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读书网 > 东野圭吾小说集 > 11字谜案 > 第七章 关于那个奇妙的夜晚

第七章 关于那个奇妙的夜晚

“我不知道。明明我们是同时就寝的……”

山森社长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他和我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总会用高人一等的方式说话。

“大概什么时候?”

“为什么非得在这个时候离开旅馆不可?”

“十点左右。”

我们分成两组寻找冬子。由于石仓说他要沿着旅馆前面的车道找找看,所以我和山森社长绕着旅馆周边寻找。

“那可不行啊,太早了哦!平常过惯不规律生活的人,就算偶尔想要早点睡也是睡不着的。”

我说。看着他们两个人认真的样子,让我心中的不安增加了。

我没回答,只管移动着脚步。现在不是反驳他的谬论的时候。

“我也去。”

旅馆外面是个小小的森林,旁边环绕着简单铺设的步道。沿着那个步道往深处走,就会到达旅馆的后面。而旅馆后面就是刚才主人说的悬崖。眼底净是一片好像要把人吸进去的黑蓝色暗影,听得到海浪在暗影里的拍打声。

“那当然。麻烦也借我一支手电筒。”

山森社长将手电筒照向悬崖下方。不过那种程度的亮光果然没办法照到悬崖尽头。

“我知道——佑介,你也一起来。”

“应该不可能吧……”

“没问题,可是要小心哦!外面黑漆漆的,而且走远一点还会碰到悬崖。”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我沉默以对,不愿意作答。

“原来如此,那还真令人担心。”山森社长站了起来,“可能还是去找一下比较好。森口先生,能跟您借一下手电筒吗?”

我们绕了旅馆一整圈之后又回到客厅,但是冬子还是没有回来。回来的只有沉着脸的石仓佑介一个人。

“她不在房间里。我在想她是不是去散步了,可是因为实在太久了,所以……”

“人不在这栋房子里吗?”

发问的是石仓。

山森社长向旅馆主人森口问道。森口用毛巾擦拭着太阳穴上的汗水回答:“我整间房子都找过了,可是哪儿都没看到人。其他的先生、女士我也问过了,不过大家都不知道。”

“没看到。怎么了?”

金井三郎和志津子小姐他们也都聚集在客厅里了,目前不在这里的只有由美。

他们中断谈话,视线全都集中到我身上。

“没办法,我在这里再等一下好了。请各位去休息吧!等到天亮,我们再去找一次。”

“那个……”我再度看着坐在沙发上谈笑的那群人,“真的没有人看到萩尾小姐吗?”

山森社长对着所有的人说。

我看着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指针指向十一点十分。也就是说,她如果是在十点左右出去的,到现在也已经外出将近一个小时了。

“直接报警不是比较好吗?交给他们处理比较实在。”

若冬子真在晚上跑出去散步,就一定是在十点十五分之前。在那之后出去的话,冬子就得开了锁之后才能出去,然而现在眼前这扇门是锁着的,这有点说不通。

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竹本正彦。不过山森社长当下就摇了头。

我有点介怀。

“这座岛上没有警察局,只有派出所。而且真正有权管辖的也是警察总局,所以就算现在报警,也要到明天早上他们才会派直升机飞过来。在判断这是真正的事件之前,我想警方是绝对不会理睬我们的。”

他伸手指着贴在墙壁上的一张纸。原来如此,上面用奇异笔写着“晚上十点以后大门就会锁上,请注意”。

“只能等?”

“唔……在我们打完麻将的前几分钟,大概是十点十五分或二十分吧。其实本来应该是十点就要上锁的,我忘了。”

石仓一边敲打着自己的脖子,一边问道。

“请问,这扇门是什么时候锁上的?”

“总之请大家先去休息。因为如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话,明天我们还是会按照原本预定的行程,一大早出发。”

名叫森口的肥胖旅馆主人来到我的身旁,然后打开了玻璃门的锁。

大家听完山森社长的话之后,一个接着一个开始回房了。然而每个人的脸上都清楚地写着——都已经这样了,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哦?你的朋友要是出去了,那就得把锁打开。”

“我要留下来。”由于山森社长看起来好像有意把我赶回二楼,所以我直截了当地说:“倒是山森社长,您应该先去睡觉吧!明天不是还要开船吗?”

我走到玄关看了一下门锁的状况。玻璃门是从内侧上锁的。

“我哪能睡觉?”

山森社长他们如果三十分钟前才在这里,冬子大概就是在十点到十点半之间从房间里离开的。

他这么说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冬子到外头去了?

