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 > 美丽的凶器 > 第25章

第25章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日浦先生您知道还有谁和丹羽先生很熟的吗?”

“是吗?”

他确认小夜子不在旁边,回答:“差不多是一个月以前。”

刑警点点头,样子看起来没有想象中感到可惜。

“嗯,我想一下……”

大约经过了一个小时,该询问的事项也差不多问完了,两位刑警起身准备离开。有介送他们到玄关的地方,小夜子从隔壁的房间走出来。

“你们最近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打扰了,不好意思。”

“也没有那么常见面。只有向他请教田径界近况时才会去找他。”

两位刑警行了礼,开门走了出去。成城署的刑警回过头来问道:

“那么现在跟丹羽先生也常见面吧?”

“您去过加拿大吗?”

刑警露出满意的表情。之后他们又问了有介对于当时的事情和润也的近况,不过并不是很有系统的提问,零零散散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有介则谨慎地应对,没有露出马脚。

“什么……”

“了解。”

“加拿大。还是学生时代去过呢?”

“从没听说过。我想不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情才对。”

“没有……没去过。”

刑警用谄媚的眼神看着有介问道。有介摇摇头说:

“这样啊!抱歉打扰了。”

“那么,您听说过周遭还有选手服用过禁药吗?我们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再度点个头后,就离开了。有介伸手锁上大门,回到屋里。小夜子站在客厅凝视着他。

“真的不敢相信他曾经做过这种事……”有介仍故作镇定。

“怎么了?”有介问道。

有介看着他们摇摇头,然而心脏却狂跳不已。

“为什么要说谎?”小夜子说:“你明明去过加拿大。”

“使用禁药吗?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我觉得他们问东问西的很麻烦嘛……”

“事实上,因为这次的案子,我们查到丹羽先生可能曾经使用禁药。关于此事您是否知情呢?”

有介掠过小夜子身边,走进自己的书房。身后的小夜子对他说:

没想到他们已经调查得这么详细了,有介默默地对于警界的组织能力感到惊讶。

“你不在的时候有你的电话,一个女生打来的。我帮你留话了,字条在桌上。”

“对,没错。”

“谢谢。”

“看来是这样没错,我们也听说虽然你们比赛的项目不同,一个短跑、一个障碍赛,但在日本代表队集训的时候感情就最好了。”警视厅的刑警如此说道。

走进书房,看到桌上的字条。字条上写着“木村翔子,TEL:×××××××××”。

有介透露了他跟丹羽之间部分的实情。不过在登门拜访之前,刑警应该知道了。

打电话到字条上的这个号码,是都内有名的旅馆。报上木村翔子的名字之后,等了一会儿电话通了。

“知道,觉得非常的震惊,毕竟我和丹羽因为练田径的关系还蛮熟的。”

“喔!幸好你没事。”翔子拉高声调说道。

两位刑警首先询问有介是否知道这件案子。

“我也很担心你,还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你。”

有介点点头,走到客厅,只见两个看起来和一般上班族没两样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们一看到有介,便站起来打招呼。其中一位是来自警视厅总部的刑警,另一位是成城署的刑警,两个人的年龄看起来大约都是四十岁左右。

“抱歉。可是我也没办法,那个公寓我已经不敢再回去了。”

“没有,才刚到。”

“发生什么事了?”

他吓了一跳,小心翼翼不要在警察面前露脸,问:“他们等很久了吗?”

“那个女生来过。”

“什么?”

有介吓了一跳。

“警察先生在等你。”

“什么时候的事?”

等有介回到自己的公寓,已经过了下午三点。开了门,便看见小夜子一脸紧张地走向他。

“星期日晚上。那天我们不是都去丹羽那边嘛?那个晚上她好像就埋伏在我家的停车场,只是凑巧我没有用车,所以她就先找上丹羽了。”

他开始思考如何确认翔子是否无恙,而最有效确实的方法,就是到她的公寓看一看。然而,有介实在没有勇气前往,因为那个怪物或许正在附近监视。

“你怎么知道她埋伏在你家停车场?”

瞬间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也许翔子已经遇害了。这并非不可能,搞不好只是尸体还没发现。

“当然是有迹可循,之后再跟你说吧。对了,我们谈谈之后该怎么办吧!我有一些想法。”

之后,有介打了两次电话给翔子,但都只听到答录机的录音。今天是敬老节,一般公司都会休息,但她的工作应该无关国定假日。

“什么想法?”

有介谢过妇人之后结束了谈话。最后妇人问他这篇报导何时会刊载,有介则虚应了一下。

“电话里不方便说。今天碰个面好吗?”

有介知道妇人指的正是自己,至于年轻女子就是翔子。警察肯定很重视这个证词。

“好。时间跟地点呢?”

“不是,两、三个人吧!我看过他们从丹羽房里走出来,其中还有一个是年轻女子。”

翔子指定了旅馆附近的一间咖啡厅,时间是六点。

“客人?一个人吗?”

挂上电话,有介再度整理好仪容走出书房。小夜子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有介陷入沉思的时候,妇人率先发难:“他们问我最近丹羽有没有跟谁往来、这几天状况如何之类的。可是我跟他只不过是点头之交,几乎什么也不知道。不过倒是看见最近有客人来找他。”

“抱歉,我又要出门了,要跟编辑见个面。”

“后来他们还问我很多有关丹羽先生的事。”

说完就走向玄关。小夜子这时追了上来,说:“老公。”

有介这才了解女杀手得知丹羽去处的方法。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有介无法理解润也为什么会这么做。

有介穿好鞋子回头望向妻子,表情有些惊讶。

“字条?”

她热切的眼神也因而瞬间显得畏缩。

“这个嘛,他们就问我知不知道丹羽暂时不在家里,我就说我知道,因为他把联络地址写在门上的字条上嘛。”

“干嘛?”

“警方还问了什么事情吗?”

“老公……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跟我说喔!”

少女果然来过这里。

有介苦笑着回应她:

“我没有,不过好像有人看过。前面的那间卖酒的老板就看过,还说至少比他高一个头。”

“有啊,都跟你说了呀。不要担心啦。”

“那么您看过吗?”

他握住门锁准备出门之际,小夜子说:

“是的。他们问我有没有看到一个高大的女人。”

“刚刚警察问我,九月九号那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但警察已经向您问过话了吧?”

有介缓缓地望向小夜子。她的眼眶泛红。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就说……你一直在家里……这样应该可以吧?”

有介递给对方的是他一直放在皮夹里某编辑朋友的名片。毕竟不能够说出本名,而且名片上印有出版社的名字也比较容易套话。妇人这才卸下武装,解开安全链打开门。

“小夜子……”

“您好,我们在做杂志的报导。方便请教几个问题吗?不会打扰您太久的。”

此时有介的内心激动不已。九号那天晚上,他说要去采访就出门了。

有介走进公寓,按下润也隔壁房间的对讲机。不久一位中年妇女隔着安全链探出脸来。

“我走了,可能会晚一点回来。”

终于,警察坐上警车离开了,一旁凑热闹的群众也渐渐散去。

说完,便打开门走了出去。“慢走”,一个细细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买了刀子之后,有介来到高圆寺润也的公寓,希望可以掌握到一些相关的消息。公寓旁边停了一台警车,几个男人进进出出润也的房间。有介停好车,到附近的书店里假装看书。不久,刑警从房间里搬出一个箱子,有介推测里头应该是案情相关的证物,或许还有通讯录,也许上头还有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