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十四章 图书馆

第十四章 图书馆

“这里的书几乎大部分他都看过。”杜近回到值班室从电脑里调出借书记录,打印出来的清单上书名密密麻麻。

“他都看什么书?”景承问。

我和景承把清单接过去,如同杜近所说凯撒在这两年时间内几乎看完了整个图书馆的书,这其中包括哲学、法律、社科等,我甚至还看见格林童话和通俗小说,最让我诧异的是这些书名中居然还有旅游指南。

“你们说姜谨啊,这个犯人太特别了。”杜近在旁边插话。“从来没见过有像他这样喜欢看书的犯人,也不说话一动不动专心致志看书,两个小时的时间分毫不差。”

“我感觉姜谨看书完全是为了消磨时间,好几次他明明前一天才看过的书,到了图书馆后又要求读阅,其他犯人看完一本才要求借阅第二本,但他每次来会要求一次性借阅很多本。”杜近在旁边疑惑不解说。

“姜谨每次到这里之前,我都会提前通知杜近,因为考虑到姜谨的特殊性,他不允许在图书馆中随意走动,他要看什么书首先告之我,然后我再转告杜近。”齐国栋向我们解释。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浪费时间在姜谨心中是原罪,所以他才会选择我来惩罚,因此他来图书馆绝对不会是消磨时间,而且一个明明知道自己将会被处决的人绝对不会看旅游指南,他来图书馆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我们进去的时候看见一名狱警正在拖地,齐国栋给我们介绍,狱警叫杜近,是图书室的管理员,杜近长的阳光帅气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

“除了看书之外,他在这里还做什么?”景承问。

我们跟随齐国栋来到监狱图书馆,里面陈列的书籍种类繁多琳琅满目,最多的当然是法律方面的书籍,诺大的图书馆被收拾整理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有时候他会来这里写信。”杜近回答。

“姜谨去图书馆的时间都是被安排在下午,图书馆里没有其他犯人,由四名狱警押送让其在图书馆中阅读两个小时,整个过程他接触不到任何人,事实上我从来没听到他在图书馆说过话。”齐国栋说。

“他是在图书馆写信的?”我眉头一皱。

“凯撒在被抓获后,他并没有表现出抗拒,反而很配合一五一十说出他杀人的经过和时间,有一些是专案组已经掌握的,但还有很多案件并没有被发现,凯撒愿意和盘托出但是提出两个条件。”景承神情沉稳告诉我。“音乐和书籍,他要求在关押期间每天有听音乐的时间,同时可以前往图书馆看书,作为交换他会把所有案件全说出来。”

“姜谨是特殊犯人,专案组不允许他单独书写,所以每一次回信,他都是在我看管下来图书馆写,不过我可以肯定信上的内容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因为姜谨写好后由我保管然后抄录后,我把原件锁在保险柜,最后才把抄录的信邮寄出去,整个过程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经手过他写的信。”

“图书馆?”我一愣大为不解问。“像凯撒这样极度危险的重犯,你居然能让他去图书馆?”

“他每次来都在什么地方看书?”一直默不作声的景承突然问。

因为姜谨的特殊性,不会和其他犯人参与劳动改造,因此大部分时间姜谨除了在图书馆看书外都在自己的监室中。

杜近指了指图书馆靠窗的角落,明媚的阳光从铁窗外照射进来,刚好落在角落的书桌上,景承指着清单上凯撒最后一次看的书,让他全都找出来。

齐国栋毫不犹豫摇头斩钉切铁回答,他一直是按照专案组的要求看管姜谨,这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探监,不允许姜谨和犯人接触,负责看管的狱警不得和其任何语言交流,即便是放风姜谨也是被单独隔离。

他一言不发慢慢走向角落,迟疑片刻坐了下去,齐国栋刚想开口被我阻止,看景承此刻的神情,我知道坐在那里的已经不是他,他又一次把自己变了怪物。

“找到这个方法,或许就能距离凯撒的门徒更近一些。”景承说到这里看向齐国栋。“在他被关押的这两年里,除了书信之外还有其他什么情况吗?”

他动作缓慢而仔细的翻阅杜近找来的书,全神贯注的表情让他好像遗忘了身旁人的存在,看完的书被整齐的堆满起来,他已经一言不发看了一个多小时。

“除了写信之外,凯撒还有其他和外界联系的方式。”我眉头一皱。

当最后一本书看完,他从容不迫拿起一旁的纸笔开始书写。

我也是这样想的把信封收好,景承却无动于衷,一脸迷惑喃喃自语:“三个月前凯撒回了最后一封信,他和外界就再没联系,没有了书信沟通他又是怎么知道进展和掌控全局的呢?”

最后把写好的东西递到齐国栋的面前,齐国栋和杜近一脸茫然,接过手的信纸上竟然写着凯撒回信的内容,景承居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把自己当成了凯撒,直到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时间不多不少刚好过去两个小时。

“名字虽然是假的但地址不是,否则姜谨怎么能和这个人书信沟通。”齐国栋说到重点,估计是想弥补过失指着信封说。“从地址入手,顺藤摸瓜一定能找到写信的人。”

景承把手按在低垂的长发上,脸上有一种疲惫的倦怠,我亲眼目睹过他成为怪物时的疯狂和不可思议,他可以追查到同类残留的气味和足迹,亦如是生物链中最顶级的猎食者,总是能轻而易举追捕到自己想要的猎物。

“这个名字是假的,通过音译而来,翻译成拉丁文是仆人的意思,传说中凯撒身边有十二名忠心耿耿的仆人。”景承不假思索回答。

可这一次他失败了!

“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我问景承。

景承的眼中流露出更多的是不解和烦躁,如同突然失去目标的猎食者,他无法从这些杂乱无章的线索中窥探到凯撒的秘密,挫败感让失落和迷茫充斥在他脸上。

“我留下来来信人的地址和姓名。”齐国栋在保险柜中找出一个信封递到我们面前。“姜谨回信的地址和来信吻合,本市翠屏路雪峰街37号,来信人的姓名叫康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