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小说集 > 造彩虹的人 > 第8章

第8章

哲也露出自嘲的苦笑。“不然,你以为土炸弹的费用是我用私房钱支付的吗?”

“我真不知道你还有那样的后台。”离开酒店后,功一说了一句。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不过……那人到底是谁?”功一竖起拇指,指向酒店上方。

佐分利动了动手指,年轻女子用笑容催促他们离开。两人只好走出了房间。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把这座酒店顶楼的房间包下来了,每个月都会到这里来几次。那个大个子保镖和女秘书每次都会跟他一起来。”

“我知道,那边我来想办法。这不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情。”

“他到底是做什么的?黑社会吗?”

“还有,呃,电视台也找我们说想做特别节目……”

“虽然不是彻头彻尾的黑社会,但好像也有点关联。”

“那你就快点让我见到那个光乐家少年。”

“你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认识那种人的?”功一问。

“啊,可是就像佐分利先生您刚才说的,如果没有那个,很多人都会受不了。”

“不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人家一早就知道我了。那时我还在当旧人类的首领,有一天,他突然来到我租的房子,问我要不要创建新人类暴走族。”

“啊,我还忘了说一件事。”佐分利对跟在女人身后准备离开的他们说,“刚才说的光之演奏会,暂时先停下来吧。我准备下回亲自主办。”

“为什么?”

几秒钟后,门开了,那个女人走了进来。功一跟着哲也站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刚才佐分利先生也说了,他只对我说把深夜徘徊的人统领起来,还说会给我出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佐分利按下桌上的对讲器按钮,“宇野他们准备回去了。”

“于是你就创建了蒙面破坏神?”

“那个,我会想办法的。一定会让专务您满意。”

“我本来就对以前那些暴走族的做法有点厌恶了,觉得那是个绝佳的时机。可是当时佐分利先生还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为什么要让我做这种事、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些事情绝对不能打听。’”

功一正要开口表示自己也不太愿意,哲也却抢在他前面说话了。

“那也太可疑了。”功一说,“原来我们只是被利用了吗?我根本没想到,蒙面破坏神是那种可疑的团体。”

“我相信你。让我见见那个少年,好吗?如果你做不到,”佐分利把五官深邃的脸转向功一,“那我就拜托相马吧。相马一定不会拒绝的。”

“你要到哪儿去找一点都不可疑的暴走族啊。”哲也自嘲地说。

哲也脸上全无血色。“专务,我怎么会背叛……”

“喂,等等。这样一来,除了我们之外的新人类又是怎么回事?其他地方的新人类暴走族不也正在增加吗?”

“哲也,”佐分利收紧下巴,盯着少年的脸,“我至今为止给了你们不少关照吧。我给你下的指令是,将深夜徘徊的人们统领起来,还把新人类这种手段教给了你。对你目前为止的成绩,我表示十分赞赏。你干得很不错。如果你只是放弃了以前的活动,找来那个光乐家来摸索新的道路,那完全没问题。我反而举双手支持。更何况这个所谓光乐的东西,看来比破坏主义带来的效果要大得多。但是,如果你的行为中包含了对我的背叛,那我可就不能放任不管了。”淡然的语气反倒更让人胆寒。

“估计那些也是按照佐分利先生的意思组织起来的。”哲也若无其事地说,“同样的新人类在同一时期,从各地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这种事绝对不正常。”

“可是……”

“现在新人类可是遍布全国啊。”

“放过他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要把他吃了。当然是找他有事才要你把他带来啊。”

“那应该意味着他的影响已经遍及全国了。”说完,哲也又摇摇头,“搞不好是全世界。”

“恕我冒犯,那个,我想说,请您放过他吧。那家伙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

功一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那个叫佐分利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还用问吗?当然是那个光乐家少年啊。”

“不是说了千万不能打探吗?”说完,哲也看了看周围,又往功一身边凑了凑。“老实说,我跟一个其他地区的新人类首领谈过话。他说,佐分利先生后面其实还有一个人。”

哲也吃惊地抬起头。“啊,把谁……”

“还有一个人?”

