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 > 美丽的凶器 > 第10章

第10章

好,就这样吧!拓马决定之后,躲在健身器材旁边的暗处。

他考虑要不要去开灯,动作快一点的话,只要几秒钟就可以到门口,但他不确定开灯对自己是否有利。这个房间的东西他最清楚,就算有点暗还是可以移动。再者对方身上有枪,暗一点也比较容易藏身。

他屏住气,竖起耳朵,留意空气中些微的震动。他听得见布料摩擦的声音,以及微弱的呼吸声。

拓马用眼角余光瞄到有黑影晃动。

拓马压低身子开始移动。这时候他的眼睛已适应黑暗,可以清楚地看见健身器材的样子。

想到这里,拓马整个人动弹不得,这一切来得比他预想的还要早。一方面还算值得庆幸,这表示她并没有落入警察手里。而她的第一个目标是自己,这也让拓马觉得幸运,他可以直接解决她,便不会有其他受害者。

突然传来“铿——”一声,这巨大的声响是从右边传来的。拓马朝声音的来源匍匐前进,并从器材的阴暗处缓缓地探出头。那个地方是用来做等张收缩训练的,就是最土法炼钢、使用杠铃来锻炼肌肉的训练方式。

如果真的有人,便不做第二人选,一定就是那个女生——“毒蜘蛛”。

拓马看到一个哑铃滚落在长椅旁边,刚刚的声音可能就是哑铃掉下来造成的。那么,对方在哪里?

拓马屏息凝神,环顾如黑色岩石般陈列的健身器材,总觉得有人躲在屋内。

想到这里,拓马突然感觉头顶上有东西。抬头一看,有黑色不明物体在天花板上拉着健身用的绳索垂吊着。只见这个黑色身影张开四肢一跃而下,拓马闪避不及,对方跳上他的背,双脚钳住他的身体,双手勒住头部。拓马拼命抵抗,抓住敌人的手腕试图拨开她。然而这一瞬间拓马心想,好棒的肌肉,光是抓住手腕他就知道了。对方接下来的举动更证实了拓马的论点,她猛力勒住拓马的脖子,这样的力道,要是一般男人早就昏过去了。拓马使出全力,终于把对方的手和自己的脖子分开。正想反击时,拓马感到右耳一阵剧痛,原来是对方咬了他一口。剧烈的疼痛让拓马忍不住松开手,同时对手也从他身上跳开。

他直觉有人潜入这里。

拓马一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女生,她身上的肌肉不但结实,还微微反光。对方把手放入胸口拿出黑色的东西。拓马还没意识到那是手枪之前,身体率先反应往旁边跳开。随后枪口迸出火花,枪声响起。

“谁?”

少女追了过来,再度举起枪。拓马躲进运动器材旁边的阴暗处。这次她没有开枪,一方面因为四周太暗,一方面或许也因为她对枪支的使用不够熟练,如果不能保证在确切的距离内能够射中,她就不打算开枪,更何况枪里的子弹有限。

当这么想着时,拓马往前踏出第一步就听到一声微弱的“叩”。他吓得全身僵直。

拓马静悄悄地移动。他摸了摸自己的右耳,触感相当湿润,应该流了不少血。疼痛如海浪般袭来,拓马环顾四周,试着分散注意力减轻疼痛,也一面寻找可以用来自卫的东西。凳子上方有一根用来架着哑铃的横杆,拓马拾起横杆,藏身在柱子的阴暗处。

走到室内慢跑机时,他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算闭着眼睛,也能从这里走到出口。

他知道这女的正在接近他。她穿着运动鞋,但仍隐约可听到鞋子踩在地毯上的声音。

眼睛尚未适应黑暗,他便站起身,穿过运动机器之间的空隙,小心翼翼地前进。微弱的光线从窗外泻入,模糊之中,还是可以看到周围的样子。

少女从右侧出现了!拓马从柱子阴暗处跳了出来,将手中的横杆往下奋力一挥,漂亮地击落少女手上的枪,接着朝对方的脸挥过去。然而握着横杆的手被少女抓住了,并从他手中夺走横杆。拓马看着对方的脸,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他吓了一跳,倏地起身。拓马并没有接到停电的通知。

