大胡子又叹了口气,道:“问题就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无论如何,这大头鬼并不能算是个坏人,我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报答他才是。”

秦歌的眼睛好像亮了起来,沉声道:“如此说来,这三人倒有几下子。”

田思思看他就这样走了,心里反而有点难受起来。

金大胡子道:“看来的确像是有点扎手,所以秦大侠若不愿意这么办,在下也不勉强。”

他站起来,拍拍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秦歌冷笑道:“我天生就是喜欢惹麻烦的人。”

杨凡忽然笑了笑,道:“既然秦大侠已出头,我一两银子也不要了。”

金大胡子展颜笑道:“所以,这五万两银子已在等着秦大侠回来翻本。”

谁知秦歌却好像很同情的样子,道:“这倒也难怪你。你想要多少银子翻本?”

秦歌听了金大胡子的话,大笑起来,将面前所有的酒全都一饮而尽,大步走了过去。

这理由简直该打屁股三百板。

秦歌做事的确很干脆,说做就做,绝不拖泥带水。

杨凡叹道:“因为我是个赌鬼,而且输急了。”

但为了五万两银子,就替赌场做保镖,岂非有失大侠身份?

他大步走到杨凡面前,瞪眼道:“你凭什么要把这位小姑娘卖给别人?”

田思思一直在旁边看着,心里也难免觉得有点失望。

秦歌忽然重重一拍桌子,怒道:“这是什么话,天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么?”

“但大侠应该做什么呢?

田思思低着头,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道:“他根本也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只不过是跟他到这里来玩的,谁知他……他……他……”

“见义勇为、扶弱锄强、主持正义、排难解纷……这些事非但连一文钱都赚不到,有时还要贴上几文。

01

“大侠一样也是人,一样要吃饭,要花钱,花得比别人还要多些,若是只做贴钱的事,岂非一个个都要活活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