“你一开始就应该老实说出来嘛。”佐分利心满意足地点着头,“下次把他带来。”

“对。佐分利先生好像管他叫‘会长’。”

哲也低着头一动不动,但他也知道如果不回答,就难以摆脱这个局面。过了一会儿,他小声说:“可能是吧。”

“会长?到底是谁啊?”

佐分利听完,微笑着吸了一口香烟,随后吐出灰色的烟雾。“对身体有没有害,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所说的毒品,是能够进行交易的药物。”说完,佐分利看向哲也,“怎么样,哲也,你也觉得那是毒品吧?”

“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只有一点,那个会长是整个日本信息产业界的大人物。他在电视和出版界是出了名的幕后主使人。”

“不是的。”功一不假思索地说,“因为那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功一摇摇头,表示无法理解。“那种人跟暴走族有什么关系啊?”

“这就是毒品啊。除了毒品还能是什么?难道不是吗?”

“我也不知道啊。”哲也烦躁地说。

面对佐分利提出的问题,哲也一言不发,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佐分利则满脸笑意地轮流看着两个人的脸。

功一正要戴上头盔,随后转念一想,又问哲也:“光那件事到底怎么办?他们肯定是想靠光来捞钱,把他当成海洛因啊大麻一样的毒品来利用。你真觉得那样也无所谓吗?”

“别在我面前耍花样。听好了,我拿到的报告是这样的。凡是去看光之演奏的人都会上瘾,一旦过长时间不看,就会出现戒断反应。据说他们的身体会变得疲惫而沉重,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可是只要一看演奏,就会精神饱满,充满行动力。喂,不觉得这跟什么东西很像吗?你们怎么想?”

哲也跨上摩托车,长叹一声。“就算我不把光带来,你也会吧?”

“不,其实也没什么……”

“我才不会听那种人使唤。”

佐分利却视若无睹,继续说道:“其实在找你们之前,我就派公司员工去打探了组织里其他成员的情况。为的是确认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不是真的。”他用夹着香烟的手指了指桌上的报道。对于“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功一也已经猜到了。“然后我们搞清楚了,那个所谓光之演奏,是个很了不得的东西。”

“不,你肯定会。”

“不,我没有……”哲也摇着头。

“不会。我绝不会出卖光。”

佐分利似乎并不相信。待哲也把话说完,他从桌上的烟盒里取出一根香烟,用配套的水晶打火机点上了火。“为什么要打马虎眼?”

“真到了那种时候,你一定会的。一旦我无视了他们的命令,第二天你就会被再次叫到这里。然后,你会目睹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这样一来你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对他们唯命是从。”

“您一点都没说错。”哲也慌了神,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滑了下来,“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把戏,只是小孩子在玩耍罢了。我们也只是跟着他胡闹而已。”

“怎么会这样……”

“我之前已经听说你们在搞奇怪的事情,但一直以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没有特别关注。毕竟我当时认为,那只不过是哪个爱出风头的小孩子在耍猴戏罢了。”

“你这家伙什么都不懂,真是太幸福了。”哲也发动了摩托车引擎,继续说道,“刚才不是跟你说,另外一个团队的首领对我说了有关佐分利先生的事吗?那人后来还想继续打探佐分利先生的事情,就选择了跟踪。你猜结果如何?”

“对不起。那个……我也觉得这件事应该早点说出来。可是怎么说呢,因为这点小事专门过来汇报又怕给您添麻烦……”那个平时在功一等人面前极具威仪的首领,现在显得惊慌失措。

“怎么样?”

“超越了音乐的光乐吗?愉快,这真让人愉快。”佐分利以丝毫听不出愉快心情的语气说完,又问哲也,“这上面写的暴走族,是指你们吗?”

