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推理悬疑 > 死神的哈士奇(第1卷) > 第四章 生死游戏

第四章 生死游戏

“不过我记得当时案发现场的全部细节。”

“指望一群书呆子照本宣科勘查现场,恐怕永远也无法知道真相。”他的声音中透着傲慢的嘲讽。

“你记得?!”

“不是,要比现在凌乱的多,但鉴证科勘查后,会把不相干的物品清理。”

“你不是问我有什么长处,这个或许算其中之一吧。”

“你第一次到案发现场就是这样?”

“那你给我按照当时的情况描述一下。”

“怎么了?”我问。

我默不作声努力去回想,记得当时被警员带到这里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摆放在餐桌上的高脚杯和半瓶红酒,客厅中的CD机处于待机状态,除了地上被拖行的血迹触目惊心外,整个房间并不杂乱,一切都井井有条摆放整齐,没有打斗的痕迹。

他站在门口扫视一圈,有些失望的摇头。

在浴室门口有少量的水,浴室的镜面上还有没散去的水雾,在房间的地上,有浴室拖鞋留下的水渍,鞋印极其不规则,相当的凌乱和重复,甚至还有在同一地方来回走动的痕迹。

进入凶案现场,还能隐约闻到浓重的血腥味,现场已经被鉴证科的同事清理干净,勾画在地上的白色轮廓,还能让我想起几天前发生在这里惨绝人寰触目惊心的一幕。

血迹喷溅第一处地方是在被害人的主卧室,但并不是遇害的地方,从墙上溅射的血迹方向和分布看,被害人首先是在主卧室遇袭,造成大量失血,可在主卧室中并没有争斗的痕迹。

因为凶案发生才几天,或许是因为害怕,这层楼的其他两户都选择到其他地方居住,警员离开后就只剩下我和他。

遇害地点是在女儿的房间,男女主人身上发现数十刀不规整的刀伤,全都是割伤而且深浅不一,致命伤是脖子上的颈总动脉被割断,死亡时间是15日凌晨两点。

这种具有极强攻击性的高危人格,具备这种人格注定和警察永远站在对立面,可怎么也没想到,如今我的清白居然要寄托在这样的人身上。

在大门玄关处发现一件折叠整齐的雨衣,上面布满血迹,怀疑是凶手作案时所穿戴。

他甚至都没有恐惧心,我无法感受他的真实情感,这些标签贴在他身上,我作为警察能肯定的判断,他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

我一口气把记忆中的画面全说出来,确保没有任何遗漏。

案发现场被警员24小时封锁看守,但他仅仅寥寥数语就让值守警员相信我们是来换班的,说谎是这个疯子另一个特质,我在他身上看不到丝毫的责任感和罪恶感,更不用说道德观。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什么?”他听的很认真。

走出停车场,夜幕笼罩的城市被灯火点缀,远处的时代之星四个大字格外醒目,他眺望着灯火通明的远方,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有人想召唤黑暗中最邪恶的怪物,很可惜,这个人成功了……”

我肯定的摇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的天赋,只要我去过的现场,我会巨细无遗记下所有的细节和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像谁传递信息?”我越听越迷惑。

“死亡时间是15日凌晨两点,你说自己接到报警电话是17日早上7点,电话里你听见了什么?”他声音异常严峻。

电梯停在负一楼,他把昏厥的警员拖到一处不易觉察的死角,整理好制服意味深长说:“那些证据是被人精心布置,除了要陷害你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传递信息。”

“我只听见有女生细微的哭泣声,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分多钟,但始终没有说话,感觉打电话的人很恐惧。”我和他对视一眼说。“死者在15日凌晨两点遇害,17日报警电话里我听见哭声应该是失踪女儿的,我怀疑当时凶手胁迫女儿打这个电话。”

“案发现场的所有证据没有疏漏,至少我看不出来任何破绽,去了也没用,那里没有可以洗脱我嫌疑的东西。”我平静了一些。

“目的呢?”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眉头紧锁缓缓摇头。“为什么要打这个报警电话?”

“谁知道呢。”他穿戴好制服,一边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理,一边笑意斐然说。“你是警察应该明白证据的重要性,既然如今铁证如山,要洗脱嫌疑就必须找出能证明你清白的证据。”

“挑衅!”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向警方挑衅,有这样的变态凶手,在行凶后为公然宣战向警方炫耀自己的力量。”

“去案发现场?”我一愣加重语气纠正。“再说一次,我没杀人,我是被诬陷的!”

“你想太多了。”他神经质的笑出声眉头舒展了许多。“这分明就是精心策划好的凶案目的是让你成为凶手,这满屋的证据再加之在你身上找到的女受害人手机足以让你百口莫辩,何必要多此一举打电话挑衅,我说直白点你别生气,既然选择了你就说明你更改不了任何结果,你只是这场游戏中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掌控全局的那个人何必向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炫耀挑衅。”

“你在时代之星杀了人,说明那是游戏开始的地方,当然要重新回到那里,没这身衣服你认为进得去?”

“那你说是为什么?”我有些不服气。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还有其他更深的意思,你再好好想想,可有什么是你遗漏的?”他再次追问。

“你都是杀人犯了,还怕多一条袭警罪?”他头也不抬蹲在地上系鞋带。

“没有……”我说到一半停下来,之前的专注力一直在案发现场,他提到那个报警电话让我记起一件事。“当时在电话里,除了听见女人的哭泣声外,好像还隐约有音乐声。”

“袭警是重罪!”我惊慌失措。

“什么样的音乐声?”