2

我往玄关望去,玻璃门紧紧地关着。

最后留下来是山森社长、我和旅馆主人森口。

“不,没什么。”

我躺在沙发上等着。有时候睡魔会突然袭来,意识也会跟着离我远去。可是在下一个瞬间,我又会突然醒过来。当我想要稍微小睡片刻的时候,又会被很讨厌的噩梦给弄醒。我只能说是很讨厌的梦,因为实际内容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一样。”夫人回答,“把女儿送回房间后,我就一直待在我丈夫他们身边。有什么问题吗?”

时间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流逝,外面一点一点亮了起来。等到客厅的时钟指针指向五点的时候,我们又出去了。

我看着夫人的方向问道。

“冬子!冬子!”

“太太是什么时候过来这里的?”

站在朝霭之中,我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前进。四周完全被寂静给吞噬,我的声音就像是对着古井喊叫一般弹了回来,不停地空转。

用轻佻口吻说话的人是石仓。虽然没什么好笑的,我还是一面赔着笑一面靠近他们。

我感觉到不安开始侵袭胃部了。脉搏变快,让我反胃了好几次。而且头还是一样痛。

“因为只有大哥一个人输,所以一直烦人地说什么在挽回面子之前绝不放我们走。”

“到旅馆后面看看吧。”

“萩尾小姐?没有。”山森社长说完摇摇头,“我们也是在大概三十分钟之前才来这里的。”

山森社长说。旅馆的后面就是那个悬崖,我听出了他的意图,曾在瞬间停下了脚步,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去面对。

“不了,别算我。对了,请问你们看到萩尾小姐了吗?”

太阳开始快速升起,晨间的雾气散去,视野渐渐地开阔起来。此时连树木的根都可以清楚看见,而我的不安也随之急速攀升。

“那么要不要加入我们?不过没有什么太高级的酒。”

昨天晚上看不太清楚,原来悬崖的边缘有用铁链和木桩做成栅栏围起来。不过那也不是什么多有保障的东西,轻轻松松就可以跨过了。

“是啊,睡醒了。”

山森社长跨过栅栏,脚步谨慎地靠近悬崖边。海浪的声音传了上来。我暗自期望他能够毫无反应地回来。

“睡不着吗?”

他什么话也没说便往悬崖下方看去,不一会儿之后面无表情地回到我身边,然后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先回去吧!”

最先注意到我的是山森社长,他对我举起手。

“回去……山森社长……”

冬子不在。

我看着他的脸。他抓着我肩头的手又施了一点力气。

走下楼梯,我看到山森社长和夫人、石仓以及旅馆主人在谈笑。他们的手上都拿着平底玻璃杯,中间的茶几上放着威士忌的酒瓶和冰桶。

“回去!”

出了房间,外头明亮得令我意外。而且听到人的笑声从客厅传来,好像还有人没就寝。

一个阴暗而沉重的声音说道。同时,某种东西突然激烈地在我心头流窜。

走到洗脸台洗了把脸,我换了一套衣服。总觉得难以入睡,而且我也挺在意冬子。

“在悬崖下面有什么……冬子在下面,对吧?”

我看看闹钟,现在是十一点出头,没想到我并没有想象中睡的那么久。

他没有回答,直盯着我的眼睛看。就算回答了也是一样。我从他的手里逃开,跑向悬崖。

她也跟我一样做了讨厌的噩梦,所以跑去散步了吗?

“不要去!”

再仔细一看,床上放着冬子叠得整整齐齐的睡衣。我看向床尾,室内拖鞋取代了她的浅口便鞋,并排放在地上。

我将他的声音远远抛在背后,爬过栅栏往下看。蓝色的海洋,白色的浪花,黑色的岩壁——这些东西皆在瞬间映入眼帘。

当我想起床喝杯水的时候,发现隔壁的床位空荡荡的。

以及倒卧着的冬子。

而且莫名其妙地头痛。

冬子贴在岩石上,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小小的花瓣。身体一动也不动,任凭海风吹抚。

真的是很讨厌的梦。有类似黑色烟幕的东西不停地追着我跑,无论我跑到哪里它都不放过。黑色烟幕有什么好恐怖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就是很可怕,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的意识好像被大海吸走了。

从讨厌的噩梦中惊醒时,四周一片黑暗。

“危险!”

1

有人撑住了我的身体。海和天空翻了一圈,我的脚下也失去了平衡……