“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确实有事情发生了。总之,那家伙现在连佐分利先生的发色都不想知道,已经成了穿着摩托车外套的忠诚化身。”

杂志刊登了那次采访后,民营电视台马上提出了采访请求。他们以不挖掘光个人信息的条件接受了采访。据说新闻的反响热烈,又有两家电视台先后提出希望拍摄特别节目。目前是由功一和哲也二人负责接洽,他们准备先和光商量该怎么办。

功一又紧张地吞了口唾沫,可是没有成功。他感到嗓子干得要冒烟。

“这已经成了热门话题,还上了电视新闻。是这周日的事情吧,那则新闻我也看了。虽然播放的时间很短,但确实很不可思议。”

哲也又补充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拷问是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的。”说完,他戴上了头盔。

那是上周发行的周刊杂志,上面刊登了对光音乐会的首次采访,功一也有一本。采访的大标题是“吸引上千个孩子的光之魔术师”,还附上了白鸟公园音乐会的大幅照片。

“虽然不至于被杀,但肯定不会被轻易放过。”听了哲也和功一的话,光极为淡定地说。他们正坐在距离光家步行十分钟远的咖啡厅里。“说得也没错,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我们闻所未闻的拷问方法。”光的语气仿佛在预测明天的天气。

“看过了……”哲也回答的声线有点颤抖。

“说到底,还是只能对他们唯命是从吗?”功一轮流看着表情严峻的哲也和一如往常的光。

“你看过这个了吗?”佐分利问哲也。

不一会儿,哲也抬起头来。“我决定到外面躲一段时间。”他对光说,“在事态平息下来之前,躲到很远的地方……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去。这样一来,光和他们的联系就切断了。”

“嗯。我叫佐分利。”说完,男人把手伸向西装外套的内侧口袋。功一以为他要掏名片,事实却并非如此。他掏出来放在桌上的,是从杂志上撕下来的一份图文报道。

功一听完,惊讶地凝视着哲也的侧脸。因为他一直以为哲也打算服从佐分利的命令。

“他姓相马,是我的副手。”哲也介绍道。功一郑重地低下头,做了自我介绍。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怎么说也还残留着一点健全的精神啊。”哲也察觉了功一的目光,苦笑着说。

“我没见过你。”男人看着功一说。

“谢谢。”光也笑了。“不过你没有必要逃走。”

他低沉的声音似乎能震透人的五脏六腑,语气却很平和。见哲也在男人对面落座,功一也跟他并排坐了下来。

哲也“呃”了一声,缓缓摇起了头。“光,我知道你这家伙聪明得可怕,但这次的对手不是你能对付的。”

“可以了,你回去工作吧。”男人对女人说。女人欠了欠身,转身离开了房间。待她走出去之后,男人对功一两人说:“过来坐下。”

“我不会说那种大话。不过哲也啊,既然对手如此强大,你想逃也绝非易事。对他们来说,将你找出来简直易如反掌。你不觉得一旦被发现,面临的状况会比现在还可怕吗?”

宽敞的房间中央有真皮沙发,上面坐着一个男人。他身穿一套泛着光泽的深绿色西装,年龄应该在四十五岁上下。这个男人并不胖,但是身材高大,脸也又长又大,五官深邃,浓密的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着,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太像日本人的气场。

“话虽然是这么说……”

女人用目光示意二人跟过来,随后打开了里面那扇门。功一跟在她和哲也身后,也走了进去。

“那你说该怎么办?”功一问。

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请他进来。”

“很简单。只要我去见那个叫佐分利的人就可以了。”

“宇野先生来了。”女人按下办公桌上的对讲器说道。

“喂,光。你到底懂不懂啊!跟他们见面,意味着你的艺术会变成他们捞钱的工具啊。”

“请进。”女人先后看了看二人,然后把他们请进了房间。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似乎是她在使用的办公桌外,就只有一张放置电脑等办公自动化设备的桌子。房间深处还有另外一扇门。

光不可思议地看着哲也愤怒的表情。“艺术不被当成赚钱的工具,这种事情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只要人们认同那是一种艺术。难道你们会认为,进美术馆可以免费吗?”