他按下电梯去负一层的应急按钮,脱下警服穿在自己身上。

我对音乐并不擅长,根据记忆电话那头传来的音乐古朴典雅,悠扬悦耳的一直伴随着女人轻微的哭泣,格外的让人感到诡异:“应该有小提琴,还有,还有钢琴,像是很多乐器混杂在一起的音乐。”

我和身旁的警察木讷的对视,几乎是同时反应过来,但他不是我对手,仅仅几秒的时间两个警察窒息性昏迷。

他听到这里目光落在客厅的CD机,若有所思问:“当天你到案发现场时,这台CD机处于待机状态?”

“你还愣着干嘛,真想去警局?”

“我看见CD机上的指示灯还亮着。”我点头回答。

警察还没问完,他突然转身一手箍住警察脖子,一手托起后脑,标准的擒拿锁喉动作,只是动作之快拿捏的位置之准,让我惊诧不已,我和另一个警察一时间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走到CD机旁按下播放键,在报警电话中出现的音乐瞬间响起,声音抑扬顿挫华美激昂。

“什么……”

他一言不发矗立在CD机前,闭目惬意的聆听手和头随着音乐的节奏慢慢摆动,像一个站在台上激情澎湃的指挥家,直到我看见他嘴角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的样子又变成我熟知的疯子。

“我是想知道,我穿你的鞋会不会合适。”他依旧笑的不温不火。

“这或许就是选择你的原因。”他陶醉忘我的微笑,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干嘛?”警察瞪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的眼神透着鄙视。“老实点,别自找没趣。”

“什么原因?”我急切追问。

“你穿多大的鞋?”他用奇怪的问题打破了沉默。

“因为你能记住现场常人不会留意的细节,所以才会给你打那个报警电话,就是希望你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且牢记这里的一切。”

电梯里好几次想问出声,可他一直低头看身旁警察的脚,直到脸上浮现出神经质的微笑。

“难道我能记住这些也是错?”我有些抓狂。

这里竟然离凶案现场如此之近,坐了这么久居然没有发现,我眉头一皱诧异的看向他,他带我来这里或许并不是仅仅为了一杯纯正的红茶和糕点,可惜他并没有和我交流的意思。

“你没有错,不过布置这一切的人,希望你能把这些细节传递给我。”他睁开眼睛样子有些兴奋好像沉醉其中,完全忘了几天前两个无辜的人被残忍的杀害在这个房间中。

时代之星。

我彻底被他的样子激怒,一把揪住他衣领大声呵斥:“我不是疯子!我只想当我的警察,就算是接电话的警察也愿意,我不想玩什么游戏何况人命关天,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羞惭,对了,我忘了你是精神病,你怎么会懂道德和责任。”

转身离开露台的时候,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勾画出远处大楼的轮廓,我看见大楼顶部那四个异常熟悉的字。

“这是一个寻找宝藏的游戏。”他不怕我,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他甚至从来都没有正视过我,即便我如此愤恨,他还是不以为然的和我对视目光没有丝毫闪烁,略显苍白的脸和令人无所适从的笑,让我想起蝙蝠侠中的小丑,没有任何底线也没有任何教条一切都随心所欲。“宝藏的钥匙就隐藏在你记忆的线索中。”

我不清楚那杯茶是他留给谁的,可我从他表情中看见了无助的不舍,然后深吸一口气黯然的转过头,那一刻我可以肯定他是正常的,因为我看出了他唯一的柔弱,但仅仅是一瞬很快又被阴郁的决绝所替代,他看上去更像是要奔赴角斗场的战士。

“我不想玩这个游戏!”我加重声音咆哮的打断他。

我的心开始往下沉,很清楚只要回到警局在核对身份的时候,发现我是早晚的事,可他好像并不在意,只是被警察带走时,我看见他回头望了一眼座位上那杯已经冷掉的茶。

“没有人强迫你玩这个游戏,你现在就可以退出,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游戏没有输赢只有生死,从你被选中那刻开始,除非你找到宝藏否则你死路一条,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要么被抓获成为凶犯被处决,要么被追捕的人枪杀在逃亡的路上,当然,你还有另一个选择……”他摊着手波澜不惊回答。“找到那把钥匙就能开启宝藏,而里面装着你的清白和那个只剩下146小时生命的女人。”

两名接到报警的警察就是这个时候到的,他们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我身上,简单的询问后按程序要带我们回警局。

我手一抖最终无力的低垂,事实上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不管是洗冤还是救人,都必须跟随这个疯子完成这场只有生死的游戏。

他一言不发的凝望如同一尊不可撼动的雕像,像是在迎接属于他的黑暗王国降临,我愈发看不懂面前这个男人,他似乎游离在不同的身份之中,或许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疯子。

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整理好制服后他向我伸出手,神经质的笑容让我无能为力的妥协。

最后一丝落日的余辉覆盖在他身上,从金黄慢慢沉淀变暗颜色越来越深沉,飘逸的长发中他双眼透着皎洁的明亮,整个城市开始陷入混沌的黑色。

“你好,我叫景承。”

娇小可人的服务员已经花容失色躲的老远,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逃离这里,但他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悠闲自得坐在椅子上望着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