黑暗中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大略可以看见对方是个轮廓深邃、下巴瘦削的女生。这确实不是正统的日本人长相。

下一秒,日光灯突然熄灭。

两人激战的结果,横杆从双方的手中脱落,滚到地上。拓马推开少女的身体,朝手枪飞扑过去。当他回头准备反击,少女已不见踪影。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隐瞒到底——拓马注视着天花板上的白色日光灯,对自己说。

这下他在明,敌方在暗了。

拓马仰起脸,伸出双手。虽然现在的状况已大不如前,但这双手曾经替他拿下世界冠军。而这双臂肌肉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应该说,绝对不能让自己尊敬的岳父和挚爱的妻子知道,否则以他们父女严谨的性格,一定会看不起他的。

他举着手枪,绷紧神经,谨慎地观察周围的动静。少女一定会伺机扭转情势,所以拓马决心在她出手之前就要杀了她。处理尸体的问题之后再慢慢想,反正一定要就此一了百了。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事到如今还感觉这么真实。事情都过去了,却还是苦苦纠缠着他。

黑暗让他很难感受到对方的动静,于是他再次考虑是不是要开灯。至少手里拿着枪,明亮一点对自己比较有利。

拓马停下脚步,闭上双眼。那一夜的大火,还有仙堂的死,都在他脑海中重演。

他一边观察四周,一边走到入口处。墙壁上有一排开关。

除了那件事……

拓马望着室内,右手牢牢地握着扳机,左手放在电灯开关上。开灯之后,对方一定会慌了手脚,想必会有所反击,所以在这之前一定得开枪击倒她才行。

真庆幸这一路走来一帆风顺。现在和惠美子有了孩子,生活上应该也没有什么不安才对。

他调整呼吸,手指触碰电灯开关。

拓马也感受得到,芦田有意将公司交给自己。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会是这样吧……

同时,拓马感觉背后有人。

为了不辜负岳父的期盼,拓马努力学习、吸收,并且学以致用。“懂事”这个头衔,不只是因为社长女婿的身份,拓马对公司确实也有相当的贡献。

还来不及回头,瞬间,拓马的后脑勺就遭到重重一击,全身瘫痪,一时失去意识。

如美梦成真一般,拓马的期望实现了,原来她也喜欢拓马。拓马结束了选手生涯后,两年前的秋天他们便结婚,同时,他也顺理成章地在芦田先生的手下工作。

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地上。周围依然一片漆黑,头部感觉很沉重,无法再站起来。即便如此,他知道有个身影俯视着自己,是那个女生——毒蜘蛛。从下面往上看,她的身型显得更加巨大。

这个健身俱乐部的社长芦田善一,是拓马妻子惠美子的父亲。拓马曾是全日本举重冠军,当时透过恩师的介绍认识了芦田父女。芦田先生相当喜欢拓马,给了他不少好处,此外,拓马也被芦田先生的真性情感动,同时还深受惠美子的吸引。她并不是所谓的美女,但聪明机灵又细腻,还很有自己的主见。拓马也觉得要挑对象的话,这个女孩是再好不过了。

完了——拓马在嘴里念着。

若是客人数目没变的话,一定要提升附加价值来增加客人消费的次数。而拓马思考的附加价值就是扩充医疗美容的部分,最近连日在事务所加班到深夜,也是希望这个计划可以实现。

他刚才还拿在手上的枪,如今在少女手里迸出火花。

安生拓马俯卧在肌耐力训练器材的长椅上,弯曲着双脚锻炼膝关节。在这里,这样的健身机器有数十台,到了假日更是人满为患。一楼的游泳池跟饮料吧,还有这一层楼的健身房,都会稍微超过原本适合容纳的人数。虽然说健身的风潮使会员增加,但拓马评估人数应该不会再增加多少了。支付高额的入会费,多半是有钱人展现优越感的方法之一。像现在人一多,想用什么器材就得排队,那些高姿态的客人就会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