女人对大个子男人点了点头。男人的工作似乎在那一瞬间便结束了,只见他转过身来,沿着刚才的路走了回去。由于地毯的缓冲,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

“可是他们极有可能不是什么正经人,”哲也说,“他们手里的钱也不是干净的钱。我不希望你那非凡的艺术被那种东西玷污。”

不一会儿,门缓缓打开了。门后走出一个穿着黑色修身西装的女人,戴着一副细金丝边眼镜。功一觉得她应该有三十岁左右。

光还是摇了摇头。“没问题的。光乐不会如此孱弱,它是在更高境界逐渐确立起来的东西,正如音乐已经在更高境界获得了地位一般。”

男人在走廊尽头停了下来。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扇看似沉重的门。男人敲了敲,门发出厚重的声音。

“你之前说,我们今后将会遇到许多苦难。你当时说的就是这个吗?”

他们在二十二楼走出了电梯。男人先迈开步子,功一与哲也一道跟了上去。走廊上铺着极具质感的褐色地毯,绒毛长而松软,让人有点不好意思穿着鞋踩上去。功一好奇地四处张望。这里连壁纸的质感都比下面的楼层好上许多。

听了功一的话,光非常意外地瞪大了双眼,随后笑着摆了摆手。“怎么可能!这种事情根本称不上苦难。目前为止,我们的道路都顺畅得可怕。其实我倒是感觉,这种情况才是正常的呢。”

“VIP专用。”哲也小声说。男人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警告他少说废话。

“顺畅?我们不是给你拖了不少后腿吗?”

电梯的层数按钮一共有二十层。大个子男人并没有碰那些按钮,而是将一把钥匙插进了操作屏上方的钥匙孔里。紧接着,一个十厘米见方的小门打开了,里面纵向排列着两个按钮,男人按了上面那个。做完这些动作后,他把小门关上,用钥匙上了锁。

哲也说完,光对他笑了笑。“你觉得我把蒙面破坏神拉过来,是没有经过任何考虑的举动吗?”

不知何时,他们旁边出现了一个膀大腰圆的高大男人。他面无表情,五官如同刻刀雕刻而成。面无表情的男人似乎在看着哲也。不一会儿,他们面前的电梯门打开了,哲也用下巴指了指电梯,示意功一走进去。功一走了进去,哲也和大个子男人也跟了进来。

“呃……”

两人走到电梯间。八台电梯正不停歇地运作着。这里似乎有人在办婚礼,一群穿着礼服和留袖和服的人挤进了电梯。

功一忍不住与哲也面面相觑。

“跟我来就好。”哲也一直下意识地舔着嘴唇。

与此同时,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了,我们走吧。”

“有谁住在这里吗?”功一跟在哲也后面问。

“走……到哪里?”哲也茫然地问。

哲也在一座新建成的酒店大楼背后停下了车。那栋大楼看起来至少有二十层高。功一在他旁边停了下来。哲也抱着头盔,从后门走进了酒店。

“刚才不是说了嘛,去那个叫佐分利的人那里啊。正好也有人来迎接了。”说完,光把目光转向咖啡厅入口。

两人各骑着一辆摩托车,向他们居住的城市中心区驶去。这里的道路很宽敞,但还是被商用车和卡车堵得水泄不通。最近这段时间,附近多了不少高层建筑。

功一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在酒店见到的大个子男人正朝他们缓缓走过来。

刚进入十月没多久,蒙面破坏神的首领宇野哲也突然找到相马功一,说:“跟我来一下。”他并没有说要去哪里,意思应该是让功一少说废话,跟过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